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逛地狱被各种恶魔恶魔的游戏

%title插图%num

小偷行窃未遂,被主人强留在别墅里好吃好喝地养着。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阴谋? 张扬是个不折不扣的赌鬼,不过他现在正要改行去做贼。他盯上了郊外的一栋豪华别墅,希望能赶在主人回来之前 捞一把。 如果不是被逼得走投无路,张扬不会动这歪脑筋。他曾经是个小老板,妻子贤惠,儿子乖巧,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可是 自从几年前迷上赌博,家里的钱就都被他扔进了无底洞。妻子 一气之下带孩子回了娘家,没人约束的张扬更是变本加厉。可 惜的是,好运气一直与他无缘,今天他急需一笔钱来解燃眉之 急。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这话一点儿不假。张扬折腾了半个多 小时,连别墅的大门都没弄开。“别费劲了,用这个多方便。”这时,一只手伸到了张扬面前,手心里是一串钥匙。 张扬这才发现自己被几个彪形大汉给围住了。说话的是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看起来像个大老板。对方若有所思地 盯了他一会儿,笑着说:“既然来了就是客人,进去聊聊吧?” “快来人呀,有贼呀,快来人呀――”张扬突然大叫起来,他感觉对方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相比之下,他认为还是落在 警察手里放心些。年轻人手一挥,张扬就像小鸡似的被拎进了 别墅。年轻人自称陈远,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他警告说,这里 隔音效果非常好,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用,所以最好乖乖合 作。张扬不是俊杰,可他很识时务,于是竹筒倒豆子般把自己 的底儿交代了个一清二楚。 “原来还是同道中人!”陈远说,其实自己也好这口儿,没事了经常飞去澳门赌场玩几把。这段时间生意忙,他正愁长夜 漫漫,没什么消遣,张扬自己就送上门来了。他提议和张扬赌 几把过过瘾。 陈远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堆钞票来,说:“这是一百万人民币,赢了你全部拿走,要是输了就留下一只手,富贵险中求,不 知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张扬的心狂跳起来,但他强忍着没有马上答应,这钱是那么好拿的吗?陈远看出了他的心思,说:“其实玩法很简单,一 会儿我们去外面的单行道上,轮流拿色子掷点数,掷出几点就 是选经过的第几辆车,然后我们猜车的尾号是单还是双,全凭 天意。”陈远见他还有些犹豫,抛出了一条更诱人的提议:张扬 要是输了可以用身上其他东西继续赌,只要赢一次就可以赢 回钱和所有的东西。这么好的条件,张扬当然不会拒绝,他不 相信自己连一次都赢不了。 他们来到外边,陈远说:“你是客人你先掷。”张扬吹了吹手心,小心翼翼地抛出色子,出来个七点。他心里念了几句“菩 萨保佑”,然后选了单数。剩下的就是看结果了。六辆车很快 就过去了,第七辆是辆公交车,尾号是 8,双数。张扬开局不利, 一个劲儿地擦冷汗。第二局,陈远掷了个六点,他还是让张扬 先选。张扬也不推辞,赌气似的说他还选单。 第六辆车是辆运输车。随着车子越来越近,张扬感觉心都要跳出来了,尾数是 3,单数!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双手合十: 感谢菩萨,感谢上帝,感谢真主……凡是能想到的神仙,他都感 谢了个遍。 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刹车声,那辆运输车在前边不远处被陈远的手下拦住了。他回过头,见陈远正笑眯眯 地看着他:“唉,我真不想打破你的美梦,不过我还是不得不遗 憾地告诉你,输的不是我――是你!”牌照上的尾数竟然是 张扬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咬牙切齿地说:“我就不信这个邪!你再给我一次机会,要是再输的话,我整个人都是你的,随 你怎么处置。” 这次掷了个九点,张扬咬了咬牙:“我今天和单号相冲,这次我选双数。”陈远同意了:“随便,记清楚了,是福是祸这都 是你自己选的!” 张扬伸直了脖子张望着,前八辆车过去了,远处驶来一辆出租车。经过路灯时,车牌晃了一下,张扬清楚地看到最后 一个号码是个 4,他激动得声音都变了调:“看――是双数,我 “你的眼神儿不错,是双数!不过你赢没赢还不一定呢!”陈远不动声色地指了指远处。张扬这才发现,远处突然出现一 辆豪华跑车,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朝这边冲过来。 张扬这下可急了,他朝出租车又叫又嚷,恨不得能上去助它一臂之力。就在出租车离他们还有十来米的时候,跑车嗖 的一声超了过去,留给他们一路烟尘。该死的飙车族,开这么 快赶着投胎呀?张扬欲哭无泪,一下子瘫倒在地…… 张扬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他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陈远拿着一沓化验单坐在旁边。见他醒来,陈 远叹了口气,说看来自己做了笔赔本的买卖,赢回一个病秧子 什么也干不了,还得浪费粮食养着。医生给张扬检查过了,他 的健康状况很糟,不到四十的人却有着六十岁的身体,很多零 件都有毛病。 出院后,张扬被带到一个闲置的厂房里。陈远命令手下阿虎看着他,监督他好吃好喝,锻炼身体;还派专门医生在旁边 伺候,隔几天就要给他检查一遍身体。陈远对张扬说:“你什么 都不要管,你的任务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强壮起来。我要出 门一段时间,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能恢 复到最佳状态。”张扬不知道陈远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他也 懒得去想,过一天算一天吧。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一天傍晚,阿虎喝醉了,拍着张扬的肩膀说:“兄弟,别……别赌啦,你没听说过十赌九骗吗?这里头 的猫腻几天几夜都说不清,就你那两下子,注定就是一辈子给 人当炮灰的份儿……”张扬再三追问,阿虎终于漏了上次赌车 牌的底儿:哪里是陈远水平高,其实当他们赌博的时候,早就有 两个手下开车去了前面的十字路口,他们都戴着耳机,随时配 合陈远的赌注采取行动…… 张扬这才明白,自己落入了人家的圈套。陈远为什么要处心积虑地设这个局,自己又有什么值得算计的呢?阿虎的回 答含含糊糊,说听老板讲好像要给你动什么手术……这话是什么意思呢?张扬仔细回想着陈远所说的每一句话,突然,他 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令他毛骨悚然的推测:陈远该不是看中我 体内的器官了吧? 张扬越想越害怕,怪不得要强制我锻炼身体,这不明摆着是想把羊养肥了再杀吗? 都是该死的赌博!张扬暗暗发誓,如果能逃过这一劫的话,自己以后再也不赌博了。 明白了事情的真相,张扬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当天深夜,他开始行动了。厂房大门口有警卫,这条路走不通。房子四周 有高墙,墙头上还插着锋利的碎玻璃。这要换作以前,对张扬 来说绝对是难以逾越的障碍,可是现在通过锻炼,他有十足的 把握逃离这里。他悄悄来到墙边,把准备好的被子搭在墙头上, 然后助跑几步,轻松地蹿上了墙头…… 张扬没有打算报警,因为他没有任何证据对陈远进行指控。他打算先回住处收拾一下,然后赶紧走人,既然惹不起, 那我躲出去总可以吧。他好不容易回到家里,一推开门就感觉 有点儿不对,自己那脏乱差的狗窝怎么变了样? 了揉眼睛,突然大叫起来:“妈妈,是爸爸回来啦!”张扬没想到会看到老婆孩子,还没等他问,妻子就哭着扑上来,边哭边狠狠 地捶着他的胸膛:“你这个混蛋,还知道回来呀?电话打不通,人 也找不着,我还以为你死在外边了……” 张扬把妻子紧紧搂在怀里,眼泪淌了下来。他发誓从今天起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 第二天一早,张扬刚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笑眯眯的陈远。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张扬下意识地把老婆孩 子护在身后:“你……你想干什么?” “我是来祝贺你们夫妻重归于好的。”陈远笑眯眯地说。张扬被弄得一头雾水,不明白陈远这是唱的哪出戏,他脑海中 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有阴谋!不过陈远接下来的话让 他目瞪口呆…… 陈远究竟是什么人,他将告诉张扬一个怎样的秘密?欢迎读者朋友们来信来电或登录故事社区,与奇奇一道探寻故 事的真相! 百度搜索“就爱阅读”,专业资料,生活学习,尽在就爱阅读网您的在线图书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