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房

(1)
香烟灼到了手指,把萧永从无边的遐想中拉了回来。他看了看天色,好像已经是五六点钟的样子,他皱着眉头,抬腕看了看手表,名贵却低调的劳力士天文台表上的钢制指针的弧度验证着他对时间的估计。他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假思索地按下了通话键……从回到这个城市到现在,这只崭新的手机里只存着一个号码而已。
〖〗“谭维严!”他低吼着这个名字。
“是是……到底怎么了?”电话那头,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赔着笑说。
“说好的时间是5点!5点!意思就是,5点的时候,那个漂亮姑娘就应该脱掉衣服站在我面前!你明白吧?”萧永很不客气地说。
“她还没来?”谭维严有些满头冒汗的感觉,“你再等一会,我这就给她打电话催。”
“10分钟。”萧永淡淡地说,随即挂上了电话。
萧永并没有真的计较10分钟内那个小姑娘是否会出现。打完了电话,他就躺在那张和周围很不搭调的沙滩椅上,悄无声息地在阴影中等待着。现在,萧永正身处一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厂房里,原来安装的那些大型流水线早就拆完了,现在只剩下地上一个个粗壮的、圆形的、满是锈蚀痕迹的铆钉孔,还依稀显示着原来的流水线——那些大型机械——真的在这里存在过。厂房顶上的灯倒是还在,并且很完好。因为萧永特意找人来专门检查了所有冷光色的卤素灯。明天,这个厂房,还有隔壁那个厂房,都要开始进行全面的装修了,不复是今天的这种样子,而今天,萧永还是需要这里好歹有那么点亮光,让这些灯光来见证一些事情。不过,现在,厂房里的灯还都暗着,在整个的一片空旷中,只有萧永在最中间坐着,他能看到厂房那标志性的高位置的侧窗透射进来了的漂亮的天空的颜色,但别人,哪怕是站得很近了,也只能看到一点他的轮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