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心孤月行

%title插图%num

独孤月宁睁开双眼,寻常的房顶映入眼帘,只是有些惊讶这地狱竟没有她幻想的恐怖景象。

窗外鸟声鸣啼,屋内花香弥漫,在烈日炎炎的夏季,房中甚至还能感到一丝闷热。她再转头看向眼前诸景,全都散发着人间独有的烟火气息,很显然这里不是地府。

诸般尝试后,她依旧浑身无力,大口地喘着气,顺带感受着心脏跳动的“砰砰”声,废了好些力气才终于用衣袖,蘸干流进眼中的汗水,不过这一切足以证明,她是真的还活着!有些难以置信,明明她被人扔下悬崖,那种失重的恐惧,此刻还停留在她的心底。

这时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她连忙站起,一名容貌乖巧的粉衣宫女走进房中,熟练地将端着的柑橘,放在房中的圆木桌上。

她见这人怎么看都像她的贴身宫女小月,但在她的印象中,这人似乎有些年轻了!就像小月十几年前的模样。不料她这一想再看房中的布景,她知道这里是哪里了,她的出生之地,帝域秋水山上的“景泉行宫”!

她赶紧走到梳妆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随即又打开窗户,看着窗外忙碌的宫人,立即锁定了时间。

小月的声音在独孤月宁的耳边响起,她瞬间回神,刚转头,小月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她连忙吩咐:“我没事,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小月见独孤月宁神色有些异常,又问了一句。独孤月宁才顿时惊醒,这小月虽然前世临死前幡然醒悟,还将自己的金丹给了她,但将她害得惨不忍睹那也是事实。

而现阶段的小月,很明显就是那个时时刻刻监视她,并且能将她害得惨不忍睹的人。

独孤月宁并没有马上回答小月的话,而是转身走进卧房躺在床上,并开始说明:“还不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有些紧张!毕竟我从小在这里长大,对外面的世界又不了解。所以想一个人静一静,再好好地看看这里的一草一木。”

小月临走时还不忘看了独孤月宁一眼,此刻的独孤月宁她总觉得有点陌生,似乎那种单纯的傻气消失了!可显然,一个人不可能在短短一柱香都不到的时间内性格大变。所以一定是今天太忙了,才导致她产生了幻觉。

感叹一声后,小月轻轻地揉了揉太阳穴,顺带关上门。此刻前厅里还站着八名宫女,她挥手示意:“你们都随我来吧!”

脚步声消失后,又安静得令人感到发慌,片刻后就连空气都有些,压抑得令人无法喘息。就在这时独孤月宁捂着胸口,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从门缝往外看,确定所有宫人都已经离开后,她赶紧打开房门来到小书房。

在书房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她悬着的心也落下了一半。她依旧不敢发出一点声响,悄悄地来到书架后面,然后拿起书架上的匕首默数着:“一、二、三、四、五…..十三。”

她走到第十三块砖前,将匕首插进缝隙之间,等砖块完全松动后,赶紧将砖块取出,并以最快的速度,将藏在里面的一个“香囊”放进自己的怀中。

独孤月宁连忙回头,小月已站在她背后,“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后背也跟着冷汗直冒,不过她立马又显得异常淡定,并将手伸进暗格,抠出藏在最里面的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顺带还将砖还原,并且笑嘻嘻地将夜明珠凑到小月面前。

“这个是我准备送给姨母的礼物,是母亲藏的!是她临死前告诉我的,要我十年后姨母来接我时,才能把这个取出来,漂亮吧?”

小月看向珠子,顿时恍然大悟,见独孤月宁笑得天真烂漫,想来这货本来就是个废物傻子,最终是她想多了,干脆灵机一动满心欢喜地说:“原来当年公主殿下说的是这件事,不是木盒!这个真的很漂亮,皇后娘娘一定会喜欢的!不如交给奴婢吧,奴婢帮郡主保管!”

独孤月宁干脆顺了小月的心,将夜明珠交给了小月,还不忘嘱托,“小月这颗夜明珠你一定要小心保管,也是因为你修为高我才交给你的。我告诉你吧!这颗夜明珠就是当年先皇赐予给我外公的那颗“天禅珠”,听说这颗珠子好像跟某个大修士墓地有关。我就交给你,记住千万别弄丢了,否者要是姨母问起,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独孤月宁笑着点了点头,说完就转身蹦蹦跳跳地返回寝房。小月握着珠子仔细观察难掩心中之喜,若这珠子真是“天禅珠”,她也算立了一件大功。

就在小月离开“星月居”后,独孤月宁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赶紧擦拭头上的汗水。幸好结果正如她猜想的那样,她料想这小月段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回来了,到此刻她的计划也总算成功了一半,不过“天禅珠”确实在她这里,只是不是那颗而已。

也因刚才这一幕,她着实有点佩服她的母亲,当年她母亲如此设计,应该就料想过会有这么一个意外。不料就在这时微风忽起,挂在墙上的画随即被风吹得飒飒作响。

这些画一共有十幅,同一颗玉兰花树下,一人灵气逼人树下舞剑。几幅花瓣随风起舞,同时伴随着雪花飘落而下,这人聚精会神,剑指苍天。几幅雨中摆动,这人融入雨中浑然天成无所畏惧。几幅观望星象,思量宇宙奥秘。

这十幅画,将一个青涩的孩童到俊美的青年,描绘得淋漓尽致。这个人就是如今“天机楼”的少主裴玉,是她的未婚夫,也是她前世最大的笑话。

而这一切都要从她十岁的那年开始,而这里是一切的起点,她还记得那天正是她母亲的逝去之日。

就在她母亲弥留之际时,将一个木盒交到她的手上,并叮嘱:“月宁!这个木盒是娘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记住一定要等姨母来接你时,你才能独自一人将其开启。若是旁人要看,你给他们看便是,但这期间你绝对不能亲自打开这个木盒,你一定要铭记为娘的话!”

她接过木盒,诺诺连声:“娘!月宁知道了,月宁一定会按照娘的话做,娘你就放心吧!”

外面的宫人一听赶紧走进昭月阁,立刻将目光锁定在了她手中的木盒上。她的母亲看向这些“虎狼”似的宫人,却无能为力,最后彻底闭上了双眼。

内侍总管谭六同一把夺走了木盒,她赶紧去抢,结果被谭六同直接一脚踹到床边。

“碰”的一声巨响,她整个人撞在床上,顿时痛作“一团”,眼泪直流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谭六同哪管她的死活,直接打开木盒,结果见里面空无一物,于是赶紧仔细检查,最后发现这木盒,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盒子,直接将木盒甩到她的身上,顿时嘲笑:“一个破盒子还当成宝,真是没见过世面的下贱东西。”

一位老嬷嬷走进寝阁,身后还跟着一群宫女。也就在这时她终于晕了过去,可等她醒来已是十五日之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