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最终篇

%title插图%num

他的语气有点艰涩,何盈听了心中一酸。抬头定定的与元清四目相对,轻轻说道:“好!”

这个好字一出,元清立马腰身一折,一个凌空倒翻掠上了半空,然后,远远的消失在黑暗当中。

第二一大早,何盈便出现在谷外。她一人行走在冰雪茫茫的所在,却第一次由内至外的感觉到舒服和随意。

嘴角噙着一抹笑,露出自己本来面目,一身白衣的何盈,仗着自己高强的功夫,逢山过山,逢河踩水,径直向夏国方向走去。她早就辟谷,可以不食五谷,加上身法早就远超于世人想象,这一夜急奔,到天边大亮时,已走了数千里路程。

官道上,一家数百人的商队迤逦而行。何盈从容的走在他们旁边。她不想在大白天的施展惊世骇俗的功夫,便跟在商队旁边慢步而行。准备过了这一节官道,再进入山林中加速。

商队中,那些一身黑衣的骑士,不断的频频回首看向何盈。又过了一会,一辆马车中,一个中年文士掀开车帘打量了她一番后,忽然朗声叫道:“这位小哥,官道漫长。可愿上车一诉否?”

那中年文士闻言哈哈一笑。而紧靠着他的四个骑士却同时目光闪动。网WWW过了一会,走在马车左侧前面的那个约十**岁。圆脸黑肤,嘴下角生了一个大瘤子的少年忍不住好奇地问道:“敢问小哥高姓大名?”

何盈见他问得冒昧,不由微微一笑注视着他。少年不等何盈开口,径自说道:“公子长相好生眼熟,不知识得周姬何盈否?”此话一出。商队中众人马上停止了噪动,转头安静的看着何盈,等着她的回答。

何盈没有想到,会在见到第一个生人队伍地时候,便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而且,这些人眼中地好奇和期待,十分的明显,这让她好不奇怪。

就在何盈微微一笑,还没有开口之际。一个面孔白净的青年骑士有点激动的说道:“小哥,不,这位兄台。这位一定就是何盈,他与画像上的简直是一模一样!”

他地声音不小。却也足够大家听清。一时之间。众人都明显的激动起来。看着他们屏着呼吸期待自己回答的模样,何盈不由哑然一笑。

声音一出,哗声一阵。伴随着哗声中的,有激动的私语声和急躁的转动声。本来整齐的队伍,如一石激起了千层浪,竟然瞬间变得沸腾起来。

那嘴角生了瘤子的少年骑士兴奋的策马冲出几步,忽然意识到什么似地,又急急的把马勒回。他一眨不眨的盯着何盈,激动地说道:“你真是何盈?你就是那个周姬何盈?那个把天下搅得乱七八糟,让夏王王称竟然为之下令驱散后宫的那个何盈?”

他一边串地话又多又快,滔滔不绝地说出,根本没有注意到旁人对他连使眼色。众人听到他居然说“把天下搅得乱七八糟”时,同时倒抽了一口气,原来躁动不安的队伍马上安静下来,一个个都回到了原来地位置,警惕的看着何盈的举动。

何盈此时却怔呆了。她一眨不眨的呆看着那少年,心里却翻江倒海:什么,王称为我驱散了后宫?王称为我驱散后宫了!

她呆若木鸡的站在当地,直到队伍在紧张和疑惑中,慢慢的缩成防卫性的圆圈跟她对峙都毫无所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何盈忽然仰天清笑起来。她笑了几声,吐出一口长气后,对着数百双不安的眼神抱拳轻笑道:“多谢!”

声音一落,那道白影已如流云闪过,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再定神时,何盈已不知去向。数百人目瞪口呆的望着片刻前,何盈还呆过的地方。一个个都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何盈此时却顾不得惊世骇俗了,她的心情激荡中带着紧张,都有点难以控制自己的脚步。

夏宫似乎安静了些许,少了一些笙乐声。何盈纵身一跃,在诸妃的住处溜了一圈,发现一个个院落空空荡荡,生满尘埃,半无半分人气后。她嘴角一翘,双眼亮晶晶的发着光,纵身就向王称的书房飞去。王称坐在书房中,修长的身影在灯火通明中,显然清瘦了少许。一个太监小心的走到身边,低声说道:“陛下,时间不早了,还是休息去吧。”

王称手中的毛笔一顿,他慢慢的抬头看向纱窗外,轻声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略点了点头,王称把笔一丢,慢慢踱到房门处,看着外面黑沉沉的夜空,低叹一声,说道:“又到子时了。”他嘴角掠起一抹笑容,那俊美的脸上显出一丝无奈:“孤直到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孤!”

他低低的叹息声在夜风中飘扬,不知为何凭添了几分难以形容的寂寞。望着这个一直意气风发的君王脸上的落寞,那太监的嘴嚅动了好几次,终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正在这时,一声轻响传来,同时,一个熟悉之极的女声低低的说道:“王,王称?”王称一听这声音心中便是一乱,刚感觉到自已浑身僵硬,想回头也不能。忽然一双温热的手臂从背后搂住了他的腰,何盈把脸埋在他的背上,低低的温柔的说道:“王称,我回来了。以后我不会那样任性固执了。”

说到这里,何盈松开手,慢慢走到木呆的王称眼前,抬起小脸,眼中带泪,嘴角噙笑的说道:“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说罢,她优美的一个转身,白衣翩翩的身姿如同一只仙鹤,和王称一样并肩看向外面的夜空,声音清脆而悠然,快乐而随意的传来:“王称,我现在已经是自由人了。以后,我会站在你的旁边,一起看这日出月落。你以前不是说过,过了数年,便把一切丢开跟我游山玩水去吗?我这次来,便是看你怎么兑现诺言的。”

话音一落,一双铁臂忽然伸出,紧紧的把她搂入了怀抱中。王称颤抖的在她的头发上印上一吻。瞬间他便朗笑出声,声音清亮快乐,真透云霄:“好,夫人你一定要好好的监督孤。”声音一低,他的吻如雨点的一样,从头发一直印到了耳朵,印到了颈上。他喃喃的说道:“孤等的何盈回来了,何盈,孤每次看到你这个清风明月般的笑容,便恨不得把你紧紧的锁在身边,寸步不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