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上无良神医师父

%title插图%num

“王爷,你说得没错,当初是我一心想嫁给你,可是你们是怎么对待我的?”夏宁静不禁冷笑,想到冤死的夏宁静,心中更是气愤不已,“一个真心爱你的女子,三番两次的遭到你们的毒打,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爱一个人就要这么卑微的受你们的欺凌?”夏宁静声声指控。

夏宁静不免有些好笑,这个火琰倒是对薛莹一片真心,只可惜,她势必要为夏宁静报仇,为自己报仇,轻笑着说道:“王爷,真是不好意思,这痒痒粉除了在凉水中浸泡外,没有别的解药。记着,一定要泡够足足三天,才行,不然的话,事半功倍,到时别埋怨我没提醒你。”

“哎,等等我,小姐。”语儿一看夏宁静走了,跟在后面叫道,小刀一见她们两个人走了,也抬腿向外走去,这时门外传来夏宁静的声音,“小刀,你留在这里。”小刀刚抬起的脚又落了下去。语儿冲他做了一个鬼脸,跑掉了。

看到龙琼失控的脸,夏宁静心里真是特别的爽,拍了拍风非月的头,说道:“师父,别怕,有徒儿在呢!那咱们走吧!”说完二人旁若无人的离开龙琼,房间里只留下面目扭曲的龙琼,“来人,来人。”龙琼见二人离去,大声吼叫起来。

“王爷,你怎么可以这样诬蔑莹儿?莹儿是真心实意地接夏宁静回家,虽然莹儿对夏宁静恨之入骨,但是她毕竟是皇上下旨娶进来的,要是在王府里死了,皇上肯定会怪罪下来的,莹儿绝没有这个念头。”薛莹心中一惊,没想到火琰问的是这件事,她委屈地看向火琰,泪水悄悄滑落,楚楚可怜。

“莹儿就知道王爷是相信莹儿的,这件事情是不是夏宁静说的?一定是她,只有她才会诬陷莹儿,王爷,您要为我做主啊?”说到这里,薛莹又哭了起来,这些眼泪倒是真的,一直泡在冷水里,一出水面身上就痒,这让她快要疯了,那能不哭。

薛莹见火琰走了,越发的伤心,一边哭一边恨声说道:“这王爷肯定是被夏宁静勾引住了,不然的话王爷不会这样子对我,夏宁静,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贱人,我跟你没完。”说着说着,又忍不住地哭了起来,长这么大,那里受过这种苦啊?

“好徒儿,师父办的事还会有错?夏府那边已经说好了,夏老爷和夫人还有四位姨太太同意到赤蛟国去,我已经吩咐手下人把铺子都转了出去,不出三天,夏府名下所有的铺子都会移主,徒儿,有没有觉得师父很厉害?”风非月自恋地说道。

夏宁静大窘,扭过身子不看风非月。风非月起身优雅地走到夏宁静身边,说了一句话,更让夏宁静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徒儿,师父饿了,能不能去师父做点吃的?咦!你怎么脸红了?哦!徒儿,刚刚是不是想什么不健康的事了?”说到最后,风非月还故意的拉长了声音。

“谁?”龙琼在冷水里快要冻昏了,这时听到有人说话,警觉地向着来人看去。不看则己,一看目赤眼睚,怒道:“风非月,夏宁静你们这一对狗男女,又来看本宫的笑话是吗?夏宁静你这个贱人,给本宫下药,等本宫好了,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太可怜了,看看都泡成什么样了,真是太难看了。”风非月伸出胳膊围抱着夏宁静腰,头抵在夏宁静的脖颈处,皱着眉头说道:“徒儿,我们赶紧走了,再呆下去,师父晚上都要做恶梦了,她现在这个样子实在是太恐怖了,太丑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