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相信了童话的开始

%title插图%num

假如我来世上一遭,只为与你相聚一次,只为了亿万光年里的那一刹那,一刹那里所有的甜蜜与悲凄

罗湘君仓皇地抬头。一望之后,连忙把头又深深地低了下去,缩在衣服的领子里,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枫怎么样了?你讲话啊。哑巴了吗?”小苴用力地拉扯着罗湘君的手臂,声音颤抖着,“你快说啊,怎么会受伤呢?”

“我,我不知道,昨天晚上,我心情不好,到海边去喝酒,后来,后来我喝多了,就打电话给他,后来,他来了,然后……然后,我就记不起来了。今天早上,我醒过来,就看到他倒在沙滩上,全身是血,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

手臂上的感觉突然一松,罗湘君吃惊地抬起头来,于是看见小苴苍白了一张脸,双眼死死地盯着她,眼神中全是无法置信的表情,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她。

“我错了,我怎么会把枫托付给你呢?我真是个傻瓜,笨蛋。你居然讲出这些话,做出这种事。因为喝醉,你就任他不明不白地流出那么多的血来。你知道他的血液有多宝贵吗?他是rh负隐性血,这个世间没有几个人和他是相同的血型。这种血,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到的。罗湘君,你听着,如果枫有什么事,我不会原谅你,绝不会原谅你的。”

听了她的话,罗湘君全身一颤,她瞪着小苴,喃喃地说:“这句话该我说的。枫如果有什么事,我也绝不会原谅你的,姐姐。枫那么爱你,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接受他,为什么要让我们所有的人都痛苦?!”

她拿出了枫遗落在沙滩上的手机,手机上,隐隐地还能够看到血的痕迹。按动按钮,她高高地举起了手机,送向小苴的方向。

手机响起了一段录音,海风的呼啸声中,可以隐约地听到枫模模糊糊的低喃的声音:“让我的该死的贵族血,流尽吧。只要你的心,回来。”

这句话就像一只巨大的重锤,重重地击打在小苴的身上,她的脸迅速地褪尽了所有的颜色,“没错,他那么爱我,我为什么不肯接受他?我为什么要对他说我不能爱他?我还和他讲,你是多么高贵的一个人,放过我吧。我疯了吗,为什么要这么说?”缓缓地抬起手掌,她用力地挥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不解恨地,她不停地打着。那一侧的脸,高高的肿起。

以陌连忙走上前,用力地钎住了她的手:“枫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你们两个先不要在这里自怨自艾的。”不想小苴的身体竟然像一块朽木,瞬间倒下了。

主治大夫低了头,许久才喃喃地说:“伤口都已经缝合了,可是失血太多,无法维持基础代谢。现在,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应该还可以坚持几个小时,我们正在多方联系血源,希望在这几个小时里会有奇迹发生。对不起,尹小姐,我们尽力了。”

以陌听了大夫的话,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思索了一会,然后站起来,转身就走。

罗湘君奔过来:“没有就去找啊,世界这么大,怎么可能找不到这种血型呢?你们这些大夫在干什么?快去找,花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只要能救活枫的生命就行。”

主治大夫只好和她再一次讲述明枫的血型是多么罕见,又强调只要有一线希望医院方面都不会放弃的。

他在缓缓地向她靠近,脸色是那种不正常的苍白,像一座冰冻的玉像一样。她走过去,一把捉住了他的病床。然后蹲了下去,细细地打量着他。

几秒钟后,她咬紧了牙关,用冷冷的声音说:“明枫,他们说你只能活几个小时了,你听着,我不许,绝不容许!我不许你只陪着我这短短的几个小时,我要你陪我一辈子。我什么都不管了,就算我的爸爸和舅舅害死了你的爸爸和妈妈也好,那是他们上一代的事,我不要管,我只要你在我身边。

“枫,你记得吗?你和我发过誓,你说会死掉的事一件都不会做。可是,你违背了你的诺言,所以,我不许你死,我要你活着接受惩罚。我要罚你和我一起去上学。你知道吗?没有你的这四年,我好难过,因为上学的时候身边再也没有了那个爱睡觉的男孩子。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他。四年啦,你走丢了,留下我一个人,没有人帮我修水管,没有人叮嘱我不要学得太拼命,没有人关心我出门带没带钥匙,从前,这些事都是你在做,你怎么可以这样,惯坏了我以后却不管我了吗?还有,我还要罚你一起和我看星星,你知道吗?你走了以后,天上的星星都黯淡了许多,我猜一定是被你带走的,因为它们都喜欢你,你和它们是兄弟啊,你一直是一颗最亮最亮的星星,所以,只有你回来,我生命中的那些星光,那些精彩才会回来。

“帮帮我,枫,一定不要离开,因为你知道吗?如果你走,下一秒离开的一定就是我。我不会让你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到天堂去。可是我会恨你,因为我不想死,我和你还没有一个完完整整,快快乐乐的开始,我怕到了天堂,那些天使不准我和你在一起。所以,枫,如果你真的爱我,就活下来。”

罗湘君望着小苴,再望望枫,终于明白,在她和他的世界里,自己永远只能是局外人。

病房里,夜色一分分地暗淡了下来,黯淡下来的,还有两颗年青的生命。小苴咬紧了下唇,一瞬也不瞬地瞪着枫。她没有眼泪,没有悲哀,心头只有一种强烈得如同宿命一般的等待。

“我的记忆一直不错,今天你和大夫提到rh负隐性血,我立刻记起我在调查你舅舅的时候,曾扫过一眼他的资料,上面写的就是这种血型,因为这种血型很特殊,所以我一下子就记在脑海里了。刚才我又去了一逛监狱,终于确定,你舅舅渝生的血型,与枫的血型是完全相同的。”

听了以陌的话,小苴心头一阵气血上涌,觉得身体好像飘浮在了半空中,泪水一瞬间象江河决堤一般地流了出来。一把抓住以陌的手,“谢谢你以陌,我……我爱哈佛法学院。”

“别急,可是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我刚刚和你舅舅交涉过,他一听是给明枫输血,一口就回绝了,还说,就是死了,也不会让姓明的得到一点好处。所以我只好回来,看看你能有什么办法。不过,你的舅舅也许也在恨你,因为毕竟是你报警抓他的。小苴,你舅舅还有没有其他的亲人或者说是在意的什么人与事呢?”

“没有。除了我爸爸,他心里没有任何的人。以陌,带我去,只要有最后的一线希望,我也要救回枫的生命。”

这是以陌第一次看到她眼中亮起一种不再迷乱,游移的目光。这目光,让她的脸儿焕发出一种绝色的美丽。

渝生不肯见小苴,他理由还是是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那一个:他不会用自己的血去救明家的人。

小苴遥遥地望了眼窗外,目光中的决然的味道更加强烈了,掏出从医院里带出来的一只消过毒的小刀,她把手腕划出了深深的口子。

以陌望着她,眼眸深邃,随即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忍地把头转向了另一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3页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