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上海天地豪情

民国三十六年的初夏。
喧嚣繁华的大上海,在这个季节里,显得悸动焦躁。空气中布满了热辣辣的民声,报刊上长篇累牍是激烈的论调,国计与民生似乎全都悬于一线。而官场上、交易厅内依然暗流涌动,有人大把地赚入黄金美钞,有人悲惨地抛光家当,十里洋场仍旧上演着各色不同的剧目。在常啸天的心里,这一切不过是旧瓶装新酒的动乱,司空见惯,而在年轻人眼中,新鲜的空气与暗污的江流正各擅胜场,难分高下。
常小健是年轻人中的例外,他主持忠义社的事务已经一年多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面孔越来越带了和年龄不相称的沉稳和冷静,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血腥,使他的眼神变得冷酷,行走或静立在大庭广众之中时,他的潜意识会觉得自己如同一头猎豹,总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中。他知道,自己会像父亲那样,随时可能遭遇突如其来的危险,因为他的身份已经是忠义社的副社长、天华公司的总经理、上海滩最年轻的帮派老大。他的行为举止越来越像常啸天,也爱穿黑色的大衣,脸上挂着与生俱来的自信微笑。忠义社的老一辈人对他的态度已由喜爱变成尊重,因为他惊人的才干早令他们刮目相看;而他自回沪露面,就在同辈人中间奠定了无可争议的地位,他的身手和胆识被小兄弟们传颂不已,连心高气傲的吴浩海都被他折服,所以,他已经赢得了社团上下的一致认可。
春风得意马蹄疾,当他身后跟着一群虎虎有生气的年轻人,走在上海街头时,俨然已挟了王者之风。
波音客机停在雨中的虹桥机场。
蒋器挽着雍容华贵的母亲下了飞机,刚和舅舅蒋湛打了个照面,蒋清已经被一群政要和外国人团团围住。蒋器显然已经习惯这种场面,一笑闪开,和小表弟阿斌共执一伞。
蒋清这边镁光闪动,头上盛开着好几把雨伞,她正以外交家的风度,一一和接机者握手寒暄,但出了机场,她还是上了兄长的汽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