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百三十章:玩耍
    左右看看药神宗的诸位宗师,具是已经设计本源修行的大能,再仰头看看交错纵横的阵线,危险又刺眼的灵光闪烁。

    “姜宗主这又是何必,若真想掩人耳目,便该让地宫中的诸位讨论的小声些。”

    面带笑意的唐罗抬手轻点耳垂道“只是听到诸位卡在颅脑灵化的部分,这才提出条件,若是姜宗主觉得唐突,本院可以将先前的话收回。”

    “尊驾觉得本宗是三岁孩童么”

    姜茯苓冷声道“地宫中却有宗师研究不假,但十数里厚的山体,还有层层护山大阵封禁,除非是大成境界的天耳通,不然绝无可能探听一丝声音。看尊驾三日讲道演法的跟脚,可不像是佛国的大能呵”

    诸位不明所以赶来的悬壶峰的宗师此刻终于明白为何殿中会是这样剑拔弩张的气氛,原先想着或许是误会的几名闻道宗师也变了脸色,上前几步缩紧了包围。

    虽然武道是不分洲界的,但武道家却是有归属的,即便是药神宗这样的宗门,也不允许有外人窥伺,即便是人王也不行。

    数十种本源灵力分化,将这片空间变成数十种泾渭分明的色彩,强横的灵压将周遭灵气死死锁住,天地所化樊笼压在了唐罗身上。

    被大宗师操纵的灵气才不管是不是人王,不讲道理的数十道灵压相叠,可以将凶境武者撵成齑粉,可唐罗身形只是轻微摇晃,连衣衫都不曾皱起。

    “只有大成的天耳通才能听到姜宗主未免对自家阵法太自信了。”

    朝姜茯苓轻摇手指,唐罗抬脚跺下,霎时间地动山摇就像有万丈巨人抓着山根摇晃,运转千年的护山大阵灵能暴走,数十阵眼喷涌出的灵力像是受到某种指令,化作彗星似的光柱,撞向殿中。

    姜茯苓脸色微变,虽然他呼唤神甲真名引动阵法,只是为了表达药神宗强硬的态度,并没有真的想同唐罗开战,更没有想在悬壶峰开战。

    可眼下护山大阵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直接发动攻击,这让姜茯苓始料未及。

    若是自家真的动手,以唐罗在何首峰上表现出的武道境界,这绝对会成为药神宗数千年来最危急的状况。

    更重要的是,这样强悍的王境绝不会没有跟脚,若是被其逃出生天,这个事情可就真的说不清道不明了。

    究竟是谁要陷药神宗于这般危险的境地

    姜茯苓识海中霎时略过一长串名单,手中一刻不停想要停止护山大阵运转。

    可即便他反应的这样快,护山大阵的虹芒也已经落进殿中。

    这下,真是无法挽回了,预见到大战爆发的姜茯苓身形爆退,只想立刻驱散悬壶峰的众人,因为这儿很快将要成为王者的战场。

    其实,哪里需要姜茯苓出面,地动山摇刚刚开始,就有无数药神宗弟子飞到天上,想找震源。

    然后他们便看见,自家的护山大阵和自家的大宗师打起来了

    当这荒诞的场景在众人面前上演时,他们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但此时连旁观者都迷了,可想而知身处殿中的诸位大能该是作何反应。

    原本以为神阵启动是宗主对王者嚣张的反馈,他们甚至做好了协同攻击的准备。

    但当数十道虹芒落到他们身上时,这些修为不凡的神宗大能都有些发懵,除了身体下意识做出了反应,脑袋都是空白的。

    他们怎么都想不通,大阵的攻击目标,怎么可能是他们

    凶猛的虹芒一道接着一道,想不通因由的宗师们只得只抵挡,即便是知道阵枢所在的大能,也没有想过还手这种事。

    那种感觉就好像刚回到家,气冲冲的母亲上来就是藤条抽打,哪怕腰间别着刀,也没有当即抽出砍上去的情况。

    眼下这群被打蒙了的宗师,都在整理心情,想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攻击。

    但依托于悬壶峰灵脉所铸就的护山大阵,经过几千年,数百位阵法大师的巩固强化,灵击何等凶猛,虽然分作三十余道,也拥有超过三次质变的威能,只守不攻还不能遁走的情况,轰得这些神宗大能叫苦不迭。

    双瞳中有神光轮转的唐罗上前一步,拉住了姜茯苓的神甲,笑道“让宗师们先同护山大阵玩一会儿,好让本院同宗主叙会儿话。”

    原本身形爆退的姜茯苓被唐罗两指就衔在原地,号称万劫不灭的仙甲被两根纤细修长的手指捏出凸起,顺着指纹,蛛网般的裂痕遍布胸甲。

    “尊驾究竟是何人”

    受制于人的姜茯苓依旧不改神宗之主的气度,直视唐罗双目逼问,仿佛他才是占尽上风的那位“以瞳术越过阵眼、阵枢操纵阵法,这样的事情只有以血脉入道的人王才能做到,尊驾是元洲那座异人阁的阁主,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姜宗主误会了,本院同元洲没什么关系,若是宗主认为看到真面目后能对交易更放心,那么本宗便是亮明真身又有何妨”

    一看姜茯苓没有要走的意思,唐罗随即放开捏着仙甲的两指,笑道“只是希望宗主知道本院身份后,能够保密。”

    “若是尊驾身份无不可见人之处,何需当做秘密保怎么是你怎么可能会是你”

    原本气魄逼人的姜茯苓已经打定主意要驳回眼前人的所有请求,可在看到对方真容后,他心中就像掀起了滔天巨浪,那浪头将日月都遮蔽,冲到岸上,将这位神宗宗主所有对武道的理解给冲垮。

    “姜宗主,本院提出的条件,依然有效。”

    恢复本来面貌的唐罗笑着道“完整的虚空灵体铸就办法,包括后面的封王之术,甚至本王可以承诺,只要天龙道子愿意出手为族长祛毒,本王可以帮助他完成虚空灵体的铸就”

    “而姜宗主可以放心,未来唐氏在本王领导下,绝不会再次重蹈鬼哭大舰和龙江水患的覆辙,还请宗主细细考虑,本王就在何首峰别院等您消息。”

    言罢,唐罗消失不见,震晃不止的悬壶峰霎时稳定,猛攻宗师大能的灵阵也瞬间停止。

    重新抢回殿中的诸位宗师没有看见唐罗的影子,只看见满脸失神的药神宗主,姜茯苓。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