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六章 千手之变
    风雷山。

    大雪飘摇,山顶覆了一层白。

    无论是大雪,大雨,大寒,大曝,风雷山头的那座石室,都是一片死寂。

    千手在涅槃前的那道门槛上,已经停滞了快五年,而纵观两座天下,在星君境界惊艳的天才数之不清,最终迈过这道门槛的,每个时代,也不过是寥寥数人罢了。

    蜀山的每位剑修,都由衷希望千手大人,能够破开星君境,一旦成为涅槃,那么蜀山便有了在十大圣山之中挺直脊梁的底气。

    朱密的那把飞剑,钉入石室,再无动静。

    能接下涅槃一剑便说明了很多东西。

    小无量山虽然退去了,但暗宗的那些长老,真正知晓风雷山阵法的蜀山高层,并没有将提着的那颗心放下来,反而更加紧张。

    在风雷山上,足足布置了十三座聚拢星辉的法阵,蜀山的灵气相当充沛,这些年来,风雷山周围三座山头的灵气都向着千手闭关的石室涌去可见这位小山主破境趋势之强烈。

    只可惜,动用了那么多的星辉,依然没有出现涅槃之火。

    风雷山头无风雷。

    老龙山,铁剑山,扎根在山底的星辉,都被风雷汲取过去,齐锈和温韬出门游历,其实是山头星辉殆尽,为了协助师姐破境,两人下山寻求法门看看自己能不能为师姐做些什么。

    所以温韬才会去打小无量山圣坟的主意。

    据说在小无量山曾经出过一位剑道天骄,也正是大衍剑阵的创始人,那位天骄在圣山历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痕迹”,两座天下战争,倒悬海动荡,小无量山的这位始祖,凭借“大衍剑阵”,斩杀无数强敌而真正的大衍剑阵,也绝非像如今覆海星君,束薪君所展露出来的。

    随身还需携带剑侍。

    破开涅槃境后,就不需要剑侍了。

    小无量山的涅槃极少,修行剑道和阵法之道,能够成为涅槃的,不仅需要天赋,还需要一位名师绝不可走弯路,阵法是拔升之道,有些修行者滞留在当前境界,无法提升,修行阵法之后,可以在当前境界拔高一大截,但付出的代价,可能是难以提升,或者再提升境界,阵法跟不上,被打回原形。

    但像丫头这样的阵法剑修,则根本没有这种困惑,远远超过当前境界的阵法理解,以及无与伦比的“剑藏底蕴”,若是被当年的小无量山始祖看到了,也只会惊叹。

    大衍剑阵真正的精髓,并非是人力剑侍。

    而是自身淬炼的“飞剑”,星君境前,天地与自己并没有分得那么清楚,昭昭天道,尚可顺天而为,借用剑侍淬炼的飞剑,凑出“四百八十一”之数,便可驭动大衍

    但涅槃境后,便不一样。

    当年徐藏击杀覆海星君,覆海的身旁围绕一圈红海,不仅仅有剑侍之剑,还有自身凝练之飞剑而束薪君则没有,两人若是单挑厮杀,那么束薪君很有可能会被覆海以剑阵撕碎。

    这座剑阵,威力上根本不输“小诛仙”

    只不过破开涅槃之后,需要至少炼化九百六十二柄飞剑,才能初现威力。

    这就是朱密为什么根本不需要侍从的原因以他的境界,随手便可展露“大衍剑阵”的威能

    那位创立剑阵的始祖,被小无量山尊为圣君。

    大衍圣君死后所安葬的“坟地”,便被称为“圣坟”

    。

    那座圣坟藏在一处极其隐蔽的奇点之后,而且布置了无数剑气乱流,盗墓贼若是敢来,便是有去无回,徒为圣山增添气运,只可惜这位精通剑阵的圣君没有想到后世会出现一位叫“陆圣”的奇人,同样是阵法大家,而且修研的不是剑阵,而是风水寻龙之阵。

    出身老龙山的温韬,只继承了陆圣一半衣钵,就安安稳稳地进入了圣坟,没有被剑气乱流所绞杀,只不过朱密手眼通天,外面挑衅的三二七被追杀,温韬立即就被发现逃得仓促,连圣坟的一块砖都没有带走。

    温韬一路遁法,先隐匿身形,销毁行迹,逃到中州,再折返回来。

    回到蜀山山门,风尘仆仆的温韬,掬了一捧雪水擦拭面颊,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此番得罪小无量山他的心里也有些忐忑,只能寄希望于三二七号还没有回来,师姐还不知道这件事。

    “咦山门”

    温韬刚刚回到蜀山,就觉察到了不对劲,山门之处,星辉紊乱,还残留着战斗的气息,头戴紫金冠的胖子神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手指捻了捻雪,“大衍剑阵还有涅槃境出手的痕迹”

    一道传言在他耳旁炸起。

    “温韬,来我风雷山。”

    温韬被吓得快要跳起来。

    他哭丧着一张脸,“师姐”

    蜀山山门的气息,说明小无量山已经来过了,只不过看样子,虽有战斗,但蜀山并没有收到损害,是谁拦住了束薪君,瞎子也回来了

    温韬化为一道流光,掠向风雷山,果不其然,看到了两鬓灰发飘摇的瞎子齐锈,杵着一把铁剑,神情肃穆,站在大雪里,师姐闭关的石室外有一道禁制线,齐锈就站在线外,神情担忧地望着。

    温韬落地。

    齐锈愤怒的责骂声音便响起。

    “你这头猪猡,招惹小无量山前,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圣坟是你能动的吗万一被朱密逮到了,你这条小命就玩完了”

    瞎子恶狠狠道“小无量山这帮混蛋,趁着这个机会一定狠狠羞辱了蜀山这个仇记下了,日后老子一一还回去。”

    温韬先是一怔,然后心底苦涩的同时,又有一股暖流流过。

    他忽然意识到了不对,挠着头发喃喃道“老二,你才回来”

    齐锈点了点头,吐气道“刚回来一刻钟,山里很静,弟子都在修行师姐传音让我来风雷山,便一刻不停的赶来了。”

    温韬怔住了。

    不是齐锈

    还有谁

    还能有谁

    风雷山山阶响起了踩踏雪层的声音,一男一女,共撑一伞,当那把熟悉的细雪映入眼帘,温韬手指都开始颤抖

    “小师弟”

    心比眼更加通明的齐锈,怔怔回过头,浑浊的双眼里涌现了一抹湿润,他手中的铁剑啷当落入雪地。

    “小师弟”

    真的是宁奕。

    蜀山石室内,背对众生的那个闭关者,此刻也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她缓缓站起身,从“枯寂”的状态之中醒来。

    那条星辉缭绕的禁闭之线就此消弭,石室内不再是光线不可入的状态,第一片雪屑掠入了千手闭关的静室,第一缕光线也照出了她的轮廓,黑白大氅化为石塑,千手的浑身,都凝出了石屑,原本如玉石一般

    的血肉肌肤,此刻再无血色她看起来像是一个石人。

    伴随着“咔咔咔”的声音,千手站了起来,她的面颊有一侧,也涌现出石斑,甚至半颗眼瞳,都化为石瞳,这一幕极其骇人,千手走出石室,来到了光明之下,她的神情平静,但见到这一幕的四个人,都无法镇定。

    “师姐”温韬惊地大叫,他难以想象,昔日风华绝代的千手,在闭关冲击涅槃之后,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齐锈亦是骇然。

    宁奕和裴灵素两个人神情凝重,对视一眼这副模样,他们并不陌生,当神性调离枯竭,人的血肉便会转化为这个样子。

    宁奕在皇陵里,看到了许多石雕。

    包括剑气近

    涅槃境,是燃烧涅槃道火,扑灭凡俗灵性,点燃神性的那一步。

    “如你们所见,我破开了涅槃,但却不可出风雷山,不可见世人。”千手笑了笑,抬起那条石化的手,掌心握着朱密的飞剑。

    她喃喃道“这副模样,不知在修行的哪一步出现了问题,若是被大敌看见,蜀山的境况只会更糟糕。”

    朱密的那一剑,被她接下,但千手并没有出关的意思若是朱密真的进入蜀山,要与千手喝一盏茶,那么她便是试着在风雷山打杀朱密,直接将小无量山的这位始祖杀死。

    千手皱眉道“我在破境之后,道火未燃,石化先起,此后道火几次燃烧,都被扑灭,能够烧去片刻石屑,却抵抗不住越生越多的趋势。”

    宁奕走上前来,只见他伸出一只手,握住师姐的手臂。

    千手没有躲闪。

    蹙起眉头。

    “嗤嗤”的声音响起,宁奕运转白骨平原,执剑者古卷的剑气燃烧起来,神性覆盖在掌心,肉眼可见的,千手手臂上的石斑遭遇了灼烫,开始退散。

    千手讶异的“咦”了一声,连涅槃道火都无法烧去的石斑,竟然在宁奕的掌心风雷下破除。

    她亲眼看着小师弟成长。

    徐藏把宁奕领回山门的时候,告诉过她,宁奕有一桩不得了的“造化”但千手没有想到,那桩造化,竟如此之大。

    宁奕皱眉道“师姐,你体内的神性快要枯竭了,所以快要石化,若是浑身覆盖,那么便会迎来神魂凋亡。”

    在大雪原上,他和太宗就是这么一种死法只不过白骨平原搭建了他与徐清焰的桥梁,遥隔万里,一直靠着清焰姑娘输送神性,宁奕才吊住了最后一口气。

    千手师姐观想执剑者古卷,破境涅槃,按理来说,不应该如此。

    要么燃烧道火成功。

    那么失败,被道火吞噬。

    这些石斑怎么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千手似是想起了什么,喃喃道“破境之前,我终日观想古卷,时而望见一片茫茫雪原,时而望见大漠黄沙,时而看见一株参天巨树,婆娑万叶,犹如流火,众生栖居树下。”

    这片异象说出来,瞎子和温韬都很茫然。

    而宁奕眼神则更加凝重了。

    这就是执剑者古卷的“真实面容”师姐竟然看到了这些。

    “再然后”

    千手的声音也有些惘然。

    “我看到了一只猴子。”

    她苦笑道“以及一大片猴林就在我进不去的,蜀山后山。”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