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音希声

兴民悠然地坐在客厅里,看着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目。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本《商战圣手——松下幸之助》传记,他精瘦的个子,清俊的脸,白嫩的皮肤,高挺的鼻子,好像总是冒着火的眼睛。新闻没真的看进眼里,书也没心看,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几十个人大代表自发联名推荐他当副县长的候选人。这几天,是永兴县县级政府班子换届选举的日子,李兴民是县计委主任、人大代表,在会议期间,有几个很友好的农民代表,笑着向他表示了自发推荐他的意愿,特别是文兴镇的立兴村委会党支部书记陈忠慧,表示了坚决推荐他的态度之后,还发了些义愤:“有能耐,为民做事的,就不候选,把那些刮民脂民膏的来候选!”兴民知道,他骂的是原文兴镇委书记文其菲。此人是由市委组织部推荐的副县长正式候选人之一。他当镇委书记时,对治理文兴河污染提不起兴趣,但低价出售文兴河两岸的农田,让人家圈地倒很热衷。李兴民在计委主任的位置子上,沿文兴河走了多少次,带着治污材料跑市计委,跑市农行,取得1500万发行四年期的企业债券,其中500万治污染,1000万建设甘蔗基地,使位于文兴河上游的文兴糖厂榨季不再污染,沿河五个镇的人民又照样用河水养殖、灌溉,照样种植甘蔗,过上“甜蜜”的生活。李兴民回想着这些年的工作经历,胸中翻涌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感”,他说不出这种“甜蜜”应该怎么表达。是跟恋人在一起时的“甜蜜”?不像,是跟老婆、女儿在家里共看“春节联欢晚会”时的“甜蜜”?也不像。似乎有一点像看到毛泽东坐着柔和的阳光下,读着《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特大号外时的那种感觉。对,就是那种感觉,一种壮美的“甜蜜”。为民办事成功之后,油然而生的“甜蜜”,虽然有大小不同,但甜蜜是同样的。人生有几次这样的甜蜜,足矣!由此,他又感到几十位代表联名推荐他,是那么的自然,推之有据,荐之有理。他竟然蓦地觉得,这个副县长位置应该是他的,而且,还不应该是个副的,人民群众要能推荐或者直选第一把手,那他还要竞一竞、搏一搏这一把手的位置。
“呤呤呤!”电话响了。今晚,他听了好几个电话,都是代表们打过来,表示他们心意的。他也心领了。这时,该又是那种友好的表示。他不紧不慢地拿起话筒,对方的语气很急促,“李兴民吗?我是县组织部的,你现在立即到县委组织部办公室,立即来!”他还来不及反应,对方就把话筒搁上了。
六层楼高的县委大楼,组织部办公室在五楼。楼前一棵高大的凤凰树,大楼上的灯光照出满地落英,黑红黑红。
“李兴民,”一个很轻的声音从树底下飘出来,县委常委秘书——李兴民的好友郑有和向他招手,李兴民笑呵呵地走过去,伸出手,准备接受祝贺性的握手。“兴民,”郑有和紧张地压低声音,“事情闹大了,上头很恼火,你不要跟他们顶,他们叫你怎办就怎办吧。”
“什么事?!”李兴民惊讶不已。
“代表们联名推荐你,但上头内定的差额候选人员不是你,他们要你服从安排,主动放弃这个候选人资格。”“我干吗要主动放弃,是群众推荐我,又不是我搞小动作,他们火啥?还要不要法?”
“唉,当共产党这么久,你还说这孩子话,计划生育,抓人结扎,有没有法?服从就是,老兄,上头在内部传话了,若选上也把你调到偏远县当个政协副主席,若选不上,常委不能再用你,因此,这次你不听话,永世不得翻身!而且,王书记、赵部长也要受批评。”
李兴民的气一股一股地撞击着胸口,胸口堵得慌,脖子和脸颊都发热起来。这是什么民主,这是什么依法选举,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外面一套,里面一套。他感到颐腮一阵阵发热,眼里冒出金星。辛辛苦苦工作,得到人民信任,反而象犯了罪一样!他气得说不出话来,他盯着郑秘书,大半天才迸出两个字“谢谢。”而他心里在狠狠地说:我就是不服从,看你们怎么样!
部长的办公室,熟悉的摆设,办公桌前一张长沙发、两张短沙发。县委的王书记、赵部长已等在那里了。两个人分别坐在短沙发上,都默默地抽着烟。王书记是很欣赏、很爱戴李兴民的。李兴民也是他一手培养和提拔的。老实说,李兴民要能够成为候选人而且当选副县长,也是他乐于看到的。但市委组织部高日富部长坐镇指挥,一定要县里按市委的意图办,他跟赵部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