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婚姻,右手爱情-赫本的眼睛

第一章 初识
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五年,换了三家外资企业,所从事的工作岗位都是总经理或者董事长的PA(私人助理),从来没有与我的老板或者任何外籍男同事有过任何暧昧,直到我遇见了他。我的前任boss调回欧洲总部之后,总部给我们公司——中国区的head office派来了一位新的执行董事,我见到他的第一天除了觉得他年轻帅气之外并无其他特别的印象。我对帅哥有很强的免疫力,大多数外表英俊的男人品行都不怎么的。
我的前任老板是一个个性十分强硬的人,不苟言笑,对每一件事情都要求十分苛刻,这也训练了我做事严谨。新来的boss却有着迥然不同的个性,他性格随和,彬彬有礼,年纪很轻,三十四岁,看起来却像二十七八的大男孩。德国人一般都眼神凌厉,但是他的眼睛里却时常泛起笑意。他个子很高,绿眼睛,金发,至少一米八八,体形挺拔修长,没有啤酒肚,上班总是西装革履,衬衫洁白。他独身,所以租住在一个五星级的酒店,我相信他至少在外形上是很多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他刚来中国的时候,我当时正处在思考是否跳槽的时期。我当时考虑得很多,老板换了对于一个私人助理来说等于所有的信任都要从零开始培养,以前的一切都是过去式了,而且当时一家在全球赫赫有名的跨国公司想聘我做中国区总经理的PA。这家公司薪酬和待遇非常可观,我蠢蠢欲动,于是我计划在一个合适的时机和新老板摊牌。
我的办公室与他只有一墙之隔,所有来往的客人都要先从我这里经过,由我通报才可以面见。我的前任上司吃不惯中国饭菜,所以中午从来不下食堂去吃饭,我想德国人大概都只喜欢吃他们那种难吃的香肠,新老板也许也是如此。于是靠近中午的时候我走到他门口(门是开着的),问他中午是否需要准备其他食品,他看看表说:“谢谢你,但是我想和你一起到食堂吃饭。”我心想:吃吧,吃两次你就厌烦了。
中午铃一响,他就出来了,站在门旁,一手撑着门框,对我笑道:“我们去吃饭吧?”他虽然是德国人,但是说英语很清晰,带有一点点口音,但是并不矫揉造作。
溢地用不标准的中文说“你好”,这点倒是让我很诧异,我有不少德国同事,其中包括我的前任老板都不怎么把中国人当回事,都是比较傲慢的。这个人倒算是个另类了。
进食堂门的时候,他做了一个让的手势示意女士先行,我心里很是受用,至少在礼节上他是一个比较“nice”的人。他很笨拙地用筷子吃饭,我问他是否需要给他准备刀叉,他摇摇头说:“我会很快学会用这两根棍子的。”
吃完了,他把筷子一放,说:“天气这么好,还有半个小时的午休时间,不如我们到厂区里走走?”
虽然我们不少同事也在午休时间在厂区散步聊天,但是我从来没有与我的前任老板在厂区里散步过,这个提议也让我很感意外,但是我还是点头同意了。
我们边走边聊,他个子高腿长,走路又快,我差点跟不上。他意识到这一点,说了一声抱歉立刻把步子放小放慢,我们起初所聊的内容无外乎是当地的风土人情、气候等泛泛的话题,后来他突然把话锋一转说:“我知道换了新老板大家也许不适应,已经有人提出了辞呈,但是我希望你不要走,Thomas(我的前任老板)跟我说你是值得我信任的一个人。”
我早就知道德国人很直接,但是我没有想到他这么直接。我原本还打算趁此机会给他下点毛毛雨,这样我辞职的时候不至于太尴尬。我几乎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好随口应付道:“我不会走的。”
“真的?太好了!”他转过身来,看着我,样子很高兴,“太好了!”
我觉得这可不怎么好,这样不是把我自己的退路给堵死了吗?我得找个回旋的机会,我说:“泰勒先生,我……”
“Yan(我的中文名字叫楚颜,老外总喜欢叫名不带姓),你直接叫我Michael就可以了。”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