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妃子笑】【求收藏呢】

%title插图%num

【一骑红尘】顶着一口很浓厚的西北的口音,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不过,这家伙显然也是新手,身为猎人,完全没有猎人该有的自觉性,哪有猎人和猎物谈条件的,一个合格的猎人,根本不会管任何原因,一旦锁定了猎物,要么直接杀了抢东西,要么被猎物杀了,再或者打不过猎物逃跑,除了这三条路,身为猎人没有其他的路可以走,这家伙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猎人,不然不会有那么多的废话。

显然,这个叫【一骑红尘】的家伙还是有几分头脑的,懂的恩威并用,又是威胁又是蛊惑的,想要不花任何代价就把我们的金币给拿走。要是碰到普通的玩家,可能也就把钱留下了,毕竟玩了大半天了,哪个人身上没有两三个金币,碰到这种人多势众的情况,说不定就真的给他们一个金币,毕竟金币再赚就有,一个金币虽然挺多,可是相较于练一级的时间,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可惜啊,这丫今天碰到的是我们,仗着自身变态的属性,别说是普通玩家,就是来几个低级boss我都能把它们灭了换成经验,更何况这几个装备都参差不齐的,想抢我们,显然是七月半的鸭子——不知死活。

慢慢的将瓶子里的水喝完,看着饥饿度涨了一大截,才慢悠悠的回过神来,对着那个【一骑红尘】道:“如果我既不当你小弟,也不给你钱呢???”

闻言,那个【一骑红尘】愣了愣,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问,张了张嘴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反而退后了两步,对着一个玩家问道:“笑笑,他说他们不跟俺们干,也不给俺们钱,怎么办。”

闻言,我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好吧,我承认我对【一骑红尘】的评价显然太高了,这丫根本就是个提线木偶嘛,抽一下动一下的,汗一个先。

这时,我的视线才被拉到了后面,先前被我过滤的那些小弟,这时候重新进入了我的视线,和【一骑红尘】说话的那个玩家叫【妃子笑】,白皙的双手紧紧握着一把暗灰色的法杖,显然是个法师,身上的装备微微泛着光芒,不出意外的线件的黑铁器,这身装备比我身上的都好上很多,不过那把法杖就一般了,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仗着这身装备,杀怪什么的还是很给力的。

之所以引起我的注意,最主要的是这个叫【妃子笑】的玩家是个女的,单薄的法袍笼罩不住【妃子笑】那傲人的身躯,虽然是一身宽大的法袍,可是那玲珑有致的身材依旧让人神魂颠倒,连带着我都昏迷了几秒,这丫的杀伤力比野狼蛛还强的说,不过整个人完全包裹在法袍里,连头上也覆盖着一个大大的帽子,将自己完全隐藏在法袍里,看不清脸庞。

听到【一骑红尘】的问话,那个【妃子笑】显然也有点意外,身子不自觉的颤了颤,显然被【一骑红尘】打败了,手里的法杖微微颤动,大有一忍不住就提着法杖抽打一顿的势头。

强忍着暴怒的冲动,【妃子笑】上前一步道:“要么钱留下,要么命留下,没有第三条路,自己选吧,不过我劝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说,我们有10个人,你们只有4个,人数的差距不是区区2级的等级差距可以弥补的,识相的最好乖乖的把钱留下就好,坏了和气可就不好了。”

【妃子笑】一席话下来,霸气十足,将自身的人数优势摆了开来,又借机偷偷的把我们的等级优势给刻意忽略缩小了,给我们造成我们实力不及他们的错觉。

显然真正的军师是她,【一骑红尘】说白了就是前台的傀儡罢了,用来撑场面什么的,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她的手里,我相信,如果【妃子笑】说一,那个【一骑红尘】一定不敢说二,顺便说一句,【妃子笑】的声音很好听,跟画眉的叫声似的,清脆响亮的紧,好听极了。

可惜的是,他们今天碰到的是我们,如同我之前说的,等级的差异可以用人数来弥补,可是属性的差距却不是单纯的人数可以弥补的了的。

“哦,是么,那今天我就帮忙破破规矩,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让别人安排我的道路。”我漫不经心的道,说完,【熔岩法杖】已经入手,大有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趋势。

见场面已经开始凝结,战斗的**味越来越浓,鸟人和奶爸也收起了之前的笑脸,手里的武器紧紧地握在手心,银箭的长箭紧紧的锁定了【一骑红尘】,而我和鸟人则成掎角之势,将【妃子笑】和【一骑红尘】笼罩进了攻击范围,务求在战斗的第一时间将这两个带头的家伙消灭掉。

俗话说的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不过有【妃子笑】这个人在,我根本不敢小看他们,之前误以为【一骑红尘】是领头的,所以才那么轻松,不过在和【妃子笑】一席对话之后,我也郑重了起来,这个小妞绝对不是善与之辈,能够恩威并施,刚柔并济的人又怎么会是普通的家伙。

**味越来越浓,双方都开始对峙了起来,只要有人敢动,绝对牵一发而动全身,将炮火引燃。

伴随着惨叫声,【一骑红尘】的身后,一只巨大的【野狼蛛】出现在了他们的队伍后面,将一个小弟按到地上,喷射出一口毒丝,将那个小弟玩家紧紧的包裹住,短短不到几秒的攻击,那个小弟玩家便蹬了蹬腿,化为一道白光,回城复活去了。

一手惊天医术助他化险为夷。传闻权势滔天,冷峻无情的羿王被线穿书后,我成了恶毒反派的亲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