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信业大变局下的小职员:洗牌

就在半路上,巴立卓获知了电信重组的消息。
南方的一个哥们在电话里直嚷嚷:”开始了,开始了。”
巴立卓有些迷糊,就问你说什么,对方在喊:”重组开始了……”
这回听清楚了,国家三部委已联合发文,电信业的新一轮重组正式启动。此事非同小可,事关十亿电话、两亿互联网用户,备受数百万从业者瞩目,再加上他们的亲朋好友,应当有上千万人留意此事。巴立卓也一直关心,此刻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自己也奇怪,怎么一点都不激动呢?毫无尘埃落定之惊喜,反倒有些忧伤,甚至是反感。
也难怪,有关电信整合的资讯遍及媒体,一浪高过一浪,各种版本风行。仅仅一个多月前的愚人节,重组传闻竟被当做恶搞的礼物四下传播。从最早的消息到今天成为事实,整整过去了四年光阴,人生能有几个四年啊。喧嚣了多年的第三轮电信重组真的来了,原来六合三的猜测终于变成了现实,而他也被磨得心灰意冷了。类似的茫然无措之感曾经有过。比如说,他与前妻孔萧竹闹了十年离婚,望梅止渴般遥不可及,可忽然有一天被告知,来办手续吧,批准你离婚了。所以,突兀而来的好消息,未必叫人满心欢喜,搞不好会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
巴立卓此番回松河,就与孔萧竹有关。儿子高考在即,几次模拟考的成绩不佳,能否考进二本都成问题。孔萧竹心急如焚,打来电话说:”巴大人跑到省里做官,路子更野了,你给儿子找个学校!”
“我是在省里混,只不过是个草民。不想当兵的孩子,都要过高考这一关,咱儿子能例外?”巴立卓的态度还算克制。
“儿子总要有书可念吧?难道你希望他天天在家打游戏?”女人夹枪带棒地说了许多。
面对前妻,巴立卓依旧无计可施,只好答应回老家一趟,找找门路。孔萧竹的意思很清楚,松河的考风松弛,如果事先安排好座位和监考老师,里应外合得手,即使弄不上重点院校,抄来个普通本科还是完全可能的。
做为松河网通的”前主要”,巴立卓调离之后很少回去,更不主动与老部下联络,所谓工作忙纯粹是托词。原因固然很多,最不堪的是世态炎凉。在松河邮电圈子里,他的口碑极差。提起巴秃子,网通这边简直无人不骂,原来的亲信们也一窝蜂地倒向了新任老总汤加,并皆以贬低前任主子为能事,非如此不足以表忠心,这已经不能用人走茶凉来解释了。事实一而再再而三地证明,职场没有朋友,只有利益。爱情经得起风雨,却经不起平淡;友情经得起平淡,却经不起风雨。有关他的离任审计,就被翻出了不少问题,芝麻谷子西瓜皮的一堆陈年老账。问张三张三不知,问李四李四不晓,把责任一概推给前任。审计组较真倒没什么,喝两天酒撒几泡屎,诸如广告费代办费招待费这等破事随水冲走。问题在于,汤加不给前任面子,很有些划清界限的意味。巴立卓心知肚明,与其难以忍受,干脆回避算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