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代持续70年倾心守护高黎贡山

空山有一户傈僳族“护林员之家”,祖孙三代守护着高黎贡山,长达70年,一代接着一代。他们就是腾冲市界头镇东华社区小寨子村民小组的高登祥、高明荣、高常兴一家三代人。

在这漫长的悠悠岁月里,高家日复一日守护着山林。他们不仅管山巡护,还植树造林,留下了二千多亩一万多棵成材林,生物多样性监测成绩还相当显著,各项工作得到上级好评表彰。

爷爷高登祥,守山造林45年,因护林营林功勋卓著,生前就被原腾冲县林业局立碑纪念,先后被云南省人民政府评为“先进工作者”“绿化先进个人”。

父辈高明荣,管山护林整10年,因管护工作业绩优秀,多次被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界头站给予物质奖励。

孙辈高常兴,接手护林员工作已15年,因工作表现突出,多次被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界头站评为“优秀护林员”。

护林员工作薪酬不高,工作强度却不低,终年晨起暮归、披星戴月,常年栉风沐雨、钻山攀崖,衣食住行清淡简陋,高家人不仅一代接着一代地薪火传承,还代代尽职尽责、倾心付出。

高登祥,1921年6月出生,2006年去世,享年86岁。他的家就在宝华山脚下空山小寨子。

小寨子不大,小山村只有八九户人家居住,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里。这里是高黎贡山深处,是别人眼中的世外桃源。高家的每一代孩子都是从小就在山上捡柴、放牛、玩耍,青山绿水、密林田地是他们儿时的游乐园;小鸟昆虫、野花蘑菇是儿时的玩伴……与高黎贡山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从小就对高黎贡山情有独钟。

孙子高常兴回忆说,据爷爷讲,当时护林员的工资一个月才8块,但他主要还是因为常常在山里走,熟悉山里的一草一木,喜欢那些动物、植物,觉得他的生活就应该在山里,与动植物为伴,大山给了他生活的乐趣及成长的锻炼,也赐予了他生产的资源和生活的便利,他就想承担起保护它们的责任,这就是爷爷当护林员的初衷。

高登祥是个尽职尽责的人,是个无私的人。高登祥育有5子1女,家庭负担很重。本来山里人就是靠山吃山。据他的儿子高明荣讲述:“我父亲守了一辈子山,我家一包竹笋都没卖过。人家都上山去偷采竹笋卖钱贴补家用,每年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我家却从来没有。他总是对我们说,我家也去偷竹笋,我就没有脸去批评教育别人了。要靠山吃山也行,你就学着养蜜蜂。我现在养蜂的手艺就是父亲教会我的。”

正因为高登祥这样严于律己、尽职尽责、宽严相济,他成了东华片区威望很高的护林员。几十年间,没有发生过森林火灾,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偷砍盗伐案件。

当时高登祥除了管护山林,还承担着育苗造林,他一边巡山护林和防火防盗,一边育苗种树。他守山护林45年,连续植树造林15年,把自己的一生心血全部奉献给了高黎贡山。他种树有“一个铁律”“四个尽心”。“一个铁律”就是每天每人开挖苗坑100个,多了少了都不行,因为当时前来务工的农民是挣工分定分红,少了挣不足工分,多了苗坑质量就不能保证。这样精细化地管理,既保证了造林的进度质量,也保证了农户的收入,更杜绝了人为的浪费。“四个尽心”就是,每次种苗之前他都要对每个坑认真检查验收一遍;要求都要把坑里的根草杂物等清理干净;种好树苗后必定每棵苗都要浇上定根水;种好后再用木棍围着幼苗做成一圈防护栏以防范野兽牲畜践踏。他先后组织人员育苗60余万株,在许多易滑坡地段、荒坡地上营造秃杉、华山松林2000余亩。他不仅育苗技术好,还精心种植管护,成活率相当高,收效也很明显。如今成材的一万多株大树,已长成了郁郁葱葱的林海。

1987年,原腾冲县林业局感念他的护林营林绩效,专门为他树立了一块纪念碑以示表彰,上书“高登祥同志造林护林纪念碑”,“精造绿林裕於華里,巧绣青山富在人间”。

由于多年工作认真负责、坚持原则,不计个人得失,成绩突出,高登祥先后被云南省人民政府表彰为“先进工作者”“绿化先进个人”。

2006年,带着对高黎贡山的无限眷恋,高登祥溘然长逝,享年86岁。遵照他的遗愿,坟茔,就葬在了他植树造林的林海里,依恋着他为之付出了一辈子心血的山林。

%title插图%num

父辈高明荣这一代从小受父亲的影响,耳濡目染了父亲几乎用一生来守护高黎贡山,早早就热爱上了护林员这个职业,特别是父亲植树造林的后期,高明荣实际参与了多年,每天在父亲身边聆听教诲,在日复一日地言传身教过程中,更加明白了保护高黎贡山的意义,就主动向界头保护站申请接替父亲的守护工作。保护站鉴于高家做事认真值得信赖,欣然批准了他的请求。

1997年1月,时年50岁的高明荣接任父亲的护林员工作。当时工资待遇有了提高,每个月能领到70元。

2005年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山管护局腾冲分局实行国家重点生态公益林管理后,成立东华管护组,高明荣的管辖范围、管护职责都发生了变化。公益林管理要求更高了,护林员工资也提升到每月870元,而且要求必须是全脱产,专司护林员的工作。高明荣参加护林员工作10年间,他所管护的辖区没有发生过大的破坏资源的情况,受到腾冲分局、界头管理站的好评,多次给予他水壶、热水瓶、被单等实物奖励。

“有一次,我带上一只看家狗上山去巡护。谁曾想,半路上遇见了一头带崽的母野猪,狗儿对着野猪咆哮,激怒了护儿心切的野猪,反身就向着我们冲了过来,狗儿吓得不敢叫了,往我的身后躲。我也被吓蒙了,立即后退站到了一棵树桩上,挥舞着长刀与野猪对峙,大声地吼叫着恐吓野猪。还好后来野猪可能觉得我们也没恶意,自己跑开了。要不然,我这条老命当天可能就交代在山上了。”高明荣说。

遇见毒蛇更是家常便饭了,所幸都是有惊无险。但和违法犯罪的盗伐者遭遇,那才是真正的斗智斗勇,无比的凶险紧迫。

2005年春季抓获一个盗伐枫木的团伙,才是令高明荣、高常兴父子俩值得骄傲的一件大事。

2005年初春的一天,高明荣和另一个护林员杨大富巡山回来,路边几株败马草轻微地倒伏,引起了他的注意,扒开草丛一看,竟藏匿着一小堆枫木,细心观察,发现进出的脚印貌似只有一个人的,却有多人踩踏的痕迹,可见偷运者是一个压着一个的脚印进出的,足见犯罪分子异常狡猾。高明荣立即意识到这是一起严重盗伐案件,不动声色地轻轻将草丛恢复了原貌。他和杨大富都没有手机,赶紧一路小跑回到家里,叫儿子高常兴立即用手机报告界头保护站。保护站的负责同志高度重视,一面指示他们不要打草惊蛇,不要和他们正面交锋,保护好自己的同时潜伏观察随时报告,一面迅速组织力量待命出击。高明荣约上同伴及儿子高常兴,连夜上山找了一个便于潜藏利于观察的点,盯死犯罪团伙的行动。直至他们偷运完毕装车待运时,迅速报告。早已等候在他们转运必经之路上的抓捕队伍,最终将这伙盗伐盗运团伙人赃俱获,移送森林公安立案处理。

2006年12月底,高明荣由于年纪大了,身体难于胜任护林员的工作,主动提出申请辞去护林员职务。

%title插图%num

高常兴就是在爷爷和父亲的实际行动和朴实的语言熏陶中长大的,也和爷爷、父亲一样,喜欢在山里活动。他说:“大自然就是我玩耍的天堂,从小就热爱护林员这个岗位,平时有空就跟着父亲去巡山,基本熟悉了父亲巡护山林的线路。尤其是参与父亲抓获盗伐团伙那一次经历,更是对我产生了深刻地影响,坚定了要做护林员的信念。当父亲去辞护林员时,我就毫不犹豫地跟着他到界头保护站,申请加入护林员队伍,正式成为高黎贡山自然保护区的一名护林员,后来我还当上了我们这个护林点的小组长,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守护这片森林。”

15年来,高常兴严格按照国家重点生态公益林管理的规定严格要求自己。高常兴在心里暗暗地起誓,决不能让他管辖的辖区出问题,不能让国家资源受损失,不能给爷爷、父亲丢脸。

作为护林员,巡护的线路最远得来回五十多公里,两天一夜才能完成巡护监测等工作任务,必须要在山上住一夜;最近的巡护线路来回也要一整天,无论远近,都必须两头摸黑才回得来,其辛苦程度不言而喻。

15年来,最保守估算,高常兴巡护累计达2700多天次,行程3万多公里。他的小组在辖区安装了5台红外相机,监测到黑熊、菲氏叶猴、猕猴、熊猴、苏门羚、斑羚、赤麂、血雉、紅腹角雉、白鹇等二十多种动物,这个点是监测工作做得比较好的一个小组。管护组辖区自2007年高常兴接手以来,同样没有发生过大的林政案件和森林火灾,生物多样性监测成绩显著,得到上级好评,高常兴多次被腾冲分局界头站评为“优秀护林员”。

在十五年的护林员工作中,高常兴也曾有过想放弃护林员的念头,因为两个孩子上学、家庭建设处处需要钱,由于家庭收入有限,护林员工资待遇偏低,现在虽然已增加到2500元月工资,也难于养家糊口,家庭经济压力很大。高常兴曾想出去打工,增加家庭收入。但转念又想,他的初心是热爱高黎贡山、热爱护林员这个职业,还有爷爷的嘱托、父亲的鼓励,也舍不得放弃对那些大山里生灵们的保护,所以还是坚持下来了。

高常兴说:“只要高黎贡山还需要护林员,只要我的年龄、身体还行,我将不忘初心,还想一直做下去。”

家风的传承甚至影响到了第四代高家人。正在上中学的高常兴的女儿欣然表示,很喜欢父辈们的这项工作,将来上大学首选的专业就是环境监测、动植物保护。(龚祖金、陈映照、毕争、高常兴 文/图)

飞向蓝天的“卓玛”(身边的小康故事)“卓玛,飞机能飞多高啊?”“卓玛你去过哪些城市了?”……每次回家,格茸卓玛仿佛是村里的“明星”。 格茸卓玛的家乡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香格里拉市小中甸镇团结村。这个很多人没有坐过飞机的村子,却走出了一位在飞机上工作的女孩。 作为东航…【详细】

云南新增19例境外输入确诊病例人民网昆明7月27日电 (符皓)据云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通报,7月26日0时至24时,云南无新增本土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9例、无症状感染者3例。确诊病例治愈出院2例(境外输入),无症状感染者解除隔离医学观察2…【详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