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账

美国的次贷危机随着雷曼兄弟的破产,演化成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有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鲁青烦恼地从《全球经济分析》中抬起头来。这种世界性的金融风暴,虽然对每个中国人的生活都可能造成影响,可是金融风暴是悬在头顶上空的乌云,他作为国兴银行的一个小小处长是无力抗拒的。鲁青烦恼的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恰恰这个时候,他负责的工作出现了重大问题。
自从国兴银行决定与北京市兴德公司和深圳南方大业公司解除一百八十亿元的门楣招牌及营业网点装修供需合同,鲁青就一直忐忑不安,他担心自己与马富贵会计到两家公司查账时出现的”纰漏”,被两家公司”团结协作”起来,像抓狗尾巴一样拽住不放;更担心自己与马富贵在”生活作风”方面的问题,被恼羞成怒的公司老总告到纪委,或以一种网络”文革”的大鸣大放形式,授意专人将”真相”贴在一些网站,造成事实上的公布于众,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尤其是马富贵,在深圳椰风歌舞厅里那个”躁动”的晚上,他是否坚守了”阵地”?回到北京”失踪”的那个晚上,他到底去干了些什么?国兴银行内蒙古自治区分行营业部发生的五千万元库款盗窃案,是否牵涉到马富贵?鲁青心中充满了疑惑,他对自己这段时期以来代表国兴银行处理与两家企业的合同关系、意欲挽回几十亿元损失的殚精竭虑产生了动摇。
在当今社会剧烈转型银行相继转制的时期,各类问题和矛盾犬牙交错,经济案件层出不穷,高管丑闻”前赴后继”,几亿哪怕几十亿元的损失完全可由”决策失误”轻松买单。他鲁青一个小小的处长着什么急、上哪门子火啊!何至于引火烧身弄出这么多是非。
但外表斯文的鲁青性情刚烈,最见不得”损失是国家的,错误是别人的”那种隔岸观火的态度,他以军人的担当告诉自己,他要排除库款盗窃案和绯闻疑点等外界干扰,不管前面是江河还是海洋,都要像战士一样,头也不回地渡过去,管他是责任抑或宿命,他相信只要渡过去,前面也许是一片”新大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