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王之王:这不仅仅是一本小说

引 子(1)
城中区副区长张震从情人安子家一觉醒来,已是早上十点。他使劲睁开眼,只觉得头大如斗。他本能地看了看床前的镜子,脸青面黑,头发蓬乱,像一头怪兽。他张嘴一笑,面部就有些疼痛,像被揭了皮。他心底突然涌起一阵感伤。
昨晚是平安夜,他却一点也不平安。听着附近教堂的钟声,内心异常慌乱。几杯酒下肚,更是洪流恣肆,泥沙俱下。他劝诫自己,什么都别去想,天塌下来,也要狂欢一次。于是,他发出指令,他喝一满杯,她就脱一件衣物。当喝到第五杯的时候,她已经赤条条颔首而立,汉白玉般的手臂优雅地下垂,双手相叠,欲遮还羞。他双眼喷火,却故作镇定,又灌了自己几杯,才缓缓站起来,一挥手,猩红的酒液倾泻而出,瀑布般淌过她的双乳,悠悠而下……
后来,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昨晚是在这里过夜。按理他是应该躺在家里的。越是敏感的日子,越是要乖乖地回家。这倒不是因为他怕什么,拿时髦的话说,这是潜规则。很多朋友也都是这样潜的。
但这次不一样。冷寂的夜空,凌乱的脚步,辽远的颂诗声,仿佛随酒精潜入了他的体内,形成回响和波涛,将他的灵魂叫到了这里。
现在,当他睁开双眼,看到自己像被掏空的棉絮胡乱地塞在床上,而用过它的人已经消失,禁不住悲从中来。他喊安子,房间里空旷无声。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去了哪里。他挣扎着起来,镜子里的自己丑态毕现,像一个被当场抓获的嫖客。他感到一阵恶心,一头冲进了卫生间。
热流带着安慰,让他渐渐舒缓过来。突然,房间里铃声大作。他打了一个寒战,水淋淋地钻出来。
“小张啊,就等你了。”书记的声音依然那么沉稳。
糟了,这可是紧急会议。半年来,区里的土地出让接二连三遇到麻烦。先是CBD滨江1号地块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