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首饰鉴评-田培学,张立新


金银铂钯,珠宝玉石,乃万物精华,天地珍宝。古人云,金银纳坤元精气而成,珠宝吸日月光华而就。金银色泽,宝石晶莹,玉蕴山辉,珠涵水媚,以宠爱人寰之中,而辉煌廊庙之上,使中华无端宝藏折节而推上坐。
有史以来,具有无与伦比特殊魅力的金银珠宝,无论是淳朴迷茫的远古先人,还是智商发达的现世精英,都视之为吉祥、权利和富贵的象征,或作礼器祭物,或作家宝饰品。在人求物美,物随人贵的意识形态中,戴金银示权贵,缀珠宝以耀躯,是人类社会永恒的靓点。
古今中外,金银首饰和珠宝玉器是世界各民族共有的一种文化现象,虽然它们的起源、演变历史、文化风格因民族差异而不尽相同。
随着社会文明,科学进步,金银珠宝饰品逐渐演化分类为珠宝功于“饰”,玉石重于“器”,金银“秀”衣冠,并且约成世俗。尤其玉器,集政治、宗教、道德、文化、工艺美术为一体,成为男性社会中的宠物;而珠宝首饰则集中在“美化自身、美化生活”,成为女性社会中美的点缀。故而,无论是东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金银首饰和珠宝玉器都是并列的功用、不尽相同的装饰品。
开发利用金银珠宝,是我国民族文化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盘古开天以来,人类就以削石制器,取砾为饰,装点生活,繁衍生息。远在四五十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早期,我国蓝田猿人和北京猿人就已经利用坚硬锐利的水晶、燧石和石英岩质玉石块打制砍斫器、利削器、尖状器等工具;距今一万年至四千年左右的新石器时代,就使用玛瑙、软玉、绿松石、蛋白石等琢磨雕刻成了石刀、石斧、石纺轮等工具,刀耕火种,捕鱼狩猎,以求生存。安阳殷墟中已有相当规模的玉工场所,制造了大量供王公贵族玩赏的形态生动、造型优美的宝玉石工艺品。从殷商到周,就有了西周八材之说(珠、象、玉、石、木、金、革、羽)。玉器成为王的象征,成为王赐诸侯的珍品。春秋时代的玉璧之争,汉代制玉“八刀”之功,可谓我国珠宝的高峰盛世。宋朝运用浅磨深琢,浮雕圆刻,镂空磨光之技巧,制作了许多巧夺天工的杰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