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克奇尔写的《播种希望的日子》原文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记忆中的爷爷是佝偻着身子,瘸了腿的。听爸爸说,爷爷年轻时很英俊,很能干,他做过教师,26岁时就当选为州议员了,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患了病——严重中风。

宽阔的原野,高高的草垛,哞哞的牛声,脆脆的鸟鸣使我流连忘返。“爷爷,我长大了也要来农场,种庄稼!”一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说出了我的愿望。

“那,你想种什么呢?”爷爷笑了。“种西瓜”。“唔”,爷爷棕色的眼睛快活地眨了眨,“那么让我们赶快播种吧!”

我从邻居玛丽姑姑家要来了五粒黑色的瓜籽,取来了锄头。在一棵大橡树下,爷爷教我翻松了泥土,然后把西瓜籽撤下去。忙完了这一切,爷爷说:“接下去就是等待了。”

当时我并不懂“等待”是怎么回事。那个下午,我不知跑了多少趟——去查看我的西瓜地,也不知为它浇了多少次水,把西瓜地变成一片泥浆。谁知,直到傍晚,西瓜苗却连影子也没有。晚餐桌上,我问爷爷:“我都等了整整一下午了,还得等多久?”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如今,我已有了自己的孩子,事业上也有所成就。而我觉得自己乐天的性情与成功的生活是爷爷为我在橡树底下播的种子长成的——爷爷本来可以告诉我,在内布拉斯加州种不出西瓜,八月中旬也不是种瓜的时节,而且树阴下也不宜种瓜……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让我真真实实地体验了“希望”与“成功”的滋味。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记忆中的爷爷是佝偻着身子,瘸了腿的。听爸爸说,爷爷年轻时很英俊,很能干,他做过教师,26岁时就当选为州议员了,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患了病——严重中风。

宽阔的原野,高高的草垛,哞哞的牛声,脆脆的鸟鸣使我流连忘返。“爷爷,我长大了也要来农场,种庄稼!”一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说出了我的愿望。

“那,你想种什么呢?”爷爷笑了。“种西瓜”。“唔”,爷爷棕色的眼睛快活地眨了眨,“那么让我们赶快播种吧!”

我从邻居玛丽姑姑家要来了五粒黑色的瓜籽,取来了锄头。在一棵大橡树下,爷爷教我翻松了泥土,然后把西瓜籽撤下去。忙完了这一切,爷爷说:“接下去就是等待了。”

当时我并不懂“等待”是怎么回事。那个下午,我不知跑了多少趟——去查看我的西瓜地,也不知为它浇了多少次水,把西瓜地变成一片泥浆。谁知,直到傍晚,西瓜苗却连影子也没有。晚餐桌上,我问爷爷:“我都等了整整一下午了,还得等多久?”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我记忆中的爷爷是佝偻着身子,瘸了腿的。听爸爸说,爷爷年轻时很英俊,很能干,他做过教师,26岁时就当选为州议员了,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患了病——严重中风。

宽阔的原野,高高的草垛,哞哞的牛声,脆脆的鸟鸣使我流连忘返。“爷爷,我长大了也要来农场,种庄稼!”一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说出了我的愿望。

“那,你想种什么呢?”爷爷笑了。“种西瓜”。“唔”,爷爷棕色的眼睛快活地眨了眨,“那么让我们赶快播种吧!”

我从邻居玛丽姑姑家要来了五粒黑色的瓜籽,取来了锄头。在一棵大橡树下,爷爷教我翻松了泥土,然后把西瓜籽撤下去。忙完了这一切,爷爷说:“接下去就是等待了。”

当时我并不懂“等待”是怎么回事。那个下午,我不知跑了多少趟——去查看我的西瓜地,也不知为它浇了多少次水,把西瓜地变成一片泥浆。谁知,直到傍晚,西瓜苗却连影子也没有。晚餐桌上,我问爷爷:“我都等了整整一下午了,还得等多久?”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记忆中的爷爷是佝偻着身子,瘸了腿的。听爸爸说,爷爷年轻时很英俊,很能干,他做过教师,26岁时就当选为州议员了,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患了病——严重中风。

宽阔的原野,高高的草垛,哞哞的牛声,脆脆的鸟鸣使我流连忘返。“爷爷,我长大了也要来农场,种庄稼!”一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说出了我的愿望。

“那,你想种什么呢?”爷爷笑了。“种西瓜”。“唔”,爷爷棕色的眼睛快活地眨了眨,“那么让我们赶快播种吧!”

我从邻居玛丽姑姑家要来了五粒黑色的瓜籽,取来了锄头。在一棵大橡树下,爷爷教我翻松了泥土,然后把西瓜籽撤下去。忙完了这一切,爷爷说:“接下去就是等待了。”

当时我并不懂“等待”是怎么回事。那个下午,我不知跑了多少趟——去查看我的西瓜地,也不知为它浇了多少次水,把西瓜地变成一片泥浆。谁知,直到傍晚,西瓜苗却连影子也没有。晚餐桌上,我问爷爷:“我都等了整整一下午了,还得等多久?”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title插图%num

%title插图%num

我记忆中的爷爷是佝偻着身子,瘸了腿的。听爸爸说,爷爷年轻时很英俊,很能干,他做过教师,26岁时就当选为州议员了,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患了病——严重中风。

宽阔的原野,高高的草垛,哞哞的牛声,脆脆的鸟鸣使我流连忘返。“爷爷,我长大了也要来农场,种庄稼!”一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说出了我的愿望。

“那,你想种什么呢?”爷爷笑了。“种西瓜”。“唔”,爷爷棕色的眼睛快活地眨了眨,“那么让我们赶快播种吧!”

我从邻居玛丽姑姑家要来了五粒黑色的瓜籽,取来了锄头。在一棵大橡树下,爷爷教我翻松了泥土,然后把西瓜籽撤下去。忙完了这一切,爷爷说:“接下去就是等待了。”

当时我并不懂“等待”是怎么回事。那个下午,我不知跑了多少趟——去查看我的西瓜地,也不知为它浇了多少次水,把西瓜地变成一片泥浆。谁知,直到傍晚,西瓜苗却连影子也没有。晚餐桌上,我问爷爷:“我都等了整整一下午了,还得等多久?”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我记忆中的爷爷是佝偻着身子,瘸了腿的。听爸爸说,爷爷年轻时很英俊,很能干,他做过教师,26岁时就当选为州议员了,正是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患了病——严重中风。

宽阔的原野,高高的草垛,哞哞的牛声,脆脆的鸟鸣使我流连忘返。“爷爷,我长大了也要来农场,种庄稼!”一天早上,我兴致勃勃地说出了我的愿望。

“那,你想种什么呢?”爷爷笑了。“种西瓜”。“唔”,爷爷棕色的眼睛快活地眨了眨,“那么让我们赶快播种吧!”

我从邻居玛丽姑姑家要来了五粒黑色的瓜籽,取来了锄头。在一棵大橡树下,爷爷教我翻松了泥土,然后把西瓜籽撤下去。忙完了这一切,爷爷说:“接下去就是等待了。”

当时我并不懂“等待”是怎么回事。那个下午,我不知跑了多少趟——去查看我的西瓜地,也不知为它浇了多少次水,把西瓜地变成一片泥浆。谁知,直到傍晚,西瓜苗却连影子也没有。晚餐桌上,我问爷爷:“我都等了整整一下午了,还得等多久?”

第二天早晨,我一醒来就往我的瓜地跑。咦!一个大大的,滚圆滚圆的西瓜正瞅着我笑呢!我兴奋极了——我种出世界上最大的西瓜了!

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2009-05-20展开全部稍大些,我知道这个西瓜是爷爷从家里搬到瓜地里的。尽管这样,我不认为那是一种游戏,是慈爱的爷爷哄骗孙子的把戏,而是在一个不懂事的孩子心里适时播下一颗希望的种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