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式二代-晋阳

当我还在南半球墨尔本的语言中心从早到晚认真地背诵雅思单词那本厚厚的大砖头似的“红宝书”(留学生戏言)时,心中就开始酝酿写一部关于80、90“二代”们的生活小说了。当时想的名字是《从北纬37°到南纬68°》,可后来在写初稿的过程中,忽闻太平洋彼岸世界著名小说《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赛格林先生病逝的噩耗,我不胜悲乎,忽然间顿悟到我们这一代年轻人所处的时代与赛格林书中描写的美国五六十年代的一些社会现象竟是何其的相像啊——同样是资本狂飙的时代,所谓经济增长迅速,GDP突飞猛进;也同样是贫富悬殊不断扩大,社会矛盾日益激化,年轻的一代人觉得既苦闷又迷茫,甚至让老一辈的人们感觉他们是近乎于垮掉的一代人。所以我想写一本形似《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小说,只不过我把重点放在了21世纪现代中国急剧分化的不同阶层的年轻人身上,希望能以我作为80后尾巴上的青年人点点滴滴的生活感悟,为不同阶层和身份的年轻人们送上共同的一种思考,一些祝福和一份希望吧。
在这里请允许我作为一个大洋彼岸的中国人再次向赛格林先生致以一个小小同行的敬意。我虽然没有机会和赛格林先生见面,但是我和他书里的主人公霍尔顿已经是心灵相通的老朋友了,霍尔顿是美国麦田里的守望者,我是中国伊甸园里的守望者。我们虽然所处的时代不同,国家制度,社会和文化都不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就够了——我们都是对于未来、对于明天以及自由民主平等的这些人类所共有的普世价值,内心始终怀着深沉的期待和希望。
终于又回来了。
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和硕大的行李包,跟随在密密麻麻的人流后面,终于又看到了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黄面孔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种想笑又想哭的感觉。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就是从这里告别父母告别亲友告别祖国,拖着更加硕大的行李包,几乎是在纷乱的人流裹挟下,踏上那片位于南半球的孤独大陆的。在穿过安检门的那一刻,伴随着尖利的警报声,我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爸爸妈妈依旧在警戒线外不住地打着手势,嘴里也不知道在喊着什么。爸爸高大的身躯佝偻着,清瘦的妈妈几乎把身子全俯到栏杆上了。我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