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贬值与“女子无才便是德”

“去巴黎不买香水,上大学不谈恋爱。”说到女博士“缺爱”,16日,政协委员罗必良说:女博士在上大学时不找对象,是很大一件事。他打比方:女孩子是一个产品,卖了二十几年,还没把自己卖出去。“从恋爱角度讲,读博士不是个增值的事,是贬值的事。” (1月17日《南方都市报》)

应该说来,政协委员关心女博士的人生幸福也是有现实意义的,当今的剩女越来越多,女博士“缺爱”现象也确实是一个问题。我想不仅仅是罗委员急,女博士的家人也会很急。作为一名政协委员,以提案的形式关注女博士“缺爱”现象,有助于引起全社会的关注。但别忘了,在全社会的剩女中并非只是女博士“一族”,还有着其他的女性人群,比如“女汉子”一族等等。

严格来说,女博士的婚姻问题只是个个人问题,倘若社会关注过度会不会干涉了女博士们的“婚姻自由”?倘若以提案的形式为女博士们的“缺爱”出谋划策甚至上升到制度层面的干预“改良”,只怕费力不讨好。难道能提出一个诸如“不结婚不准读博士”之类的“顶层设计”?事实上,提案可以议,但落实却很难。

关心一下女博士的个人终身大事幸福也就罢了,也许“听听更健康”,但罗委员提出女博士贬值论就有点让人莫名惊诧。他打比方:女孩子是一个产品,卖了二十几年,还没把自己卖出去。“从恋爱角度讲,读博士不是个增值的事,是贬值的事。”这个比喻不恰当,女人不是产品,青春更不是卖。而且恋爱不成功,读博士就是“贬值”的观点也站不住脚。

毋庸置疑,女孩读博士不会贬值。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能使女性更具魅力,无论是思想涵养还是能力水平都只会更有好处。新时代的女性应该因知识而美丽,而不是因“缺爱”而贬值。事实上,大学生就可以结婚了,读博士更可以边成家边读博。恋不恋爱,成不成家都是个人的私事,倘若女博士愿意一直单身,也是她的自由,他人无权干涉,更不能打上被“贬值”的标签。

想想看,倘若从现在起所有的女博士一律停止读博,都去开始恋爱结婚,为自己的“增值”而拼搏,那将是一种什么状况?这很容易使人想起“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训。好不容易挣来的一点女性自由岂不要因此而倒退了推行这样的“贬值”论是不是很危险呢?

父母“未雨绸缪” 大一女生练出“酒量”上大学2013.08.27

女生照顾瘫痪母十多年 决定背着妈妈上大学2013.08.27

当爹的烧毁女儿录取通知书 称打死不让她上大学2013.08.24

父亲烧毁女儿录取通知书 称打死不让她上大学2013.08.24

%title插图%num

每位回答正确的答题者,都将进入本期抽奖池。每期抽取1名幸运答题者,奖励

%title插图%num

每位回答正确的答题者,都将进入本期抽奖池。每期抽取1名幸运答题者,奖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