非常时期非常领导

第1节:丛书序(1)
丛书序
聚集改变未来的力量智囊传媒总裁 傅强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中国经济都在经历着转型和质变:将从改革开放30年来的“快速增长”模式转型和质变为今后长时期内的“科学发展”模式;将从“出口”拉动、“投资”拉动调整和质变为由消费、投资、出口协调拉动。
以前那个仅靠低成本优势就能轻易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而中国经济的转型,倒逼着企业进行主动或被动的自我变革。大势已变,企业怎么办?一定要应势而变,否则大势浩浩,逆之则亡。
而此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加速了人们对中国企业发展模式的反省和对变革的渴望。人们在过去习惯了简单的赚钱方式,依赖于优惠政策、依附于国外订单,没有自己的品牌、没有自己的销售队伍、没有自己的研发。当外部市场风云突变之后,中国企业突然发现自己是如此孤单。
应该说,经济繁荣期给我们带来了激进的改革,同时改善了消费者的选择;经济萧条期则帮助我们把精力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同时加速了已经过时的技术和公司的灭亡。显而易见的是,所有的衰退都会对文化和社会产生影响,在较大的衰退中,影响就更为深远。其影响的不仅仅是经济,更是整个社会和文化时代。当下的危机也可能会在很多不同的方面催生改变,从我们的娱乐习惯到保健方式。
未来30年,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电影《梅兰芳》开头,邱如白对着梅兰芳说:“你的时代到了。”背景后面,是一个纷乱的年代,黄马褂被镶进了镜框,大总统走马灯似地换着,前清遗老们一抱拳,算是向以往的传统和生活方式诀别了。
丛书序 聚集改变未来的力量非常时期非常领导新文化运动打开了人们的思维,也打开了人们的眼界,整个社会的审美心理在潜移默化中产生着剧变。戏园子里,方桌已经被撤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长椅;观众也杂了起来,不仅是爷们,还有太太、姨太太、小姐、大婶、小姑甚至女学生,人们从听戏变成了看戏。唱的好不好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美不美才是最主要的。
于是,一个属于梅兰芳的时代悄然来临。
时光飞逝,经历了极不平凡的2008年之后,2009年也在一片肃杀、动荡中悄然来临。
从1978到2008年,我们经历了一个飞速发展的时代。在这30年里,中国的企业家们、管理者们在当时的社会中又在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国内的一位经济学家曾将胡润中国富人榜前200名的背景做了一个详细调查,将他们的创业时间和背景做了一个分析。在第一个10年里创业的人,55.3%是农民和无业人员,17.1%的人是港澳同胞(实际上大部分是移民出去的内地农民,只是他们有亲戚在港澳)。因此,大体上有72%的第一代企业家是农民和无业者出身。在第二个10年里创业的人,71.9%是国家干部和国企职工出身。在第三个10年里创业的人,9个人里有5个人有海外留学和高科技背景。
第2节:丛书序(2)
企业家的成长反映出中国社会的变化。第一个10年里创业的人基本上都处于社会的最底层,用今天的话讲就是所谓的“弱势群体”,没有机会到政府和国有企业工作,所以只好自己创业。第二个10年,激励机制发生了变化,20世纪80年代之前安电话、坐飞机、坐软卧都必须是政府官员,但之后私营企业主坐的车、住的房子可能比政府高级干部还要好,这就是激励机制的变化。政府官员下海是社会的巨大进步,对国家的贡献要比他们在政府工作大得多。第三个10年吸引了很多海外归国人才,这与中国良好的创业和发展前景有很大的关系。
诚然,这三代企业家在推动中国社会改革和经济成长方面是起着不同的作用。但他们在刚刚过去的30年中,也和这个时代一样,有着大致相同的价值取向——挣快钱的多,基业常青的少;抓市场机会的多,向管理要效益的少;自私自利的多,担负责任的少;破坏环境的多,与环境友好的少;打擦边球的多,依法行事的少;看眼前利益的多,系统思维的少;讲发展速度的多,看发展质量的少;狂妄自大的多,谦虚谨慎的少;做生意的多,当企业家的少;相互欺诈的多,讲诚信的少……
古语讲,物极必反!这一切都在给我们一个又一个再清晰不过的警示——过去的发展模式已经走向了终结!60年一个轮回,2008年,我们步入了一个拐点!
2009年,不仅仅是新的一年的开始,也是改革开放下一个30年的起点。我坚信,在未来的30年里,新的增长方式以及新的管理模式必将出现,经济结构和增长方式调整也必将完成!我们从一个严冬起步,历经这个寒风刺骨的冬天,待到山花烂漫时,能在丛中笑的企业,一定是那些讲诚信、负责任、可持续发展、重管理、避风险、系统思维、勇于创新、懂战略、与环境友好的企业。
管理的春天才刚刚开始
有分析指出,只有找出了我国企业陷入危机的真正原因,才能走出危机,迎来新一轮经济腾飞的大好机会。表面上看,目前这场经济危机是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但分析其内在原因,却会发现是因为粗放型的管理模式已经走到头了,建立在旧有的资源高消耗、劳动力低成本上的竞争优势已经走到了时代的尽头。只是在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企业粗放型管理的危机提前爆好。
我们不必以悲观的眼光来看待市场环境的变化,也不必以悲观的心情来面对调整的到来。调整必然要经历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企业的增长可能会暂时减速,但对此我们需要更加冷静的长期视角——调整其实并不可怕,它带来的可能是机会,但与此相对应值得警惕的可能恰好是之前短暂的过度繁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