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大亨

大家手笔
北京,首都机场。
三辆黑色奔驰轿车顶着刺骨的寒风,稳稳地停在了出港大厅的门口,由于天气严寒,汽车尾部的排气口冒着一缕缕淡淡的白烟。
车里先后下来六个男人,清一色的黑色羊绒大衣,他们在一位胸前挂着一个巴掌大带照片的蓝牌通行证的年轻人的引领下,从一个不需要排队的绿色通道径直进入了机场隔离区。他们在头等舱休息室停留片刻后,依照如下顺序通过了由北京飞往乌鲁木齐航班的登机门:
罗斯,北京贝奥集团董事局主席、行政局总裁。
郎二,北京贝奥集团董事、行政局副总裁。
阮三儿,北京贝奥集团董事局副主席、行政局副总裁。
张福四,北京贝奥集团董事、总裁助理。
那贵五,北京贝奥集团董事、总裁助理。
柯小六,北京贝奥集团董事、总裁特别助理。
这是一个星期之内他们的第二次新疆之行。
飞机起飞后,罗斯没有享用头等舱为他准备的精细点心,他只要了一杯纯净水。
商人除了智慧和坚毅之外,更需要有梦想和胆略。
大家手笔
“大哥,该吃药了。”小六把两颗白色的药片递给罗斯。
“大哥,这儿登了一则西部寓言,特有趣。”郎二用右手的食指敲打着左手握着的航空杂志说。
“是吗?念。”罗斯不动声色地说。
“一位老人躺在床上望着西边的落日,说:从前我曾祖父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我爷爷下地干活我奶奶在家做饭我爸爸放羊,当我爷爷躺在这张床上时我爸爸下地干活我妈妈在家做饭我放羊,当我爸爸躺在这张床上时我下地干活我媳妇在家做饭我儿子放羊,现在该轮到我儿子下地干活我儿媳在家做饭我孙子放羊了……”
“无聊,宿命论。”罗斯闭上了双眼,很舒服地把椅子调了个角度,这时一位空姐轻轻地走了过来,把一张毛毯小心地盖在罗斯的身上。
上一次罗斯一行去新疆坐的也是这班飞机,抵达乌鲁木齐后已是北京的深夜,新疆的朋友用三辆崭新的挂着武警牌照的沙漠王子把他们从机场直接拉到了乌鲁木齐一间非常有名的”梭梭柴”烧烤店,吃完了分量十足的烤肉之后,他们在海德宾馆下榻,据说这是乌鲁木齐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第二天一早他们就驱车进了准噶尔沙漠,当时新疆刚下过雪,白雪静静地躺在细如面粉的黄沙上,层次极分明。在几个小时的旅途中,他们只下过一次车,撒了泡尿之后就缩着脖子钻进了沙漠王子,临上车前罗斯抓了把雪,放进了嘴里,雪立马就化成了零度以下的水。罗斯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口冰凉的水是如何让他打了个冷颤。
说实在的,上一次进准噶尔沙漠除了荒凉之外并没有给罗斯留下其他什么特别的印象,这里几乎就是生命的禁区,如果不仔细观察,根本发现不了隐藏在沙漠之中的生命。也就是在这里,他知道了什么是沙参什么是麻黄草,这些植物又是多么不容易多么顽强地活着。但他是个商人,只有商机才是驱动他的原动力。他之所以要进沙漠,是为了考察一个工程,这是经联合国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