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5章 又是小妾又是老婆
    “所以那才是娘娘。”初桃笑着道,“好了,快去吧。”

    初桃回身进了宫里。

    墨浅裳正绣着一方屏画,瞧见初桃进来,理了理手头的线,笑着道,“刚才你和彩鸳在外头嘀嘀咕咕什么呢?怎么也不见她进来。”

    初桃不敢隐瞒,慌忙跪了下去,将此事禀报给墨浅裳,并且解释道,“如今她在宫里,八成是要听令于临风殿下的,娘娘,您不若像个法子,将她撵出去。否则,她留在这宫里,迟早是个祸害。”

    “通政司参议,以哀家的身份,想要撵出去是容易。”墨浅裳理着手中的丝线。

    “娘娘,初桃想着,如今太妃薨了,君临风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如今他一定要对付娘。娘的。”

    “是啊,而且,贵女进宫已经这么久了,先前的几个事儿,她们都瞧见了。你们师妹宋秋池,也一定知道了不少秘宗,并且布置了不少事端了。”墨浅裳眸光流转,放下了丝线,用手指轻轻抚摸着绣绷上的花样,“蛊虫可比毒药麻烦多了。那贵女好撵,如今麻烦的是,不知道她知道了多少,在宫里布置了多少暗线。人可以撵了,甚至找个由头打杀了,留下的祸端,该怎么收拾?”

    初桃细眉紧锁。

    “初桃,我知道你怕了,不过,这里到底是宫中。”墨浅裳叹了口气,“咱们不怕明枪,怕的是暗箭。依你所说,那贵女之前便是个心思毒辣,又有头脑的,她不是淑太妃,被轻易激一激就能诈出来。她既然能出来,就代表,她背后已经将事情都布置好了。”

    初桃想了想,“奴婢害怕,她多少知道点淑太妃案子的实情,到时候,当真为淑太妃和绿袖翻了案子。”

    初桃抬起眼睛,“现如今,其他的陷害,对于娘娘来说都可以说是无足轻重,唯独……陷害太妃,甚至处死太妃,可以要娘娘再也翻不过身。奴婢真的担心,她对娘娘动手。”

    墨浅裳的视线落在了那绣屏上,本尊的好手艺,让她绣的九龙戏珠活灵活现,好不漂亮。

    “初桃,你还不明白吗?她站出来,也是君临风的意思,君临风在警告我,他在宫中知晓不少。打狗也要看主人。”

    “是啊,奴婢忘了,”彩鸳的表情很凝重,“若不是有主子示意,没有哪个暗卫敢贸然暴露自己身份。”

    “这颗棋子,动不如不动,关键是她背后的南平王君临风。君临风纵然对淑太妃的死耿耿于怀,可也不至于对哀家动手,哀家不过是陛下的棋子罢了。”

    “陛下绝对是无出其右的顶级高手,暗卫营中,不论是谁,都无法对陛下下手。”初桃道,“娘娘放心。陛下如今安然无恙。”

    “把这个消息原原本本带给陛下吧。”墨浅裳道,“咱们的人都只管盯紧了她,另外,暗卫营,是谁教导的她蛊术?”

    “是……嬷嬷。”

    张嬷嬷已经跟随了墨浅裳行医驱毒良久。

    “若是陛下也是留着她暂时探查消息的意思,那么你们也该小心起来了。”墨浅裳道,“你们有旧怨,知道她不少秘密,她会对你们除之而后快的。”

    “是,今日她不过与彩鸳说了两句话,就直接对彩鸳下手了。”

    墨浅裳眯了眯眸,“她和你们最大的不同是,你们是跟随着主子的,可是她却是为自己办事的。哪怕是君临风都可能是她往上爬的棋子,你们万般小心。”

    “是,娘娘。”初桃点了点头,经过墨浅裳的一番提醒,她早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初桃将墨浅裳叮嘱的事情,带到了乾清宫后,又姗姗回来了。

    墨浅裳还坐在绣屏前,纤细的天鹅颈微微仰着,手指的针线一点点绣着花样,眉目宁静。

    “娘娘,你绣了一早晨了。”初桃取了一件披风,为墨浅裳披在肩膀上,轻轻揉捏着,“陛下万寿节还有阵子呢,您这样,熬坏了眼睛可怎么办?”

    墨浅裳放了针线,“陛下怎么说。”

    初桃的神色躲闪,“陛下说知道了……娘娘,咱们去园子里走走散散吧,您不能总坐着。”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墨浅裳抬首,细细瞧着初桃。

    初桃自知瞒不过,犹豫了一下,慢慢道,“刚才奴婢去了乾清宫,还没进养心殿的门,就听到那些老臣们欢欣雀跃的议事呢,说是……说是先帝许亲给陛下的越国公主,这次也要来。”

    若是不提,墨浅裳差点忘了这茬呢。

    史书上是说过,越国位居南方,一直是大周的诸侯国,越国公主曾经许配给君临渊。

    君临渊在史书上记载的是个雄赳赳气昂昂,没什么脑子的武将——也不知道谁故意丑化成这样的。

    君临渊被逼退位后,那越国公主就悔婚了,后来越国勾结缅南造反属实,君临渊亲手杀到了越国,将越国灭了之后,更是幽禁了越国公主一生。

    只不过,史书上记载了,和真实发生的事儿总有些出入。

    但是,单就能让君临渊灭了一国,耿耿于怀抢回来并且幽禁一生,就够让墨浅裳觉得不舒服了。

    瞧着墨浅裳发怔,初桃忍不住提醒道,“当年先皇定下了这桩婚事,如今也算是先皇遗事了。这越国,自从先帝病重后,便一直没有交过赋税朝贡了,又频繁联系缅南、鞑靼,反心路人皆知。如今陛下登基,越国一改之前的态度,还要送公主进京,陛下哪怕只是为了收拢越国,这个皇后娘娘也必须要认下来。”

    墨浅裳的视线默默移到了她绣的漂亮的屏风上。

    准小妾出了问题也就算了,这还跑来一个老婆?!

    “哀家忽然想出去走走了。”

    有时间给君临渊那个王八蛋花心大锤子绣什么生日礼物,她不如散步看花,吩咐奴才们打几样新奇首饰让自己更高兴?

    初桃有点后悔自己说了这个消息,可是想到自家娘娘和陛下的关系,这个准皇后又来势汹汹,她是真怕娘娘临到头才知道更加难过。

    墨浅裳忽然回身,定定看向初桃。

    “娘娘?!”初桃吓了一跳。

    “先帝遗命订亲,”墨浅裳笑笑道,“是口头说的,还是下了旨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