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潘家书赏析-本书编写组

用人篇

致诸弟·调彭雪琴来江

原文

澄侯、温甫、子植、季洪四位老弟左右:

刘朝相来营,得植弟手书,具审一切。

内湖水师自六月十五日开仗后,至今平安。本拟令李次青带平江勇渡鄱湖之东,与水师会攻湖口,奈自六月底至今,十日大风,不克东渡。初四日风力稍息,平勇登舟,甫经解缆,狂飙大作,旋即折回,弁勇衣被帐棚,寸缕皆湿。天意茫茫,正未可知,不知湖口之贼,运数不宜遽灭乎?抑此勇渡湖,宜致败挫,故特阻其行,以保全此军乎?现拟俟月半后,请塔军渡湖会剿。

罗山进攻义宁,闻初四日可至界上,初五六日当可开仗。湖南三面用兵,骆中丞请罗山带兵回湘,业经入奏。如义宁能攻破,恐罗山须回湖南保全桑梓①,则此间又少一支劲旅矣。内湖水师,船炮俱精,特少得力营官,现调彭雪琴来江,当有起色。

盐务充饷,是一大好事,惟浙中官、商多思专利。邵位西来江会议,已有头绪,不知渠回浙后,彼中在事人能允行否?舍此一筹,则饷源已竭,实有坐困之势。

东安土匪,不知近日何如?若不犯邵阳界,则吾邑尚可不至震惊。

带兵之事,千难万难。澄弟带勇至衡阳,温弟带勇至新桥,幸托平安,嗣后总以不带勇为妙。吾阅历二年,知此中构怨之事造孽之端,不一而足,恨不得与诸弟当面一一缕述之也。诸弟在家侍奉父亲,和睦族党,尽其力之所能为,至于练团带勇却不宜。澄弟在外已久,谅知吾言之具有苦衷也。

宽二弟去年下世,未寄奠分②,至今歉然于心。兹付回银二十两,为宽二奠金,望送交任尊叔夫妇手收。植弟前信言身体不健,吾谓读书不求强记,此亦养身之道。凡求强记者,尚有好名之心横亘于方寸,故愈不能记;若全无名心,记亦可,不记亦可,此心宽然无累③,反觉安舒,或反能记一二处亦未可知,此余阅历语也,植弟试一体验行之。

余不一一,即问近安。(咸丰五年七月初八日)

注释

①桑梓:此处指故乡。②奠分:即奠仪。③宽然无累:形容心情宽松没有负担。

今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1)

  • 一位WordPress评论者 2021年5月12日 下午5:58

    嗨,这是一条评论。
    要开始审核、编辑及删除评论,请访问仪表盘的“评论”页面。
    评论者头像来自Gravatar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