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重庆的志愿兵运动

%title插图%num

1937年全民族抗战爆发后,为了争取游击战区及沦陷区的壮丁,国民政府军政部根据1939年2月兵役会议决议,制定了《游击战区募集志愿兵壮丁》,并于7月公布施行,要求各战区长官组织招募处所,开展募集工作。据此,第一战区成立边区、豫东、豫西、豫中、鲁西五地招募处,辖编36营。

为补充兵员征集、壮丁招募之不足,吸收爱国抗日青年,1939年8月军政部又颁布了《管区募集志愿兵办法》。规定各军师团管区募集志愿兵,在未设兵役管区的地方,准许各部队自行募集志愿兵作为补充兵。前方各个战区也都酌情设立了募兵处,办理募兵事宜。除自行洽编外,并得命令所属县政府,由爱国青年或委托在乡军官,或地方士绅募集之。募集之志愿兵,须听从调遣,其体格须合于身体检查标准,年在18岁以上35岁以下之健全壮丁,方为合格。对特种兵,规定特种部队技术士兵缺额,允许其自行招募,但事先须报军政部核准,通饬地方机关协办。经过两个月的募集,核准点验的志愿兵就达10 万人。

随着志愿兵募集工作的开展,现实中出现不少弊端。1940 年3月20日,国民政府兵役会议决议,从4月起停止志愿兵招募。9月,国民政府募集志愿兵办法废止。

自1939年4月至1940年9月,为期一年半,国民政府共招募志愿兵团79个营、23个连、10个补充兵团,共约20万人。

1944年春豫湘桂战役后,湖南、河南两个主要兵源省区沦陷,管区缩小,兵源枯竭。国民政府不得不在四川和贵州两省的师管区发动组织志愿兵团14个,招募志愿兵约25000人,后于1945年4月裁撤。

重庆发起志愿兵运动的时间,早于国民政府军政部正式施行《管区募集志愿兵办法》的时间。这其中,离不开爱国民主人士陶行知不遗余力地奔走呼号,卢作孚、卢子英(卢作孚弟,时任北碚实验区区长)主持下北碚实验区的鼎力支持,极大地鼓舞了重庆民众的爱国热情。

1938年10月28日,国民参政会第一届第二次会议在重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礼堂召开。陶行知拟具一份题为《建立志愿兵区以补兵役法之不足案》的提案,指出:我们要想取得最后胜利的保证,必须采用志愿兵制,使人人都愿为中国死,知为中国死,能为中国死,则中国自然活起来。志愿兵制之成功,亦不妨配合改良之兵役法之需要,酌量建立志愿兵区,以资实验,并以示范。一到确有把握,技术成熟,即可逐渐推行全国,号召全国民众加入全面战斗,积极去争取全面胜利。

一、省主席以下之地方长官,得拟具计划,呈请军事主管机关核准,划分其直辖某某地方为一志愿兵区。

四、志愿兵区每期所出壮丁,以自愿或推举定之。出征者感觉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故自动的志愿入伍。民众信仰某人有保国卫民之能力,愿以光荣之责任付托给他,故推举他出征。

六、志愿兵区全体人民,共同负担壮丁家属出征时期之补助及伤亡抚恤费,其办法由各区自订,呈准上级长官施行之。

九、上述政治教育,应从登记壮丁未开始之前,继续不断贯彻于全区一般男女老幼的心之深

处,使大家知道抗战到底,为中国唯一生路志愿及被推出征者,实负有保国卫民之重大而光荣的使命。

陶行知的提案编号为“第88号”,编入《重要提案目录》“关于军事建议案之五”,有20人联合署名,最后获得大会通过。此后,重庆北碚发起了志愿兵运动。

1939年9月,陶行知等向国民参政会第一届第四次会议提交《扩大壮丁志愿应征人伍运动,以增加抗战力量案》,再次强调开展壮丁志愿入伍运动有扩大提倡的必要性。

该提案提出了扩大志愿兵的宣传办法:由志愿入伍者,对青年现身说法;由志愿入伍之父母妻子,对壮丁家属现身说法;让前线归来战士现身说法;动员学生长期在固定村庄宣传;举办战利品之展览;组织抗战话剧歌咏。强调优待军人家属的政策兑现,举行志愿月捐以配合志愿兵役。对于志愿应征的壮丁,应征时开盛大欢迎会;入伍时开盛大欢送会。组织应征志愿兵在关庙或岳庙宣誓,向其家庭赠送“光荣之家”门牌。同时建议军政部、政治部、军训部,应联合兵役协会及其他推进兵役团体,共同促成壮丁应征入伍运动,以配合征兵之需要而增加抗战之力量。

1939年,陶行知发起组织“青年志愿抗敌出征团”,获得卢子英的大力支持。他们提出:人民爱国,苟出于自觉,则当兵出征,人人愿为国死,则国长存。

4月3日,陶行知联络当时被誉为“游击队之母”的赵老太太(赵洪文国)到北碚现身说法。卢子英组织500多位老太太参加赵老太太的欢迎大会,以此感召子女们自愿参军打日本。

4月13日,北碚区动员公教人员和中学生3000余人,编成宣传团队,分赴各乡场宣传“抗日之意义,当兵之重要及优待家属之办法”。

4月25日,在北碚志愿兵和兵役宣传队座谈会上,陶行知发起志愿捐运动。对志愿军人家属生活问题,提出除了抽捐,还要发起志愿捐,以月捐若干为原则,所捐用于何家何户,有明白之记载,以便捐款人与该出征军人家有照应之关系,其捐款或更为踊跃。

5月1日,北碚举行“五一节暨欢送三峡志愿军战士大会”。陶行知应邀出席,并发表演讲。他说:志愿战士是北碚对中华民族解放斗争第一个最大的贡献。志愿战士了不得,以一当十、二当百。他强调:我们的责任,就是要出志愿捐,使战士家属有饭吃,子女能上学,出征没有后顾之忧。

5月3日,北碚实验区署、中国西部科学院、中国科学社、生物究研所、复旦大学、汉藏教理院、北泉公园、美丰银行北碚支行、战区教师服务团北碚办事处等29家单位,在民众体育场举办宴会,宴请第一期志愿兵及出征家属。全场约1200人站立而食,场面壮观。

同日,陶行知致信北碚实验区抗战将士家属优待委员会,认为北碚在卢子英及该会指导下开展的志愿兵运动,是一件划时代的大事。北碚志愿兵运动的成功,可以影响全中国。为免去志愿兵后顾之忧,提议必须有“志愿捐”来配合“志愿兵”,则款项可以源源而来,家属无冻馁之虞,则战士自可以一当十、以一当百与敌人拼命,而后可以得到最后之胜利。在信中,陶行知还拟就《优待志愿战士家属志愿捐简约草案》,表示自5月1日起,每月志愿捐助50元。

5月5日,陶行知拟就《北碚志愿战士家属志愿捐简约草案》,提出为补助志愿战士家属,使志愿战士无后顾之忧,发起志愿捐运动。志愿捐以月捐为原则。6日,北碚召开抗战将士家属优待委员会会议,通过该草案。

5月24日,北碚志愿战士300余人在关帝庙举行宣誓仪式。陶行知发表演讲指出,这次我们的抗战,有三个任务:第一个要把日本打下去;第二个要把中国打起来;第三个任务是要打出世界的和平,使大家都过太平日子。我们后方同胞的任务:第一要扩大志愿捐的运动,使各位的家庭生活都有保障;第二要把后方的人组织起来,使大家能多多帮助出征将士的家属;第三要扩大志愿军运动,各地都要像北碚这样的做法,踊跃从军,继续跟着大家的足迹前进。

5月25日,北碚第一期志愿兵出征欢送会成功举办,各机关团体与民众数千人参加,盛况空前。

7月7日,北碚体育场举行“七七”抗战纪念会。7月31日,举办志愿兵役民众大会。8月13日,举行“八一三”纪念大会。8月17日,举行欢送第二期志愿兵出征大会,社会各界出席人数达5000人。陶行知发表讲话,对志愿兵说:保护抗战的身体,以自愿精神到处动员。对群众说:爱护战士的家庭,有钱出钱,继续提倡志愿兵。

11月9日,北碚举办军民联欢大会暨民众慰劳志愿军大会,并举行阅兵典礼,到会民众约20000人。18师师长罗广文、民众慰劳大会主席卢子英及陶行知发表演讲。陶行知高呼:志愿将士,经过训练后,是一支很有力量的军队……把日本帝国主义打败,把中国的儿童自由一天天打出来,把世界的和平、人类的幸福一齐打出来。

4月19日,在文星街乡公所举行的保甲会议上,旁听的公安队中士王德福挺身而出,当众签字,表示愿当志愿兵。第二天,公安队的警员刘正勋、唐亚民、吴嘉宾、雷益清四人响应。不几天,便树起志愿从军的旗帜,设立志愿军报名处,从而掀起了第一期志愿兵运动。

两周之内,报名登记者竟达600余人。其中有保长、甲长、北碚公安队队长、北碚联保办公处主任,还有船夫、农人、伙计、工匠、工人、学生甚至道士。经过各项检查,符合标准者共有267人。

7月,值七七事变两周年之际,公安分队长万鹏搏带头参军,第二批志愿兵经体检、培训合格,录取了141名。9月至10月间,第三期志愿兵以征募学生兵为主,共有62人被欢送入营。

三期出征志愿兵共计470名。这些志愿兵年龄在18岁至35岁之间,大多有固定职业。他们一心奔赴抗日战场,消灭日本侵略者,为国尽忠。

1940年,北碚实验区发动第四期志愿兵运动。但因为先期转送贵州第八补训处的待遇恶劣,受逃亡事件影响,民众发动困难,遂告失败。

北碚实验区的三期志愿兵运动,尽管出征人数不多,规模不大,但开启了国统区志愿从军运动的先例。

据历史档案记载,在全民族抗战期间,北碚输送兵员计约3000多名,且多以劝募为主,志愿从军。

当年,陶行知就北碚志愿兵运动的情况写了八篇资料,上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担任政治部副部长的周恩来审阅后印发各地大力提倡,成为大后方征兵工作的典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