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负苍天

省委大楼。
运行到一楼的电梯里走出两位领导干部:一位是秀川市市委书记兼人大主任温运和,一位是省委书记福庶国,他们刚刚研究完重要的人事工作。福庶国一贯亲贤礼下,凡比较重要的客人临别时,他都要亲自送到大楼门厅外。他们边走边交谈着,看来两人的兴致都很高。
大楼门厅外的台阶下,站着两位迎候他们的高个子男人,其中较年轻的是温运和的秘书林达,较老的是秀川市长亭县县委书记包仁杰。
福庶国站在台阶上微笑着说:“不送了,再见!”他和三个人一一握手道别。
别过省委书记,他们转身走向停车坪上一辆普通的桑塔纳轿车,这是县委书记包仁杰的座车。市委的奥迪车把温书记和林秘书送到省委后返回去了,是温书记叫司机开回去的,他说:“我在省委汇报工作后要飞到上海、深圳去,为了改变个别集团公司在秀川的垄断局面去落实招商事宜,什么时候到,什么地方来接我,听电话通知。没想到省委福书记要我先回秀川,把人事交替的工作安排好了再去招商。我觉得福书记看问题真是高屋建瓴,秀川市重要的人事变动是关键中的关键,必须首先安排好。”于是他趁包仁杰来省委之机,坐包仁杰的车回秀川。包仁杰回长亭县必须经过秀川,就不用他的司机专门从百多公里外开车来接他了。再说,路上可和包仁杰进一步谈谈今后的工作问题。
包仁杰在长亭县当了五年县委书记。曾先后两次升调他到市里甚至省里任职,都被当地的老百姓以向上级政府“请愿”的方式挽留了他。他也觉得拗不过可亲可敬的父老乡亲,愿意留下继续为“衣食父母”服务。每当他继续留下不走时,全县城乡的百姓如过年一般燃放鞭炮,搭台唱戏、扭秧歌,热烈地欢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