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局长

2006年5月,我们西亭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凶杀案,一个年届花甲、身价数亿的房地产老板被人大白天勒死在自己办公室。此人社会关系极为复杂,结怨甚多,案发后仅一天据警方初步排查有作案嫌疑者已有多人。正在警方面对多头线索不得要领时,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忽然自称凶手投案自首。经核对现场证据,证实此人为该命案疑犯。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疑犯解释自己投案自首的动机,似乎只是为了表达一个杀人者疯狂的意志,并没有丝毫悔罪的意思。据称,他在投案后接受审讯时,傲慢地说,如果你们查不到我,而我不站出来,那就没人知道那个人究竟为何而死–这个世道的人,只会想到他是因为钱财和女人而丧命,不会想到有人会因为不相信他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谁在西亭说了算”–而要了他的命。
警方由此想到在死者办公室的墙上,即在被勒死在办公桌上的死者身后的那堵墙上,在一幅名人书法作品的下方,贴着一张不伦不类的”海报”样儿的东西,上面的文字正是那句话:谁在西亭说了算。警方曾为此询问了公司的一些员工,回答都说知道那句话,老板的名言,无人不晓,但不清楚墙上的画是怎么回事。那东西是手绘的,具有一定的书画基本功,警方一度还以为它是死者自己的(尽管来历不明),这也符合死者生前张扬、粗俗、唯我独尊的性格。没想到它竟出自凶手之手,是凶手毫不在乎地留在现场的一个证据。
2
几乎无人知晓这起蹊跷的命案和我之间有一些瓜葛。我在其中的角色耐人寻味。在多数此类案件的审理中,往往会有一些虽在情理上与案件密不可分、却因在法理上与案情无关而被忽略不计的因素,通常它们是人们在旁听庭审过程、或阅读正式案件报道时产生兴趣但感到不满足的那部分,不消说是小报和网络最津津乐道的”案件背后的隐情”。我不讳言也毫不夸张地说,我在此案中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我在心惊胆战地保持了一段沉默后,现在打算将此案不为人知的来龙去脉公开讲述。不过,我要说明的是,虽然此案已尘埃落定,凶手也已伏法,但由于我和此案的特殊关系,今天想起它仍会有种梦魇般的感觉,也许这会影响到我讲述的逻辑性和客观性。
事情得从2003年春天讲起。那年我得到提拔,当上了西亭建设局副局长,我利用我的关系,将我一个远房表弟的老婆安排到新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作。
我那个远房表弟叫金钟来,他原先是西亭机械厂的工人,后来工厂倒闭,他爸爸(我表叔)找到我,我想办法帮他进了齿轮厂当工人。金钟来上中学时曾是长跑运动员,由于没考上体育学院,他从此成了工人阶级的一员。现在的年轻人不了解,当年国企效益相当好,工人收入一度高于机关干部。金钟来还令人羡慕地娶到了一位年轻漂亮的幼儿园老师。我也参加了他们的婚礼,我至今还记得,那些像我一样在婚礼上第一次见到金钟来新娘的男宾,眼睛里无不露出惊羡赞叹的目光。新娘名叫文昕,个子高挑,皮肤白皙,天生丽质。打个具体的比方,她长得有点像当今的影视明星陈好。那个时代非常流行跳交谊舞,男人们赞美女人的身材,就会说她的身材跳舞一级。那晚在闹洞房时,就有一些男宾”叫嚣”来点舞曲,他们要跳舞,结果真的在狭小的新房里开起了舞会,一些男宾争先恐后邀请新娘共舞,没抢到的也故意挤在新娘身边嘻嘻哈哈。新郎脸上虽然有些挂不住,但既然是闹洞房,他也只能笑脸相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