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21章
    第3121章

    在苏阳和苏心儿商讨计划的时候,曾经设想过几个最坏的情况。

    其中,苏阳和苏心儿都一致认定,如果真的发生最坏的情况,一定都应在神座之左的身上。

    一为在烟蛇的控制之下,神座之左会动用神明赋予它的神技。

    一为在烟蛇的控制之下,神座之左会指挥至暗天族的一万只黑暗生命暴走。

    皆因,这两种情况,无论发生哪一种,都必然会为黑夜远征军带来极大的损失,甚至还极有可能满盘皆输,全军覆没。

    是的,全军覆没

    因为苏阳和苏心儿可没有忘记,至暗天族可是掌握有“核武器”等级的大杀器啊

    取名曰:神明之力

    神明之力,顾名思义就是创世神族才拥有的力量,包含有天地法理的真髓,一经施展,能够爆发出创世神族才能够驾驭的创世神力。

    比如说苏阳在夺金鳞之争期间,遇到了的战天使、智天使、言天使,它们就分别各自掌握一种神明之力。

    其中,战天使掌握的神明之力:真如之眼,又称之为神之眼,一眼击杀三百半神;言天使掌握的神明之力:真言之口,又称之为神之口,吐一个字毁灭一个世界。

    最可怕的还是战天使,身为八大天使长首座的它,掌握神明之力:无敌战体,又被称之为神之躯,凭此在短短十秒之中,重创过一位神子,打的对方溃不成军,只能仓皇逃走,差一点点就被战天使在短短十秒钟的时间里给击杀。

    而这还只是八大天使,在至暗天族归属两大神座统领的存在。

    那么,拥有资格站在三柱神左边和右边的神座之左、神座之右,它们掌握的神明之力,究竟又有多强大呢

    很强

    强大到神子面临神座之左、神座之右的时候,都要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丝毫的冒犯。

    因为,这可是有过真实案例的,曾有一代神座之左,成功动用神明之力击杀一位神子,就连神子的父亲都不敢找回面子,只能求上三柱神,复活自己的孩子。

    这,正是诸天世界时期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神子被杀的记录。

    尽管,最后那位神子回头又被三柱神给复活,可是这样的一件事发生过后,就再也没有人敢对神座之左不敬,更何况比神座之左更强的神座之右,连神子在它们面前都不敢再有任何造次的心思。

    那么,拥有如此辉煌战绩,至暗天族两大神座的神明之力,到底又是什么呢

    分别是:泯灭之左手、空想之右手。

    泯灭之左手,又称之为神之左手,拥有即便在神明之力之中,也是一等一的威力,连非三柱神的一般创世神族,也不敢碰触和硬接的力量。

    空想之右手,又称之为神之右手,拥有即便在神明之力之中,也是一等一的能力,能够操控世间一切的原初物质,按照它的意向来变化。

    这,就是至暗天族两大神座

    更可怕的是,至暗天族两大神座不像是八大天使长那般,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神明之力,它们被三柱神赋予了可以使用三次神明之力。

    简言之,如果一位神座发疯,不顾一切的攻击一位神明,三次机会过后,就算是神明也要受伤,足以可见至暗天族的两大神座有多恐怖

    故,完全可以肯定的是,至暗天族两大神座才是真正的终极核武器。

    好在,至暗天族都还算比较理智,它们比谁都清楚,核武器最具有威胁的时候,不是它爆炸的一刹那,而是谁也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爆炸,才是它最具有威胁和震慑力的时候。

    因此,至暗天族的八大天使长、两大神座虽然都被赋予了强大的神明之力,但它们轻易是不会使用的。

    尤其是八大天使长,它们比谁都清楚,使用神明之力,就算是成功杀死了敌人,自己也必死无疑,很显然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得不偿失,除非自己要玩完的时候。

    至于两大神座,虽然可以使用三次,但依然还是不多,用一次少一次,并且用过之后,对自身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遭受重创。

    也就是说,至暗天族比敌人更不愿意使用神明之力,因为一般情况之下,它们使用神明之力都是最无可奈何的生死关头,否则不如留着神明之力,反而能够更好的震慑敌人。

    至少,知道至暗天族手中还掌握着“核武器”,就要有所顾忌。

    简言之,不到万不得已的生死关头,至暗天族绝不会使用神明之力。

    除非,能够使用神明之力的八大天使长,亦或者是两大神座等疯了,才会不顾一切的使用神明之力。

    可问题的关键是,现在神座之左被烟蛇控制住,基本上跟疯了没有什么区别。

    也许,大概,可能。

    这一次,苏阳将十分“荣幸”的,以自身生命为代价,瞪大眼睛好好的看上一眼,所谓的神明之力,究竟是什么了。

    “啊”

    只闻一声奇异的吼声,从神座之左的口中扩散开来,组合成一个无怪的音节,听起来根本不像是生命能够发出的声音,更像是来自某种更高位的位置存在。

    比如说神明

    传说中,神明的语言也蕴含着无比强大和可怕的力量,所以聆听神明的声音,都会遭受到无比可怕的事情。

    但,神座之左此刻发出的声音,并非是神明的声音,只是在努力的想要发出一种,对某种未知力量的呼唤。

    可即便是如此,这种声音包含的音节、字节之中,也蕴含着一种极其可怕的力量。

    一瞬间,包括苏阳在内,在场的每一位半神都头疼欲裂,抱着脑袋发出一声声惨叫,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有一个疯狂的电钻,对着自己的大脑不停的绞动,疼痛难忍。

    其中,正在镇压神座之左的韩正海最惨,因为距离最近的原因,这种声音之中包含的音节、字节,直击他的意识深处,当场就令其七窍流血,鼻息中明显有脑汁渗出。

    “快,阻止它”可能是身上穿着多层防护衣,还有最新型的灵装保护,再加上修为在诸族半神之上,苏阳勉强还能够保持着意识的情形,一手捂着耳朵,一手伸向韩正海,努力的发出一个声音,也不知道在这特殊的声音压制之下,韩正海是否能够听到。

    可能,大概,多半是听不到了。

    因为现在的韩正海意识一片空白,双眼放空,好似失去了什么意识一般,定在原地一动未动。

    同时,就在这时候,这股声音中包含的力量爆发,属于至暗天族的一万黑暗生命,包括堕天使,都在这时候暴走了起来,陷入某种癫狂之中。

    紧接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横扫四方,距离最近的韩正海直接被这股力量扫中,吐着血倒飞出去,狠狠的砸在洞壁之上,头一歪,直接昏了过去。

    或许,这时候昏过去是一件好事吧

    皆因,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无论是谁,但凡目击到的存在,差一点就全都疯了,仿佛见到了这一生中,最可怕的事情。

    呼

    只见神座之左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浑身是血,三对羽翼都已经被染成暗红色,通体散发着某种诡异的气息。

    然后,神座之左的喉咙似乎因为发出了不能承受的声音,已经当场破裂,整个脖子都一片血肉模糊,能够清晰的看到血泡不断的从喉管之中喷出来。

    可即便是如此,那种恐怖的声音仍然从神座之左的喉管里面,疯狂冒了出来,仿佛只要发动了,就一定不会停下。

    一时间,注视着这一切的苏阳等半神,无不心头骇然,大脑中充满了不解,实在想不明白,神座之左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是很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在这一刻,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包括苏阳在内,在场的每一位半神,他们的灵性直觉正在疯狂的示警,似乎在告诉他们,快闭上眼睛,不能看,千万不能看。

    明明不能看,但却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连闭上眼睛都做不到,好像有一种无法理解的力量正在迫使着他们,走向未知的恐怖面前。

    而就是在这种诡异的气氛之下,一种更加心悸的感觉发生,并且在灵性的推动之下,在场的每一位半神,包括苏阳在内,隐隐约约之间,好似看见神座之左的左肩之上,貌似出现了一个什么东西。

    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

    是好像是看起来好像是一只手

    手

    当在场的所有人,心头之上浮现出这个念头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一声惨叫,在大家的身边响起,一位来自圣境的半神,当场一双眼球炸裂,鲜血喷出老远,最后化作两道血痕挂在脸颊之上,渗入皮肤之中,看起来分外的渗人。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立刻在诸位半神的心中浮现,灵性更加凶猛的在示警,告诉他们每一个人,千万不能看,只要看了就必然会死,比现在的下场还惨。

    “啊”

    又是一声惨叫响起,又一位来自圣境半神的一双眼球炸裂,鲜血喷涌,化作血痕。

    面对这种情况,在场的诸位半神立刻确认什么,他们现在必须做些什么,否则这一次就真的死定了。

    就在这个念头浮现在心中的时候,让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来自圣境的前任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竟然在这个时候最是果断,当场怒吼一声,全身上下涌现出惊人的神性,直接施展出他的神话形态。

    尔后,更加惊人的一幕发生了,皇无忌处于神话形态之下,好似能够与这种诡异的力量对抗一下,但也只是稍稍挣扎一下罢了。

    不过,这也够了

    只见皇无忌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飞快的举起右手,按在双眼之上,用力的一挖。

    噗嗤

    皇无忌的双眼当场爆裂,他竟然主动的自毁双目,来摆脱这种视觉上带来的强烈冲击,给自己争取一个缓解的机会。

    不,不只是这些,皇无忌在自毁双目之后,又疯狂的双手一戳,连双耳耳膜也给一并摧毁,断绝来自那诡异声音的强烈冲击。

    够狠

    这是在场每一位半神,包括苏阳在内,心头不禁浮现出来的一个念头。

    但,又不得不承认的是。

    皇无忌自毁双眼双耳之后,他虽然仍被某种力量禁锢着,但表情上轻松许多,似乎没有先前那么痛苦。

    见状,诸族半神立刻明白了什么。

    下一刻,就见诸族半神眼中狠辣之色一闪,均在这一刻,毅然做出某个决定。

    凡人,不可窥视神明

    这个道理,从诸天世界时期,就连三岁的孩子都懂。

    而现在正发生在苏阳等半神身上的事情,与窥视神明的部分躯体,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只见神座之左的左肩之上,出现一个模糊无比的扭曲虚影,在场每一位半神谁都无法看清楚这个扭曲的虚影是什么,可偏偏又不约而同的认定那个扭曲的虚影,乃是一只手,位于左边的左手。

    这种感觉十分的古怪,也十分的难受,明明都看不清楚,为什么会认定是一条左手

    然,世间就是如此古怪,有些时候,有些事情,根本说不清楚。

    尤其是涉及到创世神族,更充满诸多古怪。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让在场所有人,都主观意识到那是一条左手,属于神明的,赋予神座之左的泯灭之左手,又称神之左手。

    而意识到这是神之左手的一刹那,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皆因,神之左手虽然只是三柱神赋予神座之左的一种神明之力,但这仍然涉及到神明的层次。

    故,在凡人不可窥视神明的定律面前,窥视到了这只神之左手,主观意识上认定这是神之左手的时候,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包括苏阳在内的每一位半神身上。

    身不能动

    口不能言

    就连眼皮子都不能眨一下

    就像是被施展了绝对定身术一般,所有的意识,所有的目光,所有的一切都被那看不清楚,无法窥视,扭曲的虚影所完全吸引。

    尔后,有人因为过度窥视神明,自身实力又不够,当场双目炸裂,血痕挂在脸上,渗入皮肤之中,仿佛某种烙印一般,告知世人,这就是窥视神明的下场。

    寒意,恐惧,绝望

    浮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在几乎快要被彻底摧毁和吞没的一刹那,来自圣境的前任天威府皇家家主皇无忌,不顾一切的拼命爆发独属于半神的神性精华。

    半神也是神,不完全的神,介于凡人和神之间的存在。

    神性精华一样是来自神明的力量,同根同源,代表着世间一切的原初,能够孕育万物的神圣。

    故,在皇无忌拼命调动神性精华的情况之下,他成功冲破些许束缚,成功激发体内蕴含的神性力量,施展出了独属于他的神话形态。

    吼

    这是一声来自远古时期的呼唤,人类茹毛饮血,拼命抗争着自己的命运,终于有人成功点燃了第一缕火,点亮了文明的。

    是为火皇

    火皇,不仅仅是带来了第一缕火,点亮了人类的文明,更是人类对命运,对大自然抗争的,不屈而倔强,百折而不挠,拥有着极其顽强的意志,也有守护苍生的己任。

    而就在此刻,半身赤裸,手持一柄石剑,腰系一张兽皮,赤手赤足,须发张扬,面容刚毅,肤若古铜一般,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的皇无忌,他此刻呈现出来的神话形态,就是为人类带来文明的火皇。

    只见,施展出神话形态“火皇”的皇无忌,赤着的双足所立之处,就有火星点点,把大地烘烤的好像快要融化,出现了松软稀释的现象,气象非凡,十分惊人,以至于连苏阳都有点惊讶,没想到皇无忌的神话形态居然如此不俗。

    不过这并不让人意外,天威府皇家本身修炼的就是帝王之道,镇压五湖四海,乃上天之子。

    只是这火皇是人类开辟文明的第一位皇,地位极尊,等闲人等根本不敢称之。

    但,皇无忌居然修炼成了,并且还得天地之认可。

    更重要的是,类似于这样的古皇,生活在大地最艰难的时期,在缺乏足够的条件之下,任何天灾、兽祸、乃至人祸,甚至疾病,都有可能带来灭绝。

    故,但凡是类似于这样的古皇,性格坚毅,敢与天争,敢与地斗,敢与命运生死搏斗,绝不会缺乏生存的勇气。

    因此,苏阳十分的意外,没想到皇无忌居然有这样的一面。

    而就在苏阳意外之余,皇无忌接下来的行为,就连苏阳也心生几分敬佩,体现出了非同一般的果断。

    只见皇无忌恢复行动之后,先挖双眼,后刺双耳,完全摧毁了自己的视觉和听觉。

    刹那间,不可窥视神明的定律,随着皇无忌瞎了眼、聋了耳之后,成功起到了非常显著的缓解作用,他的表情不再痛苦,可是依然不能动。

    因为,来自神明的力量,正在影响着四周的一切,天地都一片絮乱。

    对此,随着苏阳一起来的半神,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但它们明显不会坐以待毙,尤其是见到那两位圣境修行者的惨状之后。

    毕竟,自毁双眼双耳,未来还可以通过一些手段恢复。

    比如说自然大祭司的自然秘法之中,就有断肢重生的能力,被毁去的眼睛和耳朵都能够快速恢复。

    即便是不借助自然大祭司的力量,凭借半神强大的力量,也可以修复残躯,通过一些手段恢复视觉和听觉。

    于是乎,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随苏阳一起来的半神,纷纷开始自救。

    一股又一股神性被成功激发出来,一种又一种神话形态呈现出来,诸位半神可以说是把自己的看家本领都拿了出来,戳瞎双眼,刺破双耳,以此封闭视觉和听觉,隔绝窥视神明,所带来的危险。

    顷刻间,随着苏阳来到半神们,无一幸免,全瞎,全聋,处于一片寂静之中,等待着生死的抉择。

    唯有苏阳始终没有什么动作,他既没有戳破双眼,也没有刺破双耳,似乎在作死。

    没错,苏阳就是在作死

    当诸位半神都果断的刺瞎双眼、双耳,不敢有任何的冒犯,不敢窥视的时候,苏阳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要看,还要看的清楚,并仔细聆听神音,读出里面蕴含的信息。

    无疑,这种情况对苏阳的伤害很大,以至于苏阳整个人都处于某种极端情况之下。

    很快,苏阳的眼在流血,耳也在流血,全身每一寸肌肤都像是有人那小刀子在搅动,颅内的脑汁都仿佛开水一般沸腾。

    甚至,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之下,苏阳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真的快要崩溃了。

    更可怕的是,明明已经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苏阳仍然一无所获,他始终听到的是一种类似于沙沙的声音,就好像信号不良的收音机;看到的只有一团扭曲的黑影,虽然在意识层次,主观判断那是一只手,但是却怎么看都不像。

    一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苏阳遭受到的伤害不小,却未能有什么收获。

    很快,苏阳意识到,不是他看不见,也不是他听不到,而是他的层次没有达到,所以才会看不到和听不懂。

    或许,天魔王、普罗托斯这般最接近神明的层次,能够看见、听见。

    也许,稍逊一点的三大主宰,也能够听到、看到。

    可惜,苏阳做不到,因为那是他无法了解,及无法理解的一种层次和力量,涉及到神明的力量,以他现在的境界,自然无法看懂、听懂。

    对此,苏阳真的感觉好不甘心啊

    皆因,这可是涉及到神明层次的力量,无疑是诸多窥视神秘的方法之中,可能为最安全的一种方法。

    可,现在却看不见,听不到,反而还把自己搞成重伤,实在是太得不偿失了。

    说实话,苏阳真的好不甘心啊

    难道,真的就必须放弃这么一次好机会吗

    绝不

    苏阳心中爆发出一声咆哮和呐喊,发自内心的渴望之下,让他这时候有些疯狂,甚至于有点癫狂。

    而当一个人疯狂起来之后,做事就会不顾一切。

    总之,也不知道苏阳是不是受到了什么影响,也许是被神明的力量引诱出内心深处对力量的渴望,亦或者是苏阳本身就准备这么做。

    反正,为了能够窥视一眼神明的力量,苏阳做出了一个最危险的行为。

    神话模式装置,启动

    轰

    强大的神性精华,开始流通苏阳全身,暂时性的融入苏阳的体内,与苏阳的知识相结合,化作强大无比的神话形态。

    一瞬间,苏阳模样大变,头顶王冠,雷霆为衣,左手持一册,右手持一笔,背后一面巨大的战鼓悬浮,仿若主宰雷霆的帝王,降临于尘世之间。

    雷狱王

    不,比当初苏阳呈现出来的雷狱王,苏阳现在明显比以往更加强大,连天地享有的尊名都出现了变化。

    曰:大狱雷帝

    大狱雷帝,雷霆之主宰,大狱之帝王,故为雷霆地狱之帝主,能够代天行罚,执掌一切生死善恶的判决权柄。

    毫无疑问,苏阳的雷狱王提升至大狱雷帝的层次,虽然仍然属于王级神话形态,但很显然已经达到王级神话形态的极致,已经无限接近于圣级神话形态的层次。

    是的,即便是同为王级神话形态,也有强弱。

    其中,以王为名,在王级神话形态之中最弱;以皇为名,比王要稍胜一筹;以帝为名,乃最强的王级神话形态,无限接近于圣级神话形态的层次。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皇无忌施展神话形态“火皇”的时候,苏阳会稍稍有些惊讶,因为他的神话形态非同一般,可比十大恶族之中部分的王了。

    但,很明显苏阳更强,王者中称帝,凌驾于王者、皇者之上,是为大帝。

    毕竟不管怎么说,在历史中,只有那些王者中最优秀的存在,才可以称帝。

    比如说千古一帝,没有人说过千古一王吧

    这,就是苏阳如今达到的层次,神话形态“大狱雷帝”一经呈现出来,比其余半神的抵抗力更强,也对天地更加的敏锐。

    可,似乎还是有些不够

    尽管杂音已经少了不少,虚影也看起来不再扭曲,多多少少能够判断出一只手的形象。

    但,这很显然仍然无法满足苏阳,他要听的更清楚,看的更清楚。

    雷狱

    只见苏阳一声呼喝,雷霆滚滚,天地动荡,一副雷霆主宰的地狱景象,浩浩荡荡的恐怖降临于天地之间。

    这,是苏阳的雷霆地狱,在这雷霆地狱之中,它就是绝对的主宰。

    可是当苏阳操控雷霆地狱的力量压过去的时候,在接近神座之左方圆数丈范围内,就再也难以更进一步,似乎被某种无形的力量隔绝。

    不过,雷霆地狱的力量虽然被隔绝,但也形成某种抵抗的压力,让神座之左的神之左手更加清晰,声音过滤一下也变得更加清楚。

    但,仍然还是有些不清楚。

    对此,苏阳深吸一口气,动用自己最后的底牌,微微闭眼,再猛然一张,黑白二气流动起来,形成一双无比玄妙的道眼,窥见一切法与理。

    看见了

    苏阳心中一喜,发现神座之左左肩上多出来的那一只神之左手,正在逐渐清晰,终于让苏阳一窥其貌。

    可,也正是因为这个

    “啊”

    一种痛苦又压抑的惨叫声,从苏阳的身体深处爆发出来,随即就见苏阳双眼周边布满了青筋和血管,仿佛承受着什么巨大的压力,从皮肤中凸起,并硬生生钻了出来,看起来特别的丑陋和狰狞。

    紧接着,眼球中的毛细血管一根根炸开,黑白二气消散,双瞳失去神采,苏阳的双眼直接就这么瞎了。

    但,窥见神明之力的惩罚还在继续,并没有就此结束。

    只见苏阳的脑血管当场全部爆开,溢出的鲜血甚至从头皮中渗了出来,飞快染红了苏阳的黑发,并不断的顺着发梢持续性的向外滴血,硬生生把苏阳给染成一个血人。

    然后,就闻到一股焦糊味,从苏阳的脑袋上发出来,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什么东西烧焦了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是计算机的中央处理器,验算超出自身负荷太多的信息,直接就这么烧糊了的情况差不多。

    而大脑就是人体的中央处理器,苏阳窥见了不该窥见的东西,大脑自然当场就烧糊了。

    除此之外,苏阳身上的皮肤也在此刻,开始以非常恐怖的方式,一层层裂开,并露出里面正在溶解的血肉和骨头。

    这一刻,苏阳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即将融化的拉住一般,浑身上下散发着惊人的热量。

    然,以上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

    最为恐怖的是,苏阳不只是身体上出现了巨大的问题,就连他的大道之根,也正在快速的枯萎,就好像一株正在凋谢的生命。

    可以说,如果不是苏阳的修为达到一定的层次,神话形态也达到了王级的最高层次,达到大帝级的高度,现在的苏阳恐怕真的要必死无疑了。

    但,话虽这么说没错,很显然大帝级的神话形态也无法阻止这种情况,苏阳正在逐步走向死亡。

    也就是说,苏阳不尽快想办法阻止这一切的话,他可能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难道说,苏阳这一次真的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一个惨痛无比的代价,甚至是以自身生命为代价的方式吗

    不知道

    因为现在的苏阳,处于一个十分玄妙的状态。

    此刻,在苏阳的心中,不断的响彻着一个古怪无比的声音,是苏阳无比确定,且无比肯定的一个他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

    可,又无妙的是,苏阳虽然没有听过这个声音,他却神奇的能够理解。

    这个声音大致上,可以理解为一个字:手

    手

    手

    手手手手

    这个字,不断的在苏阳的心中浮现,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每一遍响起苏阳都会产生一个深刻的印象,并在意识的深处,逐渐勾勒出一只手的形状。

    是的,苏阳的意识深处,正有一只手在成型。

    前提是,这真的是一只手。

    皆因,出现在苏阳意识中的这只手,乃是由无数仿若星辰运转一般的轨迹组成,一遍又一遍的快速勾勒出来,并且苏阳心中每想起一次“手”这个字、这个声音的时候,这个由无数星辰轨迹组成的手,就越来越清晰。

    很快,就在苏阳的意识快要接近崩溃的边缘时,这个声音达到某一个极其恐怖的高度,这只手也被某种未知的力量勾勒而成。

    这,这是一只什么手

    苏阳无法形容此刻对这只手的认知,因为它,或者祂,由无数道线,无数信息,无数印记,无数符号,以极其复杂的方式构造而成,以某种无法理解的方式存在。

    就是看着这只无比古怪的手,本应无法理解的苏阳,不知从何时起,心头升起一个古怪的感觉,莫名其妙的好像知道了这只手的来历,并发自内心的在心灵深处道出了一声渴望许久的呼唤。

    “泯灭”

    突然道出来这么两个字,苏阳当场就是一愣,因为这两个字是一种他从来没有使用过的语言,好像蕴含某种伟大的力量,及孕育出了某种神奇。

    更重要的是,苏阳还懂得“泯灭”这两个字的含义,祂代表灭绝,代表消失,代表能够从行迹、印象、根源上给予消灭。

    这,就是泯灭的含义

    而莫名懂得泯灭的含义之后,就见那只“手”突然解体,构成祂的一条条线,一个个信息,一个个印记,一个个符号,都飞快的从“手”上飞了出来,撞在苏阳的意识之上,融入到苏阳的身体之中。

    这

    苏阳无比诧异眼前发生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可很快的他又无暇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当构成“手”的线、信息、印记、符号都融入到苏阳意识之中的一刹那,一种前所未有的极致痛苦,在苏阳的身上爆发。

    这种感觉,就好像一个水杯,很快就被注满了水之后,却还在硬往里面注水进去。

    尔后,继续注水的情况之下,水杯里的水并没有溢出,反而不断的增加水压,让这个原本还算坚固的杯子,也很快无法承受,将要彻底的炸裂。

    莫名的,突然之间,感受着这种情况,苏阳心生某种明悟。

    苏阳就是那个水杯,“手”注入给苏阳的东西就是水,如果他无法盛下这些水,那么苏阳的下场就只有一个,被撑爆,然后死亡。

    如果不想死,就必须消化这份力量,并想尽一切办法,盛下“手”注入给苏阳的水。

    可,该怎么办

    以苏阳目前的境界和实力,他根本无福消受和承受这份力量,再这么下去铁定要玩完,必死无疑。

    除非,苏阳能够扩大自己的器量。

    只是,话虽这么说没错,可扩大器量又岂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

    尤其是苏阳已经清楚的判断出,自身的器量与修为有关。

    简言之,如果现在苏阳拥有天魔王、普罗托斯这般无限接近神明层次的修为,那么他勉强可以拥有容纳“手”的器量。

    可问题的关键是,天魔王、普罗托斯是何等层次,它们也不过是勉勉强强能够容纳,苏阳凭什么

    完了

    处于纯意识状态之下的苏阳,心头泛起几分无奈和自嘲。

    真是不做死,就不会死。

    好好的,为什么非要窥视神明的力量

    毕竟,连三岁的孩子都知道,不可窥视神明,偏偏苏阳非要作死的窥视神座之左的神之左手,结果作茧自缚,差不多是离死不远了。

    难道,这一回,苏阳就真的必死无疑了吗

    不

    绝不

    我命由我不由天

    要想我死,没那么容易

    近乎于绝望的苏阳,心头再次浮现出几分疯狂,他现在就是像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人,为了活下去,任何事情都敢于尝试。

    于是,为了活下去,苏阳拼命的思考办法,拼命寻找办法,越来越疯狂,越来越癫狂。

    也许,苏阳看似冷静,本质上还是一个疯子。

    只不过,苏阳的疯狂不像黑魔王那般流于表面,而是披着冷静的外衣,做一些疯狂的事情。

    这一次也不例外

    苏阳做的第一件疯狂事情,就是妄想窥视神明的力量,结果陷入绝境。

    现在,苏阳为了求活,他想尽一切办法之后,准备做出第二件疯狂的事情。

    是什么

    只见苏阳感应着自己的大道之根,那是通过修炼根茎式修炼法,成功铸造而成的道根,其中每一条根茎,都代表着苏阳的一条大道本源结构,是苏阳的一切根基所在。

    可是,现在苏阳的大道之根正在枯萎,正在流逝,正在死亡。

    也就是说,当苏阳的大道之根流尽最后一份力量,彻底的枯萎死亡之后,苏阳苦修一生的修为和大道,也彻底的付之一炬,前功尽弃,化为乌有,直至道消身殒。

    除非,有什么强大的力量,化作养分,能够弥补正在枯萎死亡的大道之根。

    比如说,“手”正在朝苏阳身上注入的东西。

    无疑,这是一件更疯狂的事情。

    尤其是苏阳刚刚付出了窥视神明力量的代价,现在居然还要用自己的大道之根,来吸收“手”的力量,化作养分,滋养大道。

    这无疑是一件更加疯狂的事情,甚至可能没有什么比这更疯狂的事情了。

    但,灵性和直觉在告诉苏阳,这极有可能是他唯一的求生办法。

    于是乎,苏阳干脆相信这毫无道理,毫无根据的直觉,反正就算是更坏,也不可能再坏到哪里去了,大不了从慢性自杀,变成直接自杀得了。

    反正都是个死,苏阳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只见苏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推动自己的大道之根,对准正在不断注入体内的线、信息、印记、符号,反正什么都管,只要大道之根能够吸收,就能达到苏阳的目的。

    轰

    就在苏阳操控着自己的大道之根,与“手”蔓延出来的东西相接触的时候,突然异变如预料之中那般发生了。

    而让人无比惊喜的是,这一次不是坏事,乃是好事。

    只见苏阳的大道之根,仿佛饿了三天的饿死鬼,遇到了世间最珍馐的佳肴,竟然在初一接触的刹那,就拼命的扑了上去,疯狂吸收“手”蔓延溢散出来的东西,完全就是一副不吃干净就决不罢休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大道之根竟然没有出现任何不适,还极大程度缓解了苏阳快要被撑炸的裂痛感,并带来某种舒适的感觉。

    紧接着,大道之根开始重新复苏,很快就恢复如初,并且还能够继续吸收“手”蔓延溢散出来的东西,悄然产生某种异变。

    赌对了

    苏阳心神一振,脸上浮现出几分强烈的惊喜之际,却又禁不住好奇,大道之根为什么能够吸收“手”蔓延溢散出来的东西。

    难道说,这只“手”本身的构成,与天道有关

    很快,苏阳确认了,一切与他的猜测,大致上相差无几。

    皆因,构成“手”的一切,是一种信息,来自天道的信息残片,只是较为完成,形成某种强大的道,苏阳暂且命名为泯灭大道。

    不,称之为大道也不合适,因为构成“手”的力量,比苏阳见过的任何一种形式的大道更加无限接近于真理。

    这种感觉,就好像苏阳曾说的:天道是一个无比强大的系统,神明是窃取了天道系统高级管理员权限的存在。

    现在,苏阳隐约间发现,构成“手”的东西,大概就跟神明窃取了天道系统高级管理员权限的情况差不多,虽然没有那么高端,却也成为天道最基本的用户之一。

    既然是天道系统的用户之一,那么构成“手”的东西,就拥有一部分天道系统的权限,拥有撬动法理、真理的力量,并从根源本质上泯灭掉。

    这,难道就是神明的力量吗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