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球

在朋友的引领下,我走进了一处豪华公寓,一位风度翩翩的中年人迎面走过来,他端详了一下我说:“你就是梦飞俱乐部的德总吧!”
我礼貌地点了一下头。
“啊!幸会幸会!”中年人握着我的手说。
朋友赶紧介绍:“这是澳门华龙公司的刘老板。”
站在刘老板身后的两个戴墨镜的人分明是他的保彪。落座后,刘老板示意屋里的其他人全都退下,六十多平米的大厅里只剩下他和我两个人。
刘老板不紧不慢地点上一支雪茄,然而笑容可掬又略带神秘地看了我一眼,
说:“德总,你看这套公寓怎么样?”
“很不错,是我见过的最豪华公寓。”这的确是我的心里话。
“你猜这套公寓值多少钱?
“……得……得一百万吧?”那时候的一百万可不是小数。但刘老板诡秘地亮出三个指头。
“三百万?”我惊讶地问。
“三百八十万。”
“啊……这是你买的?”我又惊疑地问。
“不是。我在澳门那么远的地方买它干什么?是我无意间赚的。”
“无意间能赚到这么贵的房子?”我更惊异了。
“我是用赌球赚的。”
“你也赌球?”
“不,是做庄。赌球的是这个房子的房主,他在我这儿赌输了四百万,没钱还只好用房子顶啦!”
刘老板望着我还在惊愕的样子笑着说:“德先生如果喜欢,一百八十万就可以啦!”
我连忙摆了一下手说:“不要说我买不起,我就是买得起也养不起呀!”
“不……不,你只要跟我合作,不出一年,我保证你既买得起也养得起啦!”刘老板每句话的后面都喜欢用一个“啦”字的长音。
“我们合作什么?”我认真地问。
“赌球,我们联手做甲A 的赌球生意啦!”
“可……可我对赌球一窍不通,再者说……赌球是……”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刘老板就截断我的话。“我不会让你为难的啦!你的任务只是牵线搭桥,由我派的人去谈啦!买下一场球的底价是五十万,钱也是由我出我送的啦!万一赌砸了,赔款全部由我兑付。你既没有行贿的风险,也没有赔付的责任。赌赢了你就拿钱,我们按二八开;赌输了你啥也不用管,当你的‘甩手掌柜’就行的啦!”
很快,我们开始了第一次合作,地点选在昆明。当时的昆明是八一队的主场,刘老板之所以选择昆明,是因为八一队在昆明主场保持了十场不败的记录,在“高原不败”的神话掩映下,正是颠覆第十一场比赛的最佳时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