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志小村官的乡村仕途浮沉:村干部

第一章当了支书就要饭
第一章当了支书就要饭
他叫尚朝贵,和尚的尚,朝廷的朝,富贵的贵。
这名字是父亲给他起的,也没说是什么意思,反正就这么叫下来了,他自己也没有想过这名字里还有什么,别人这么叫,就这么听着,一个音儿还没有听熟,就晃过了三十多年。他的身材和他的父辈们不太一样,短、瘦、小,五官也小,眯眯眼,小鼻子翘翘的,别看那是一双眯眯眼,一闪一个鬼点子。
他的屁股刚刚放在村党支部书记和革命委员会主任那把椅子上,门外就来了一群人,黑压压坐了一地,大大小小的眼睛瞪着他,放着一种光,是那种饿疯了又疯不起来,饿得奄奄一息但又看到一丝希望的光。他那双眯眯眼静静地对着人群看了一会儿,肚子里也咕咕地叫了一阵。
“活人不能叫尿憋死,要饭去吧。”他笑着说。
人们都没有动,以为是说东家的夜壶西家的碗,平时扯淡扯惯了,人们把他的话当真的时候少。他们还以为他能从天上起码也可以从大队的粮库里弄出一些粮来,只有尚朝贵知道大队粮库里就剩下铁砂子一样的老鼠屎了,能装到土枪里打獾子,不能吃。
谁也不动,就连他自己也觉得这话不像话,当了皇帝让臣民去要饭,这皇帝做得是个什么?他让大队的会计拉开大队的那个玉玺存放处,再扯出两张纸,他自己写:“兹有我大队全体社员出去要饭,望各地有什么给点什么,别叫人饿死……”写完他仔细瞧了瞧,觉得挺好,照样子又写了好多张,分给好多的人,问:“谁还要?”
没人说话。
他往自己的腰里揣了几张,说:“不要的就跟着我,谁要是想自己走就来拿证明。”
有一个人上来拿了一张。撕了,“我就是死也不去丢这个人,败这个兴。”说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尚朝贵不理,只问谁还要那盖了大红印章的证明信。没有人再要了,这就是说他要带着这些人走了。他还是那么笑了笑,说那就跟着我走吧。于是就有那么一些人跟上他走了。
天色暗下来,一片的灰和一片的黑正往一块儿合着,就像两个恋人正在往一块亲密,很快也就分不出彼此,灰色里加了黑色,更见得天空阴暗。这时候尚朝贵想起来一个人。快步走到一间破旧的房子跟前,拍拍门,说:“我是朝贵。”
里面传出一个苍老的女人声音,“听说你做了支书了?”
“是。这王八蛋差事不是人干的,要是能干,老支书肯舍得让出来。还有公社那王八蛋书记,非让我干,没办法,干吧,总不能让村里的人都饿死。”
里面不说话。
他说:“我带上人出去要饭,你也去吧。”
里面还是不说话。
“那就让妞儿去吧。”他说。
好大一阵子沉默,他就一直在外面等着。后来就听到里面道:“我不去了,饿死就饿死吧,妞儿已经跟着去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