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校

下午3点,丁安邦副校长刚刚到办公室,就接到马国志的电话。
丁安邦问:”马校长,有事?”
马国志停了下,似乎正在和电话旁边的什么人说话。丁安邦听着,却不清楚。等了大概一分钟,才听到马国志说:”是有事。马上市委宏生书记和伊达书记要过来。”
“宏生书记?”丁安邦问了句。
“是啊,你准备下吧。我晚一点过去。”马国志说着,就放了电话。丁安邦却把话筒子一直握着。一边握着,一边大脑就飞速地转了起来。
马国志是南州市委党校的常务副校长,从去年7月份起,因为身体原因,就很少到办公室来上班。他住在市内,到党校还有40分钟的车程。刚才,马国志校长说的宏生书记和伊达书记,是指南州市委一把手书记康宏生和副书记王伊达。王伊达本身就兼着市委党校的校长,他到市委党校来,是正常的事。每逢重要班级开班,他都要过来讲话的。而康宏生书记亲自过来,就丁安邦的印象,好像两三年来,还是第一次。
丁安邦想着,放了话筒,坐下来,端了茶杯,轻轻地喝了口水。然后,又站起来,走到门边上,伸头朝门外的走廊上看了看,才又回过头来,掩了门,慢慢地坐下来。他有一种预感,但是到底是什么,他又一时说不清楚。
市委一把手书记突然到党校来,如果是例行地检查工作,电话早就应该安排了。现在不是,是突然地到来。这里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