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秋》:刘震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焦虑让时间缓慢

刘震云的叙述风格,带有某种“演绎”,“传说”,“讲故事”的口吻,从本书开头的前言,到开头“花二娘”那个聊斋志异般的传说故事,到“白蛇传”三人组发展出新的人物故事,一切都带有一些魔幻色彩。

而刘的叙述带着某种说书先生的口语化语气,不急不慢地说着众多人物的命运,偶尔作者的口吻浮出来,像是说书先生在点评书中人物们的命运轨迹,还有各种人物的心思套路。这点和我对他的印象挺贴合的。

%title插图%num

总体来说,我挺喜欢小说的开头,一直到自尽的“樱桃”鬼魂出现,我都有种恍惚感,总觉得这是一个幻觉般的故事,一切的鬼魂、传说、算命和喜欢听笑话的花二娘和钟馗,都像是某种巨大的隐喻。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可能作者的心思不全在让读者知道几个主角每时每刻在想什么,但有一些段落,我看得颇唏嘘,作者隐隐有对群像的描绘,在一些段落里,我多多少少感受到一些挺真实的对情感的描摹。挺写实的,看得唏嘘又无奈。

%title插图%num

很久没有读书,这本书还是不错的。当“明亮”一家搬到西安,甚至还提到了宝鸡,陕西长大的人来说,还是充满了亲切感。刘震云对一些城市的描绘,倒是不吝笔墨,热衷于展示一些那个年代的风貌和事物,多多少少感到一些更丰富的生活质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