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校同学

蔡波赶到迎宾山庄时看了一眼手表:午夜两点零五分。迎宾山庄悄没声息,这种时候别说人,鬼都跑去睡了。
但是最靠水边的两幢别墅还有灯,楼上楼下一片通明。
这一片别墅区位于湖边。湖呈月牙形,名字就叫“月湖”。月湖四周绿树环绕,绿树旁射灯耀眼。灯光投在湖面上,湖水轻摇,闪着寒光。除湖畔两幢别墅外,其他小楼座座黑暗,窗子里边没一盏灯光,只有楼角壁灯与别墅间的路灯相接,连成一线照亮空无一人的林荫道。
蔡波吩咐:“轻点声。”
轿车悄悄滑向亮灯的别墅。
林文祺在房间里等候。两人握手时,蔡波感觉到他的手心很潮,动作有点抖。他脸色也不对,瘦削狭长的脸面白中带青,堆着层层焦虑。
“林部委身体不舒服?”
林文祺说身体没事。
“那,那是?”
林文祺指着门。蔡波会意,即走过去把门关上。
林文祺说这里出了件事情。
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事情,是失窃。丢东西的不是林文祺,是小吴,他们组里的一个年轻人,住在旁边另一幢别墅二楼南侧的房间。丢的是一只旅行袋,是一只安有特殊密码锁的皮质高级旅行袋,除它外没丢其他东西。旅行袋失窃的时间还不确定,入住时肯定还在,小吴一进门就把它放进靠门边的壁柜里。下午全组去市里开会,小吴也去了,东西估计是在下午到晚间这段时间无人在场的空档里不见的。晚十一点半,小吴洗过澡准备上床睡觉,临睡前打开壁柜检查,这才发觉旅行袋不翼而飞。年轻人在房间里翻箱倒柜,没找到东西,当时连裤子衣服都顾不得穿,只着背心裤衩跑到这边楼来,向林文祺紧急报告。时林文祺已经睡下,听到情况后赶紧起身处置。他没让小吴声张,只吩咐立刻叫来几个人,安排他们找个理由,连夜检查两幢别墅的所有房间。没有发现那只旅行袋,确认遗失。
“旅行袋里有什么?”蔡波问。
林文祺说:“有些东西。”
不做具体说明,显然有所不便。如果这只旅行袋里装的只是小吴的几条裤衩,哪里需要连夜把蔡波叫到这里。失窃的显然是要害物品,其要害程度肯定更甚于财物。这种时候,哪怕丢的是满满一袋的钱,也不必他急到这般地步。
蔡波看见林文祺前额上的几条皱纹深深陷进发青的脸皮里,两鬓的斑白头发在不住颤动,颤得极其扎眼,触目惊心。
“我马上处理。”蔡波即安慰他,“林部委别急。”
哪想他立时发作。
“不急?”他喝道,“你们这里怎么搞的!”
蔡波赔笑,说放心,他会安排,立刻把事情搞清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