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伶》中的爱国故事致敬的是千千万万爱国文艺工作者

赤伶是由清彦作词,李建衡作曲,古风歌手HITA演唱,于2018年9月27日发行的歌曲,后被等什么君、李玉刚、谭晶等多人翻唱。

这首歌能被多人翻唱及被大众所喜爱,除了歌曲曲调动人,更是因为歌曲的故事背景感人。

1937年7月7日,随着日军枪声响起,全国陷入一片水深火热之中,此时尚未受到战火波及的安远县城内一片祥和,戏院的戏台上仍咿咿呀呀的唱着悲欢离合《桃花扇》,你方唱罢我登场,只是不知这戏里戏外唱的是谁的悲欢谁的离合。

裴晏之,便是这戏院的“角儿”,方寸戏台上,只见他水袖柔婉、昆腔曼妙,在一众叫好声中,生生演活了那敢爱敢恨、不惜血染桃花的李香君。

然家国破碎,山河飘零,孰能幸免?不久,战火便绵延到此,日本人包围住县城,并来到戏院要求给他们单独演一场,以慰问所有日本士兵,并指名裴晏之出场,若是胆敢拒绝,便烧了整个戏院乃至县城,所有人亦难逃一死。

裴晏之笑了笑,没有拒绝,转身坐到妆台前,描起了眉目。是夜,小县城内一片寂静,映衬着戏院里灯火通明,日本人都坐在戏台下,喝着酒吃着肉,放肆谈笑。锣鼓敲响,戏幕拉开,好戏开场。

台上唱的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台下坐的是豺狼虎豹,恶鬼当道。随着鼓声急切,唱腔愈发悲愤,台下那些豺狼竟似也怔住了,就在此刻,台上“李香君”大喝一声“点火。”

直到敌人发觉,火势早已蔓延,想逃出去却发现门早已被堵得严严实实,整座戏楼都在他们不知不觉间被泼洒了油。

台上的戏还在唱着,正唱道:“俺曾见金陵玉殿莺啼晓,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风流觉,将五十年兴亡看饱……”楼塌了,戏却未终。

虽然实际上历史并无裴晏之其人,但可以把他看成是当时千千万万不甘做亡国奴而为保家卫国做出自己贡献的文艺工作者的代表。

中国历史上被记载下来的爱国文艺工作者不在少数,其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梅兰芳、徐悲鸿、季羡林等人。今天在此介绍一位被记载在党史中的名伶,有“女梅兰芳”之称的陆素娟。

%title插图%num

陆素娟,女,京剧旦角,苏州吴县人,1907年出生于贫苦家庭,家里人口多,靠租种几亩地和父亲打零工维持生计,仍是入不敷出,度日艰难。她七岁时,父亲无奈把她送到苏州城里一家茶楼当丫头。

陆素娟眉清目秀,聪明伶俐,老板看出她有灵气,便聘请琴师教她演唱戏曲和姑苏民谣,并学习弹三弦、拉二胡、弹琵琶。陆素娟颖悟过人,学艺专心,进步很快,更难得她嗓子甜美,在茶楼演出时挺受欢迎。

1923年,陆素娟16岁,吹、拉、弹、唱得心应手,她的昆曲、京剧清唱和二胡、琵琶独奏,已成为那家茶楼的保留节目,茶客纷纷慕名而来。

时过不久,茶楼老板因病去世,老板娘不谙经营,加上碰上齐燮元、卢永祥军阀混战,苏州陷入困境,茶楼盘给了别人。

就在这时,从北平那边来了一位衣饰华贵的客人,自称是北平一家游乐场的管家,奉靳老板之命到苏州来物色人才。才进茶楼,一眼就看中了陆素娟,愿出大价钱将陆素娟买走。

陆素娟纯朴善良,同时也想出去闯闯,在北平客人支付给她一笔不菲的安家费后,含泪告别父母亲人,便随同客人取道上海去了北平。

这个靳老板生性惧内,不敢打这位姑娘的主意,反而以礼相待,想培养她唱戏、演剧,希望她日后成为京城梨园名伶。陆素娟看到靳老板态度还算诚恳,也就相信了他。

年余下来,陆素娟在北平已小有名气,不少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慕名而来欣赏陆素娟的才艺,来听她的折子戏清唱,有这些社会名流捧场,陆素娟越唱越红。据说当时的年青少帅张学良,从沈阳专程到北平,化装成青年富商到环翠阁听陆素娟清唱,赞叹之下,留下一首七绝和二百块银票的红包,使靳老板夫妇受宠若惊。

而当时红遍海内的梅兰芳正在上海、南京、杭州等地演出,北方的戏迷于等待、彷徨中,忽然间发现了这么一个色艺双绝的“女梅兰芳”,自然是惊喜交集,趋之若鹜了。“女梅兰芳”之名,迅速红遍皇城。

1937年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开始,陆素娟主动参加北平各界慰劳团,乘坐卡车到宛平前线慰问抗日将士。她出演的《梁红玉》激越的唱段赢得了29军将士们阵阵掌声,更鼓舞了抗击日寇的斗志。

1937年底,陆素娟嫁给了北平盐业银行总经理王绍贤,成为富佬的姨太太。王绍贤是个戏迷,他留过洋、有学识、有风度,结婚后也不干涉陆素娟登台演戏,依然亲自开车接送。

北平沦陷后,陆素娟劝丈夫不能留在北平城内做亡国奴。王绍贤虽和一些亲日政客有来往,但他真诚爱国,一向主张抗日,听了妻子的劝说,就携眷离开北平。

陆素娟关心时局远甚于丈夫,她很想为神圣的抗战献一份力量。听说以程潜为司令官的天水行营,组织了一支京剧战地演出队,重点为北方战场两个战区的北方籍官兵服务,她感奋不已,向丈夫提出想回内地为抗日官兵作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这回轮到王绍贤劝她了,他把战场的危险、敌我双方战斗之激烈和生活条件的艰苦,一一向陆素娟说明。但陆素娟发了犟劲,不为所动,坚决要离开安逸的香港。

无奈之下,王绍贤派出可靠的人护送陆素娟,经广西桂林到湖南的衡阳,辗转到达湖北的老河口。那儿驻有两个师的部队,他们参加过“八一三”淞沪大战,损失惨重,在这儿休整、补充后再赴前线继续抗日。

老河口已有一支临时组成的抗日演出队,陆素娟立即参加他们的演出。她的京剧清唱大受欢迎,将士们和老百姓都争着看她的演出,大家都以“女梅兰芳”来老河口演戏为荣。

由于旅途劳累,加上连场演出,身体原本有宿疾,陆素娟又病倒了。经医生检查,是肺病复发。战地困顿,无特效好药,十余天下来,陆素娟病情加重,竟不幸死在老河口镇上的福民医院,年仅31岁!她被当地军民安葬在老河口的牛头山麓,一代京剧名伶就这样过早地凋落在了鄂中的山野之中。

%title插图%num

有人觉得,文艺工作者并没有像车间工人们那样生产出实实在在的物品支援战争,也没有像前线战士们那样扛刀扛枪杀敌,所以他们在保家卫国斗争中的作用不大。

其实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因为战争不仅是物质的对抗,也是人的意志的对抗、智慧的较量。好的艺术作品能陶冶人的性情,开启人的智慧,激发人的斗志,燃起内心的希望。有时候,一首歌曲对士兵的鼓舞,要远胜过一屉馒头,或者一挺机枪。

1941年,被德军围攻达一年之久的列宁格勒面临困境,条件极为恶劣,己有43万人死于饥饿。正当人们开始颓丧、气馁、惊慌不安的时候,列宁格勒音乐厅内响起了苏联作曲家肖斯塔科维奇创作、以歌颂壮烈的卫国战争为主题的《列宁格勒交响曲》(又称《第七交响乐》)。

那雄浑激昂的旋律通过电台、高音喇叭传到列宁格勒的每个角落,唤起了千百万人狂热的爱国激情,激发了他们与列宁格勒共存亡的斗争信念。正是这种信念激励着广大苏军将士和人民满怀激情地投入战斗,粉碎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毋庸置疑,《列宁格勒交响曲》对苏联人民取得反法西斯战争的最终胜利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翻开人类社会的历史,大凡有战争发生,便会有音乐艺术相伴并为其服务,艺术成了战争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往往是赢得战争的重要法宝和秘密武器,它也必然成为各国政治家和军事家极为重视的特殊战争利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