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下部)

把黑道打手都写到家里来了
把黑道打手都写到家里来了
何顿
前两天与友人谈了一事,他很震惊,让我把这事写下来——那就是我写《黑道》把黑道打手都写到家里来了。回想那一幕,犹如一场噩梦。几年前,当我兴致高涨地把《黑道》这部小说发给我采访过的人看时——这是他们事先对我提出的要求,怕我的小说给他们惹上麻烦。其中一人看了,打电话给我,说,我要出两百万,砍断你两条腿。在我收集素材时,我曾碰见过这个黑老大,这个黑老大不主张我写黑道小说。他很有势力,我从他的朋友嘴里了解了他很多事,在写《黑道》时就顺手写了进来。老实说,世上没人不怕。生活好了,人都不愿意惹事,这就是晓得怕。一刻钟后,我当时正茫然,突然有人敲门,——那时我家只装了张盼盼防盗铁门,楼道黑暗,从猫眼里望出去也看不出名堂。我老婆问了声,谁。对方答:我是何顿的朋友。我老婆那当儿脑袋也晕了,被我传达的话吓懵了头,况且她还是个粗心的女人,她想也没想地拉开了门。三个粗蛮的大男人挤了进来,个个都比我壮硕,个个脸上都长着让我紧张的横肉,——长着这种脸的人,是什么都干得出的!
三个黑社会的打手在我客厅里坐下,一个坐在我坐的长沙发上,一个坐在短沙发上,另一个站着。坐在长沙发上盯着我,把我按在沙发上要我不要动的大汉,身上有浓烈的酒气。坐在短沙发上的粗鲁汉子,冷冷地盯着我,扳着手指,指骨节被他扳得劈劈啪啪响,要知道那响声在那种特定场合下听起来真 人。另一个,就是那个站在我面前的,对我说,你写的小说一定要改,你不改,你会害死很多人。这人盯着我又说,你是个文人,应该懂得厉害关系!他像编辑样拿出记事本,翻开,看着我说,公安局长要改,姓要改,相貌也不能是那样写。他要是有麻烦,我们老大会不高兴。第二,我们老大做的那些放高利贷和“收赖账”的事,不能写出来,一定要删,不删的话那你是给自己找麻烦。第三……他说完三条,盯一眼我老婆,接着说,你有一个很温柔的老婆是不是?你不想看到你老婆出事是不是?不要以为我们是威胁你,你女儿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