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六十章 殷老板的家宴
    三日后,Ж型翼飞机降落在黑莓农庄的城堡外。到处都有翻新的痕迹,因为骆有成提前做客的请求,殷老板没时间把翻新工作做得更细致。农庄周围的田地,一眼望不到边。

    农庄周围,有上百亩花田,花田的外围,种植着大片马铃薯、大豆、玉米和小麦,长势喜人。西面有一大片牧场,东面的山林地有各类果树。骆有成不知道殷老板在此地经营多久,但时间肯定不短。

    殷老板带着一群人在城堡广场上迎接骆有成。殷老板身旁是一个五十来岁的白人妇女,穿着雍容华贵。他们身边还有一对男女,三十来岁,女人的面孔有明显的混血特征,男人则是华人面孔。除了这四人,其他人都穿着农庄工人的制式服装,分列在城堡大门的两侧。

    殷老板的家宴,接待规格不高,还算热情。

    骆有成和柳莹,一人牵了两个孩子,走下飞机舷梯。小花痴骑坐在骆有成的肩膀上,两只小手抱着他的脑袋。一家七口,齐齐整整。小丫头们今天要喊骆有成和柳莹“爸爸妈妈”。

    明面上来了七个人,实际上还有一人已经提前下了飞机,那就是擅长隐身的达伽娜。自从商士隐隐身技能受损,达伽娜开始代替老大出任务。

    殷老板立刻带着二女一男迎了上来。白人妇女是殷老板的夫人,艾琳娜·殷。年轻的女人叫殷筱晓,英文名特蕾西·殷。殷老板不无遗憾地说,他们一共生了六个孩子,只剩下这么一根独苗。男人是殷老板的女婿,叫何有道。

    骆有成知道另一个何有盗,盗贼的盗。鬼王手下的异能者,在曲丹茜发出指令后,这人也投降了。这人曾经在滇西北山区复刻了石岩山的铜皮铁骨,和石岩山打得难解难分。现在在监狱工厂劳动改造。

    殷老板的女婿何有道对人很友善,但直觉告诉骆有成,他如果发起狠来,绝对是个危险人物。

    轮到骆有成介绍了,殷老板眼睛眯了起来。不是风沙迷了眼,也不是因为柳莹太好看需要他殷老板色眯眯地看,他发现骆有成和骆远成的老婆分明是同一个人嘛,难道这兄弟俩有共妻的癖好?当然,这种情况在末世并不少见。

    骆有成早就编好了说辞,他说自己的妻子叫柳莹,和弟弟的妻子柳华是双胞胎姐妹。

    殷老板哈哈大笑,直夸兄弟俩好福气,也不知他信了几分。

    骆有成介绍自己的“女儿”,都是喊的大名。骆萧烟、骆萧缈、骆萧萧、骆萧跃、骆萧莲,“烟缈萧跃莲”,名字连起来还蛮有意境。

    殷老板一家四口引着骆有成一家七口进城堡。二十四名农庄的工人们拼命地鼓掌,仿佛鼓掌的热烈程度与他们的业绩工资挂钩一样。

    城堡非常大,占地一百亩,外围一圈是欧式城堡建筑,内里却是一个中式大院,五进的院子,有桥有水,有湖有船,典型的中式古风园林。中西建筑风格的强行粘合,十分别扭。

    “我占下这座宅子就是这样。”殷老板说,“我懒得去改,住习惯了,觉得还不错。”

    殷老板说他们一家都住在第四进,其他院落都空着。工人们都住在外围的城堡建筑里。骆有成不知古代的住宅文化,他觉得殷老板也是个外行。他高频感知全开,除了现身的二十八个人,没有发现其他人。他问:

    “这么大的宅子,你们连同工人不到三十人,不冷清吗?”

    殷老板说:“这年头房多人少,谁家不冷清?”

    骆有成想想也是这个理,他不断认亲戚往家带,多少有主宅太大太冷清的原因。

    走进第四进院的正厅,里面的装修又是典型的现代风格,线条简洁明快,色彩大胆灵活,软装饰的运用被发挥到了极致。

    从城堡外到城堡内,经历了中世纪城堡、中式古风园林和现代之家,从西方来到了东方,从古代穿越到现代。各种元素巧妙融合也就罢了,关键是他们之间完全没有过渡。

    骆有成对此无力吐槽了,只说了一句:“这栋建筑的设计师真是个人才。”

    殷老板呵呵一笑,未做评论。从他对建筑的满不在意,可以看出他不是追求极端品味的精致主义者。或者说,他很接地气。接下来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殷老板直接领客人入席,工人们换上仆人妆,将一盘盘菜肴端上桌。开饭了?!

    骆有成和柳莹有点不太适应下飞机直奔食堂的待客方式,他们以为会有个游园活动,参观一下这个不中不洋、不东不西的大园子,可以一边走一边东拉西扯。

    食物的品种很多,有中餐也有西餐,主食有米饭也有面包,酒类有白酒还有红酒。

    殷老板说:“我妻子女儿喜欢西餐,我和有道喜欢中餐,又要坐到一起用餐,所以每天都是这种大杂烩。”

    骆有成和柳莹并不在意,中餐、西餐一样尝点。就餐是分盘制,几条机械手臂在餐桌上不停忙碌着,为主人和客人取食。

    这台餐桌智能确实不错,它能通过微表情读懂食客对哪种食物感兴趣,并根据喜好程度摄取相应的量。食客们只需要将餐盘里的食物送进嘴里就可以了。这种就餐方式倒也算轻松。

    殷老板没有食而不言的臭毛病,说说笑笑,话题总是围绕着五个小丫头。尤其是殷筱晓和何有道,对小姑娘极有兴趣,拐弯抹角地打听骆有成夫妇是怎么生出五个小姑娘的。

    “这算不上秘密。”骆有成将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殷老板家的四个人立刻竖起耳朵,可骆有成蠕动的嘴唇没有空,那块比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牛排,似乎永远嚼不完。好不容易等他把牛排咽下去了,他又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殷老板一家恨不得把他面前的餐具撤了。

    “真不算秘密。”骆有成又叉了一块牛排。

    殷老板一家急死了,又不好对客人发作,耐着性子看骆有成细嚼慢咽。柳莹憋着笑,低头对付餐盘里的食物。五个小姑娘也只当没听见没看见,专心地用手抓着食物往嘴里塞。

    骆有成吃完第二块牛排,放下叉子,让殷老板一家人长舒一口气。

    “我们培养了一种特殊的蜂,蜂王浆能让人恢复生育功能。但它的副作用也极大,父母和孩子毛发旺盛,孩子还可能发育不良。”

    殷老板一家的目光在对面一家七口身上来回扫视,没有看到任何不妥,男俊女靓,孩子也很健康。

    骆有成把对白佑民的那套说辞搬出来说了一遍:柳莹有净化体质,孩子的基因经过了编辑,还表演了长胡子和收胡子的绝技。最后手一摊,说:

    “所以,目前这项生育技术不成熟,还需要两到五年的时间来完善。”

    “两到五年,不算久。”殷老板像苍蝇一样搓着手,“不知这项技术……”

    “技术不会转让,但产品可以出售。”

    “那我们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

    接下来的两天里,两家人骑着马去牧场、果园、菜园。殷筱晓似乎很爱孩子,教五个小丫头挤奶,学做奶酪,采摘,制果酱,比柳莹还尽心。

    骆有成就像单纯来玩的,只和殷老板聊闲天,不谈子孙,不聊世界。在黑莓城堡悠闲地度过了两天。

    让骆有成有些诧异的是,何有道始终跟着殷老板,而不是陪他妻子殷筱晓。被殷老板撵走几次,但又很快回来了。最终,殷老板发火了:

    “我和骆先生在一起能有什么事?这里不用你,陪筱晓去。”

    何有道走后,骆有成问殷老板:

    “他到底是你女婿还是你保镖?”

    殷老板说:“既是女婿,又是保镖。”

    骆有成说:“看得出来,他对你很忠心。”

    殷老板:“我的每个下属都对我很忠心。”

    骆有成吃惊地问:“你对女婿也用控制芯片?”

    殷老板说:“这小子有野心,没点手段他能反了天,他的能力太强大了。”

    “什么能力?哦,不方便回答可以不说。”

    “没什么不能说的,他的异能是‘山寨’。”

    “能理解为抄袭吗?”

    殷老板点头。

    骆有成说:“鬼王手下有一个异能者,叫何有盗,盗贼的盗,能力也是剽窃。和你女婿有什么关系吗?”

    殷老板说:“那是有道的兄弟。”

    骆有成问:“他兄弟是你安插在鬼王身边的内应?需不需要我把他放回来?”

    “他和我没有交集,和有道也没有交集。”

    “什么意思?”

    “他是个私生子,他和有道的关系,比秦广宇和我父亲还不如。秦广宇和我父亲至少有过争吵,他和有道从未见过面。”

    骆有成歪斜着头,用眼神示意殷老板继续说。殷老板也乐于满足骆有成的好奇心。

    何有道的父亲叫何韬,是孔杰的小弟,性子放荡。跟着屈允腾孔杰来到北美后,也没见收敛,到处寻良家,找败柳。后来他把一个中餐馆老板的女儿肚子搞大了。

    小餐馆老板的女儿,肚子大就大了,他不用也不想负责任。可偏偏女子死心塌地地喜欢这个无赖,而餐馆老板又和屈允腾是同乡。屈允腾命令何韬娶了餐馆老板的女儿,也就是何有道的妈妈。作为屈老板小弟的小弟,何韬不敢不听。

    后来孔杰杀了劳伦·加西亚,逃往缅地投奔秦广宇。何韬以江湖义气为由,丢下老婆孩子,带着另一个女子跟着去了缅地,再没回过美洲。他死了,没能逃过那场灾难。

    “缅地的何有盗是那个女子生的,兄弟俩从未见过面?”

    “无论有没有血缘,感情是需要经营的。没有见过面的兄弟,哪有感情可言?何况那女人夺走了有道的父亲,有道对所谓的兄弟只有憎恶。嗯,那小子你随便处理吧。”

    “那就让他在监狱里待着吧。”骆有成说,“不过,两兄弟有同样的能力,应该是父系的基因传承。”

    殷老板说:“和有道一比,那小子就像是个孩童,不能相提并论。”

    “方便说吗?”骆有成对何有道有了浓厚的兴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