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七十九章 巴泽尔的身躯(求多多评论!)
    深夜,作为奥拓王国代表提前赶到此的奥雷拉正在熟睡中,只是此时他表情挣扎,好似在做着什么噩梦,而一种充满蛊惑的声音回响。

    “你需要仇恨你需要强大的力量”

    “谁谁在跟我说话”

    位于混沌的世界内,少年左右环顾寻找声音的来源,而对此

    “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能够赋予你强大的力量,足以击败瑟蕾娅与奥拓皇室的力量。”

    “,我为什么要那种力量”

    “呵呵,看来你需要我给你一些小小的提示啊。”

    戏谑的声音传来,随后周围的空间变化组成了冷寂的街道,在那之上,囚车与押送的士兵沉默前行,而位于囚车之上披头散发的妇人则是高声叫嚷着。

    “吉布斯克,你们会付出代价的,你们所有人都将受到我的诅咒,永远永远”

    声音渐行渐远,而听此,奥雷拉睁大了眼睛,因为那是

    “母亲”

    说着,奥雷拉就要追向囚车,但一双粗糙的大手抓来限制了他的行动,起初他还想挣脱,可尝试几次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力量全部消失了,而现在的他不过是三四岁的年纪,这是他的记忆

    醒悟过来的奥雷拉愤怒地望向了那双大手的主人,岂不是别人,正是奥拓王国的皇帝,他的亲生父亲吉布斯克奥拓血色暴风,而无视了他的愤怒,吉布斯克对着身旁一名黑衣女人说道。

    “之后这个孩子就麻烦你来抚养吧。”

    闻声,黑衣女人没有说话,只是温柔地从吉布斯克手中接过年幼的奥雷拉,而后

    “罪妇已经伏法,从今往后,王国之内再不许有人提起她的名字,以上。”

    说完,吉布斯克无视妇人的谩骂折返会王宫,只留下奥雷拉目送着囚车内的女人渐行渐远,而因为是尚且不懂事的年纪,加上国王的禁令,他连自己母亲的名字都不知道,有的只有童话故事中被凯瑟琳女王战胜的恶毒皇后。

    凯瑟琳,自己如今的母亲,也是亲手将他生母送上通往北境荒原流放之路的仇人。

    心中复杂的情感交错,奥雷拉抬头看向女人那精致的面容,但是渐渐的,其那扭曲的笑容变成了狰狞的嘴脸,那是他生母的样子。

    “母亲”

    “为我报仇”

    此声宛如晴天霹雳轰然炸响,惊醒的奥雷拉猛得从床上坐起,擦一把额头之上的冷汗

    “是梦奇怪我竟然睡着了吗。”

    奥雷拉喃喃道,但是不知道为何,此时原本已经被他放下许多的恨意又再度涌上心头,其不愿回想那段过往,但却又根本控制不住,而在他胡思乱想近乎疯狂之时。

    咚咚咚

    “谁”

    敏感的奥雷拉大喝一声,闻声门外之人回应道。

    “奥雷拉殿下,是我,提鲁斯。”

    “提鲁斯大半夜的你来干什么”

    “是这样的,神圣帝国的高层正在进行明日会议进程的商谈,与我们同行的朗多圣子已经过去了,而虽说不是不是必须要参加,但王子殿下您看是不是过去瞅瞅。”

    去吧,快去吧

    心中那充满蛊惑的声音传来,但奥雷拉却丝毫没有察觉,只是顺从着说道。

    “我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说着,奥雷拉在提鲁斯几名护卫的随同下,他向着礼堂走去,而凑巧的是,在他刚刚抵达礼堂之时,朗多等人已经先一步离开向着教堂深处走去,见此,奥雷拉本想跟上的,但注意到其中领头的少女,之前梦境的画面与脑中闪现,奥雷拉脚步停滞了下来,但就是这一瞬间,众人消失在了教堂深处。

    “奥雷拉殿下”

    “嗯怎么了”

    “那个他们已经走了,我们”

    提鲁斯伸手示意向几人离开的方向,见此奥雷拉顿了顿,然后来了一句。

    “走,跟上去。”

    话说着,几人匆忙跟上,但一路走过却不见了众人的身影,而跟随着大致的方向来到位于教堂深处的地下礼堂入口之时,看守的圣职者拦了上来。

    “抱歉,此地为教廷重地,奥拓王国的朋友,你们不能单独进入。”

    “不能进入那刚刚”

    提鲁斯正想说话,但奥雷拉伸手拦住他道。

    “算了,反正我也不想看到那些家伙,有什么事明日议会之上再一起商讨吧。”

    说着,奥雷拉领着众人原路折返,但就在他准备折返之时,一股强烈的痛感由脑部爆发开来。

    “呃”

    “奥雷拉殿下,你怎么了”

    “我我”

    朦胧之间,奥雷拉眼前逐渐模糊,而见此,守卫的圣职者们互相对视一眼,然后立即围上来询问道。

    “奥拓王国的朋友,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废话,你看不到殿下很痛苦吗,快叫你们你们的医生过来。”

    “请您稍等。”

    话说着,护卫的圣职者喊来了一旁的修女,可就在众人忙着检查奥雷拉的情况之时,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察觉到异样

    “嗯刚刚是有什么东西过去了吗”

    “没有注意。”

    众人交谈着,而提鲁斯催促道。

    “喂,别管其他了,赶紧帮忙啊。”

    “,好的。”

    以为是自己太过敏感的圣职者收回心思专心查看奥雷拉的情况,而至于说通向地下礼堂的入口。

    唰

    虚影透过入口的缝隙进入了其中,而张望向被白色魔晶灯点亮的隧道,他暗叫一声。

    “气息越来越近了,就是这里。”

    话说着,虚影小心翼翼地向着前方进发,而不知道什么原因,进入通道之后周围再无守卫,有的只是一些侦测用的结界,不过这对于其来说只是小菜一碟,轻易绕开之后,他进入了宽敞的地下礼堂,而还不等其探查,熟悉的声音便从礼堂内部传出。

    “那件对付巴泽尔的武器就埋藏在这里吗”

    “是的瑟蕾娅女王,请允许我将其展示给您。”

    听到声音,虚影知道自己不能再靠近了,于是只好潜行进入阴影之中观望,而看向那两排石像护卫的高大神像,那便是传说中掌管着光明的神明,亦是神圣教廷信仰的救世者光明神,在那神像之下,塞莉西亚呼唤一声。

    “多朗圣子,我们要的东西你带来了吗”

    “是的,受已故大长老所托,我将钥匙带临此地。”

    多朗说着,随后其褪下衣衫,而在他的胸口处,一圈圈神秘的龙语符文交错环绕,受到神像的吸引,其正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这是”

    “开启神墓的钥匙,瑟蕾娅女王请静观其变。”

    交代完后,塞莉西亚轻声咏唱,而后神像之上光芒迸发,其好似一双温柔的大手将多朗轻轻抬起,待其彻底进入石像胸口的凹槽,整个神像也好似钥匙插入锁孔一般完成了解放,而光芒凝聚之间,整个礼堂迅速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渲染变为了另一个世界。

    而凝望着周边由圣光组成的世界

    “这里是”

    “神域之境,我我族至高之神塔克洛基拉神格埋葬之处。”

    塞莉西亚介绍道,而其说话的同时,周边的光芒无限延伸扩张,很快便将原本的位面覆盖,对于这种感觉,瑟蕾娅是在熟悉不过了,其名为信仰神国

    原来母神麾下的光元素领主塔克洛基拉便是神圣教廷光明神的真身,不过有一个问题困扰着瑟蕾娅。

    “塔克洛基拉她不是”

    目光挪向身旁的赛利亚,见此塞莉西亚明白了她的疑惑,于是为其解释道。

    “没错,昔日的圣光元素领主为了召唤母神封印叛变者德拉伦厄和巴泽尔所牺牲了自己,目前已残魂的状态栖息在塔克洛基拉之剑中与赛利亚小姐融为了一体,但是瑟蕾娅女王您要知道,神明的陨落可不是灵魂与的消散。”

    塞莉西亚用高深莫测的语气说道,而顺着她的目光抬头看去,只见一枚徽章正悬浮在这光之世界的上空,其光芒闪耀好似这个世界的骄阳一般,而似乎是感应到了与自己同宗同源的力量,徽章缓缓落下来到赛利亚的身前,见此

    探查

    神格碎片金色破碎承载着昔日光明之主塔克洛基拉的伟大神力,于此沉睡等待着觉醒之日。

    至于说觉醒之日何时到来

    “塞莉西亚,你终于将她们带来了。”

    悦耳的女声传出,随后以塞莉西亚为首的众多圣职者们立即单膝跪下。

    “您最虔诚的信徒,于此聆听主神神谕。”

    万众瞩目之下,赛利亚体内分离出了一个与她样貌大致,但却全身包裹着圣光的灵魂,而随着她的离去,赛利亚跌倒向一旁,见状瑟蕾娅急忙将其扶住并用疑惑的目光看向那个有着和赛利亚大致样貌的魂体。

    “你是”

    “吾名塔克洛基拉,受我所选定之人意志所唤醒,所以如今以此姿态降临。”

    “那赛利亚她呢”

    “请母神大人放心,我与赛利亚小姐完成了灵魂上的融合,故我的出现会令她陷入短暂的沉睡,事必之后我便会回归,赛利亚小姐也便会苏醒。”

    “,好吧,那你所说的事情是什么”

    “如母神大人所听到的那样,将对付巴泽尔的武器带到您的面前。”

    话说着,塔克洛基拉挥一挥手,天地之间的光芒褪去,而后一股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追寻源头,众人目光锁定向了一尊黑色的石棺,其散发着浓重的黑气,那股超越瑟蕾娅认知中所有邪恶的力量将石棺笼罩,并不断扩散,一旦外泄,可以预见其将引动不亚于之前德拉伦厄创造的树种灾难。

    而就是这样一件邪恶的棺椁,会成为对付巴泽尔的武器

    似乎是看出了瑟蕾娅眼中的疑惑,塔克洛基拉开口道。

    “母神请不要怀疑,这就是对付巴泽尔的武器,而这件武器就是巴泽尔本身。”

    “本身的意思是”

    此话一出,巨大的石棺跳动探出了一只狰狞干枯的黑色巨爪,其奋力撕扯着,并且石棺之内还传出阵阵瘆人的嘶吼,就在瑟蕾娅以为其中会跳出什么邪恶的怪物准备战斗之时,周围的圣光铺盖而来,在石棺内发出一声不的不甘怒吼之后,石棺被光芒再度封闭,同时黑气也被那点点星光冲散并化为最为强力的封印束缚在石棺之上。

    “如女王所见,巴泽尔不死不灭的原因就在于此,其与当初妄图窃取树种的德拉伦厄一样灵魂与肉身都分别被母神封印,而巴泽尔虽然灵魂将封印他的荒芜之地变为了邪恶的魔界,但是他的身躯一直都在龙族的看守之下,昔日德拉伦厄伪装龙皇想要一探究竟被白龙族所察觉,于是便将其迁移至此,并以神圣帝国千万教民的信仰所镇压封印,而只要将其身躯与其中的神格毁灭,其便再也无法以世间的重生。”

    “这么简单,那你们为什么不直接毁灭”

    瑟蕾娅问道,听此塔克洛基拉摇摇头无奈地笑道。

    “世间万物莫出自母神之手,而作为吸收了母神树种的巴泽尔,凭借我们的力量是不可能将其毁灭的,并且就算能将其毁灭,没有足够制衡树种力量的我们也只会让树种本体瞬间冲破封印,到时候就算解决了巴泽尔这个威胁,这个世界也在劫难逃,除非由母神您亲自动手。”

    “我亲自动手”

    “是的,毕竟这是属于您的力量,也只有身为母神的您才有资格将其吸收。”

    “吸收这个我恐怕做不到,你要说毁掉还有可能。”

    瑟蕾娅说着,听此塔克洛基拉懵了。

    “毁掉为何,这不是母神您的力量吗”

    “话是这么说可我若是将其吸收的话,怕不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难道说母神您”

    塔克洛基拉恍然大悟,而经过一番感应之后她也确认了,眼前的瑟蕾娅不过是单一的树种罢了,还并非是完整的母神,只是还不等她询问为何如此之时,瑟蕾娅率先回复道。

    “总之,如果你们想让我帮忙把这东西毁掉的话,我倒是挺乐意的,其他就算了。”

    “这样吗”塔克洛基拉似乎是有些惋惜,但结合此物的危害以及眼下的情况后“好吧,既然是母神的抉择,我愿意支持,只是在那之前,也请您聆听一下大陆之上生灵的心声,也好让您做出更加正确的决断。”

    “嗯,我明白,就是明日的大陆议会对吧,我会参加的。”

    “既然如此,我便放心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如果母神需要我的帮助,就请告知赛利亚小姐吧,届时我会出现协助您的。”

    “好的。”

    瑟蕾娅随口答应一声,而左右环顾确定没有蕾娜之后,她松了口气,而今日之事就不要告知蕾娜了吧,虽然有些自私但在能够顾全大局的情况下,她不希望自己身边任何一个人牺牲。

    而少女这么想着,另一边目睹了全程经过的虚影大惊。

    “果真如魔神大人所料,这帮疯子竟然真的打算这么干,不好还魔神大人早有提防,不过保险起见,还是早做行动吧。”

    这样想着,虚影准备退出这里,但其刚要行动,却只听一声。

    “什么人”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