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浮

杨大吉不得不崩溃了。
一年前父亲走了,他是被雷击死的。爱人李小蓉听到母亲的报信后,一时伤心欲绝,呆若木鸡。太突然了!杨大吉倒是沉静,断然道:“赶快封锁。”李小蓉未明白封锁什么,杨大吉又补充说:“不要说是雷打的,就说是脑溢血。”
为这事母亲一直耿耿于怀。当爸的呕心沥血培养了一个当常务副县长的儿子,死时却一点也不风光。杨大吉不准任何人去吊孝!外面有些人议论,杨大吉是博个好名声,其实他心里苦呀,他怕天打雷劈的死法传出去,说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遭天的惩罚。母亲长吁短叹:“真是的,也是命呀,大风大雨的晚上,好端端的屋里有厕所不上,要到禾场上撒尿干啥呢?”没办法,不能损了儿子的一点棱角,他怎么说就怎么办。
李小蓉心里纠缠着的却是某些细节。雷打的怎么会是那个部位呢?真如婆婆所说那东西不安分过吗?当然,她不好和谁讨论这个疑惑,她只对杨大吉说:“你可要把你的东西保管好。”她很少说这样暴露的话。杨大吉反应的却是不快:“你神经。”李小蓉不阴不阳的:“也不知是我神经还是你神经。”
接着女儿妮妮死了,被枪打死的。她在大学里参加军训,在靶场外意外地被流弹击中。杨大吉再也冷静不了了,他的泪水流呀,几天几夜眼睛没有干过,一次性流了,他再不会有泪水了。爱人李小蓉比他坚强,她说:“我们得活着,好好地活着。”杨大吉随手拿起家里的一件瓷器,问:“这值钱吗?”李小蓉答:“值。”这是屋里一件最贵重的东西。杨大吉把它摔了个粉碎,道:“还能够复原吗?不能了。”李小蓉收捡一个个碎片,说:“能,我能,我还要为你生个儿子。”杨大吉哀叹:“别做梦了,四十老几了。”
他记得这时候有好心的人劝过他,得找个算命的先生算算。算?他一个国家干部能搞这个?李小蓉也支持他,她说:“算什么呀,这么多年哪个不说你是一个好官?问心无愧!”他没有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