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风水师

引子
某地民谚说:大官大风水,小官小风水,无官不风水。目前,风水术在官场中有泛滥的趋势。在某些特殊时期,一些官员往往会延请风水师来替自己布置风水,或为祈求官运亨通,或为增加自己制胜的砝码。
据某党报评论:从原山东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的“升官桥”、“入阁楼”,到山西省粮食局原局长高志信挪用国家粮食储备库资金建起的“粮神殿”,某些官员对风水学的痴迷崇拜,令人叹为观止。
官场斗争,从来就不只是用钱和权就可以解决问题的。你有钱?你的对手说不定比你更有钱。你有关系?你的对手说不定比你有更强的关系。你代表着一部分人的利益?你的竞争对手同样也是如此。所以,当几方势力的角逐势均力敌时,迫于压力,自然就会有一些见不得光的势力补充进来。而这些见不得光的势力,在寻找到了固定的目标之后,不管是为了钱,还是为了将来能得到一个强有力的保护伞,都会为之竭尽全力。
风水师恰好是诸多见不得光的边缘势力中的一种。而且很滑稽的是,当政府不断的打压这些边缘势力的同时,某些人又不惜代价的想要借助它们见不得光的力量,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在T市,这样的故事正在上演——
1.政养其人
政养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自己那个破烂不堪的出租房里,鞋都来不及脱,一下子躺在床上。今天真是累坏了。
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忍不住一阵后怕。
“都怪那个臭娘们儿!”政养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老子他妈这次算是栽了!”
又骂了几句,政养还觉得不解恨,忍不住啊啊地叫了几声,发泄一下心中的闷气。
“又在鬼哭狼嚎的,叫魂啊!”隔壁房东的一声大吼,吓得政养赶紧闭上了嘴巴。没办法,谁叫咱欠人家的房租呢?人穷志短啊。
政养原名许国庆,今年二十五岁,自幼便在孤儿院长大。十六岁那年,孤儿院以到了国家法定年龄为由,将他扫地出门,一同出来的还有一个和他同岁的孤儿。然后他们靠自己勤工俭学和一些社会上的好心人的赞助勉强混完了高中。又过了两年,又有两个比他小两岁的孩子也出了孤儿院,不过人家居然考上了大学,而且还是名牌大学。
走出孤儿院的那天,他便很潇洒地将自己的名字给改了——政养,意思是时刻提醒自己是政府养大的。虽然在孤儿院过得很一般,但毕竟自己有惊无险地活到了现在,所以做人要懂得饮水思源、知恩图报。
其实政养一直到现在都很郁闷,搞不懂自己当初为什么没有被那帮老外给收养了。难道是自己小时候长得不够可爱?为此他还不止一次地到镜子前面去求证了一番,结果证实,自己还不是一般地可爱。时隔十几年,事实再次证明,自己现在的卖相还很过得去嘛,就是稍微黑了一点点而已。
想到当时几个被收养的院友那臭屁的德行,政养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不过有个长得像洋娃娃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