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贞年代_新浪博客

%title插图%num

简辛说:“下次踢球咱们一队吧?”“行啊。”汪昊延系鞋带,抬头看着简辛笑:“咱们以后都一对吧。”简辛拧上瓶盖,感觉有滴汗顺着没有鬓角的脸滑下来。汪昊延去拿包,拿上以后牵简辛起来,然后他用食指揩去简辛那滴汗,说:“年轻人啊,不要总想着搞暧昧,人家尾巴都要摇断了,你就给人家顺个毛呗。”

心说那些人鄙视庄蕾根本毫无道理,所谓“玄素之方”“黄赤之道”,这房中事到底是门技术活,自己显然不是干这行的料,他那晚上使出浑身解数,扭腰动胯丑态百出,可如今回忆起来,当时虞仲夜气息始终不乱,态度始终暧昧,既没有拒绝,也没给承诺,自然眼下谈不上失信一说。事情到了这一步再没更坏的可能,刑鸣索性直截了当:“我还有话说。”

“你的意思很清楚了。”虞仲夜压根不给再多解释的机会,甚至看也不看刑鸣一眼,便按下电话

难得一见会让人未完结就想推的文(这待遇以前只给过郑二等极少数作者O(∩_∩)O),戏里戏外双线并行,用着不同的名字,爱着同样的人。

张准的眼睛很漂亮,大而明亮,睫毛弯弯翘着,有光的时候显得醉朦朦的,他确实是巴掌脸,尖下巴薄嘴唇,常年练武身材纤韧,如果让认识他的人说他哪里最好看,答案大概是后脖颈,尤其是头发剃得清爽服帖的时候,柔软的脖子曲线让人很有握一把的冲动。

为了左林林,方炽本该更狠地刺激他,但他没有,而是伸出手,要撑住那单薄的肩膀,高准并不给他机会,他像个神经质发作的女人,泼洒了杯子里的水,只为了躲避他突然伸过来的手。

——《边界1999》少年时受了引诱便从此搭上了一生的故事。死心眼的下属像极了《聂隐娘》里的舒淇,外表美丽,功夫了得,却对感情脆弱不堪,不争不抢不打扰,总是压抑的远远观望,不太在乎自己,时刻准备豁出一切。孤独且执着。p.s.《边界1999》也正好是这个作者新文的名字,正在连载,似乎作者所有文的人设都永远是那两个人,换了名字而已,期待。

郑吉又冷又饿,胸前的伤口很疼,一时让他有点神智模糊,一时却又让他无法彻底失去

五年前就看过的故事,当时只道是寻常,可能觉得好是好但不完整太像小品文,如今发现小品文有小品文的好。节奏更快,但不突兀,不讲生生世世、恩恩怨怨,只讲金风玉露一相逢时的欣喜。尤其看两个人明里暗里打着机锋,真情假意,势均力敌,会格外痛快。很喜欢作者这样的写法

p.s最近在听蒋勋讲《红楼梦》,角度找的很有趣,千千万万人讲这个故事,千千万万个角度,所以肯定大部分不是作者本意,但这个故事这么有魅力就是因为这个故事是作者洗尽铅华冷眼做了一回看客记下的。所以千千万万人在里面找到了在人世中各个时期,扮演各种角色的自己。((⊙o⊙)…ps好长)

一个不着四六的书名,一个陌生的作者,一个完全无感的文案,差点埋没了一个动人的故事。现实里本就没有那么多狗血的狠狠背叛,和那么多死别生离,往往没有反派,更没有坏人,有的只是在生活的压力下温水煮青蛙似的无奈,和不知道该怪谁的分离;往往这一刻你觉得世界已经崩塌,可地球还在转动,连你都能很快擦干眼泪,怕自己矫情。只是从那一刻防御模式已然悄悄开启,隐藏在你的谈笑风生里。

季闻缓缓摇头,“扬哥,七年前是我一定要走的,我走了甚至看到他来找我都装作没有看到。我现在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立场回去找他,承担不了压力的时候一走了之,现在时过境迁大家环境都好了又回头再去找,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挺自私的。”

林文辛说:“星雨,你到底喜欢他什么?你看他有什么用?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能保护,这种事有一次就有第二次,改天他修车行倒闭了,照样甩了你你怎么办?”到这时,林文辛才注

求而不得的人会被放上神坛,记住的都是经过大脑自动修图后的样子,一旦求而得之后会觉得是对方变了,其实不过是泡沫消失,走下神坛而已。爱人还在原地,只不过无法和想象出来的样子重合,于是委屈抱怨爱人去哪了,于是伤了对方也难以救赎自己。如果爱别人就去爱真实的样子,如果被别人爱就坚持最真的自己,哪有什么重生的爱人,只是爱人的另一面而已。情人节快乐。

安泽说着便站了起来,看着安洛,一字一句地道:“既然你确定自己并不是他,那么……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安洛,我不讨厌你,但是,我也没办法把你当作朋友……明天,我会从安家搬走。” 安泽说完这段话,便果断地转身离开了,似乎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留恋。

安洛坐在角落里看着他的背影,居然有种心脏被狠狠揪痛的感觉。也不知是不是眼中涌起的水雾模糊了视线,他的背影在视野中变得一片朦胧,中午的自助餐厅里人来人往、人声鼎沸,可那一刹那,安洛却觉得脑海里突然间一片空白。

“连赫一直觉着自己并不是什么好人,却被先皇看中,赐给当时身为皇子的赵黎做伴读。

连赫忽然想起了自己成婚的那天夜里,赵黎也来闹洞房,连赫心里头不知苦涩成什么样子,只赵黎没心没肺,可他知道,赵黎并不是没心没肺的人,而是这个人永远都不想去想这些,他怕对人掏心挖肺,他怕被人背叛,他怕一无所有不付出也就不会体味这些失去。

赵黎喉头猛地滚动了一下,其实这一切不是连赫虚伪,而是赵黎天生的自卑,没有高贵的母妃,没有高贵的地位,他生下来就自卑,忽然有个人想要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赵黎不能相信。如今,他信了,可是连赫却撇下了他。”

“小流氓混大了大流氓最后成了个业界响当当的流氓大亨。不过,流氓大亨也是流氓。

爱上一个人大多数要么是因为爱慕强者,要么是因为被魅力征服,张章是个让人无法抗拒的人,热情、强大、理性、坚韧、妖娆,真诚且不吝付出,总之是那么的独一无二无可取代,所以这样的人只可能因为他没有爱上不存在他爱不上,无论男女。他会包容,很多人会的是容忍,低到尘埃里,期待开出一朵花,而他是包容,是从内心的接受且不心生埋怨,真正自信强大有胸怀且知足的人才会懂得包容。最妙的的是他不是完人,甚至有所谓“斑斑恶迹”但是在感情世界里他太完美。

有时候,雷刚也在想。或许自己还能留在军营里,那是张章对自己最大的体贴,这份爱情,爱到了骨子里,才会接受自己的这份选择,沉默着,绝不逼迫,只希望自己能够开心。然而,反过来想,这也算章四少独有的一份残忍吧,当利剑无法像爱人挥出的时候,只能刺向自己。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这个男人经历了什么,遇见了什么样的危险,他都一无所知,知道的只有缠绵的时候,那个身体上越来越多的伤痕。那是一瞬间的醒悟,他的幸福,他们的幸福,所有的苦痛都被这个男人独自扛下,沉默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