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里禅心:汉字的另类阐释-赵文竹

自序 文竹见仓颉
那天,文竹在逍遥谷大青石上闲坐,忽见山外来一染金发着洋装的黑眼睛黄皮肤青年,此人来到文竹面前说:“马上就要跨入二十一世纪了,你的过境派司准备好了吗?”文竹不解:“什么派司?”来人道:“真是孤陋寡闻,有道是山中数日,世上千年。全球一体化洪流一日千里,二十一世纪是电脑网络时代,过境的派司当然就是英语啦!”文竹说:“不懂英语又如何?”来人说:“那只好请你留守二十世纪做原始人了。”文竹这才感到问题的严重性,嗫嚅道:“本人好歹识得几个汉字,权且算个土派司蒙混过关可否通融一下?”来人正色道:“汉字算什么?早该淘汰了!”言毕拂袖而去。
文竹一阵恍惚,遂仰天而卧,呆呆地望着天空,脑海一片空白。
良久,文竹忽觉身体有异样反应,但见满天星斗四下溃散,天空中间无端打开一门,现出一条明亮的隧道,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便觉得自身化为一道气体,腾空而起,进入隧道。耳边飒飒有异常声响,眼前银花闪烁,一个莫名的声音提醒说:“文竹先生,你正在穿越银河系。”银花闪过以后,进而进入无垠虚空。这里无形象、无颜色、无声音,寂寂然无觉无受,无物无我。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眼前一亮,金花乱舞,那个声音又说道:“文竹先生,你已进入金河系,正在接近汉文星座。”话音刚落,文竹身体恢复了一切知觉。他发现自己停在一个黄金平台上,周围是金的山,金的树,连山间飘的云都是金的。文竹茫然不知何往,忽然他见一山崖上垂下一条白练,飘飘洒洒,似高山悬瀑。走近一看,再用手一摸,和人的毛发一般质地。这惟一的常见物质使文竹产生了难言的亲切感。于是他就拽着这缕毛发往上攀登,攀至崖顶方才发现,一老者端坐其上,刚才所拽之物,正是老者下垂的百丈长髯。
文竹再一打量,见老者额头生有四目,上下各二,好生奇怪,便问:“老者何方神圣?这般异相?”
面对文竹如此唐突,老者并不计较,他微抬一下眼皮:“我乃汉文初祖仓颉是也!”“在上原来是文祖仓颉,晚生有眼不识圣人,恕罪,恕罪!”文竹敢忙下拜,心里却暗暗嘀咕: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