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潜规则

上帝:你又一部反映高校生活的小说《大学潜规则》出版了,这部小说和你的《所谓教授》和《所谓大学》一样,都有揭露黑幕的内容,都用看似平凡的生活,抖露出了高校甚至社会的种种时弊,而且许多地方让人深思,也让人触目惊心,看完小说,第一个问号就是,目前的大学,真的就是这样的吗?我想知道的是,小说反映的生活与真实的高校生活,相似度究竟有多大。
作者:我在高校工作了二十多年,我生活中的大部分内容,当然是高校的人和事,可以说高校的人和事,已经融入到了我的血液,我写高校生活,当然绝大部分来自我的耳闻目睹,但小说不等同于历史,也不等同于校园实录,总有一些虚构的东西,但虚构也不是任意想象,而是按照生活的真实。至于和实际生活的相似度有多大,我相信读者是最好的评委,他们心中自有一个数值。
上帝:如果目前的高校真的像你作品中描写的那样,我心里感觉很难受,也无法接受,更不愿意相信,你能不能进一步说一说。
作者:我写作的时候也很难受,甚至想哭。谁都希望面前摆满鲜花,谁都希望莺歌燕舞,但生活告诉我们,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如果回答高校种种弊端的原因,谁也无法一一说清,但有一点我可以说说,那就是改革开放到了今天,我们的社会许多方面都走上了市场,但高校的体制还是以前的计划,高校既像一个经济实体,又像一个政府机构,到目前为止,实质性的改革步履很小,已经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经济的需要,这就必然要出现尖锐的矛盾和种种弊端。如果说原因,这可能是一个根本性的原因,也可以说,高校是最后的一块“人民公社”。也就是说,不彻底的改革,矛盾就会更加突出,怎么改革,我书中的主人公有不少的论述和思考。
上帝:那咱们还是具体地说吧。读完《大学潜规则》,我觉得你主要是暴露科研方面的问题,比如当了官没时间没精力搞科研,却能弄到科研费,而有能力搞科研的人,却弄不到真正的科研费,结果是钱申请来,就成了自己支配的资产,钱花完了,研究却没怎么搞,这种现象普遍吗?
作者:国家办大学培养人才,在很大程度上是要提高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前段时间温总理有个重要讲话,说他几次看望钱学森,钱老几次说“为什么现在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温总理也认为建国以来我们培养的杰出人才确实不能满足国家的需要。当然,诺贝尔奖与中国科学家无缘,也是国人心中的痛。如果回答为什么,当然不是中国人不聪明,我认为还是教育和科研体制有问题,特别是科研,现在的研究基本是国家投钱,相关人员研究,问题是谁是科研成果的直接受益人,如果只是国家,那么这个概念就太大了,具体代表国家行使权利的,也就是科技部科技厅等那几个人。其实他们只是管理,并非受益者,即使他们想管,又怎么能管理得过来。这就出现了责权利的不统一,有关部门代表国家把钱分下去,他们就基本完成了任务,最基本的管理也就是收回一个验收报告,而这个报告如何写,谁来写,情况就太复杂太难说清了。没有直接的受益人,也就没有真正的管理人。如果我们的科研费有一个直接受益者,比如把钱拨到工厂,把钱拨到具体应用成果的部门,然后由他们招聘研究者,管理者和研究者有经济利益关系,这样的研究才能在有效的管理下进行,这样的研究也会因利益关系而管好,也会因为目的性强而增强科研的应用性。可叹的是目前的科研体制仍然是前放初期的形式,由国家管理部门定研究题目和研究方向,也由管理部门确定让谁来研究,具体由谁来监督研究,研究者对谁负责,这些都是问题。缺乏有效监督的研究,当然会出现乱七八糟的事情,往往是钱花完了,差事也就交了,任务也就完成了。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特别现象,大多数科研成果都是纸上的东西,而且纸上提交的科研成果往往特别巨大,感觉我国早已是一个科研大国,但能够应用的成果,却少之又少。
上帝:读你的小说,有一个突出的感觉,就是国家的科研费好像是自己的私房钱,可以随便乱花,比如买汽车买房子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