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人的命运-李辉

走过二十年
说是走进历史深处,实际上只是表明一种愿望。人们要真正走进历史的深处,恐怕是非常难的。你以为走了进去,但实际上仅仅是在门口转了一圈又离开了。不过,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应该是尽我们每个人的所能,走进历史的真实所在。
历史的领域是非常宽阔的。一个人只能在有限的范围内进行他的了解和描述。
二十年前,我参加高考,进入上海复旦大学,回顾自己二十年走过的路,对于我来讲,本身恰恰也具有一种历史感。为怀念母校,我曾写过一篇小文章《复旦这杯酒》。自己二十年来做学术或者是写作的过程,是从复旦大学开始的。我非常怀念二十年前那个开始的时代。
二十年前我非常幸运地成为恢复高考的第一届学生。所有过去积重难返的问题,各种各样历史的疑案冤案,包括历史的一些课题,在1978年的上半年,随着真理标准的讨论而进入我们的视野,进入我们这个时代。未来中国的经济改革也好,思想解放也好,也都是从1978年的上半年开始的。我非常幸运地成为与这个时代同步行进的年轻人,二十年来所有的一切,不管是努力也好,成功也好,也都是与这二十年中国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记得我刚到大学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新教材,上课都是随时在调整之中。1978年我们上党史课,这个星期讲彭德怀是反党集团,第二个星期就公布彭德怀平反的消息。时代的大起大落,时代的变幻,把历史的所有问题一下子都摆在我们这些二十一二岁年龄的学生面前。现在回过来再想,从大学一开始,历史的机遇就以它特有的方式摆在了我们这些对历史感兴趣的年轻人的面前。回顾自己写作的过程,我想这二十年的思想界的发展、文化界的发展、历史学方面的包括文学方面的发展,都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我个人的一些思考,也是随着和现代文人的不断接触、逐渐了解而发展的。
我在大学二年级开始做巴金研究,结识了中文系资料室的老师贾植芳先生,他便是我后来写的《文坛悲歌——胡风集团冤案始末》里的一个重要人物。他当时刚刚从劳动改造状态下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