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海恋人

%title插图%num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当你甘心情愿地做一只珊瑚虫,谁又会是你的那片贝壳海?在这个童话般空灵的世界里,出身豪门明枫与小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场变故后,小苴成为了枫的姐姐,枫的家族也被居心叵测的人占据。枫只好离开小苴,远赴国外,而小苴也成了不谈感情,只要婚姻的以陌的未婚妻。五年后,枫功成名就,带着女友罗湘君回国,可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月光小掬,笔名菜菜粥。黑龙江人,自幼喜文,无奈投桃报李,落入数字之坑,于是左手码文,右手思辨,或陷于月光中自缚双手,醉心于罗曼蒂克。文风清新明快,诙谐幽默,每每于结尾处追求“含泪的微笑”,营造悲剧气氛,虽引起网上一片追杀之声,依然屡教不改。曾创作多部青春小品文,在报刊上连载。中篇小说《艳阳歌千卷》入选《2006中国言情文学精选》,并首卷推荐。出版作品《星语童线°薰国幻爱》、《珊瑚海恋人》。

小苴不理他,拉过包包,推开车门就走。不想枫一把把她拉了回来,脸上泛起了坏坏的笑:你都不和我道早安,就拥抱一下代替吧。说着手臂就揽了上来,宽宽大大的怀抱,好闻的黄瓜香水的味道袭来。这个拥抱,含金量可是无法估量的啊。砰!的一声闷响,伴随着枫的一声惨叫,他用力地按住了自己的额头,大叫:尹苴,就抱一下嘛,你有必要下这么毒的手吗?真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这里就是水香榭吗?她好奇地向外张望,看到一条小小的街,沿路有三两株树冠硕大的柏树,街道的两侧大都是平房,有着小小的院落,清灯瓦舍,与世无争的样子。不远处,停着一辆标着煤气公司字样的车子,一个工人模样的粗壮男子正从车上卸下一个煤气罐。然后她看到一个穿着简单的T恤衫、牛仔裤的女孩点了一些钞票给那个男子。清淡月光下,看不清她的容颜,却看得出她有着凌乱的没有整理的头发,而脸上,架了一副大大的近视镜。

他听着尹昭然讲述那些刚刚分析出来的还他清白的途径和细节,脸色在艳阳的照射下,有着奇异的忧郁。他没有看萧眉,一眼都没有看。听完尹昭然的话,他站起来,转身就走。一直担心的事发生了。她觉得恐惧铺天盖地地向自己袭来,连忙奔过察洒充去,死死地拉住他的手臂:你要去哪儿?你恨我了吗?你在怪我?你要离开我?对不对?

他用长筷子细心地搅动着变软的面条:我下了两个人的份,一起吃好吗?今天的晚餐就这样吧,等有空了我再做些拿手的。哎,真是让小苴感动得臭姜催欲哭。记不清是哪本书里写过,会做一手好菜的男人要比会做一手好菜的女人更有魅力浆腊盛(专业人士除外)。此时小苴眼中的采坑寻杠以陌,已经是魅力一品男了。梳了头,她把自己弄得整整齐齐的,心里想着一定要对得起以陌下的细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