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五十七章 自食恶果
    “啊”

    骤然,一道惨烈的痛呼声响起,却是二皇子在紧要关头使用了传送玉简逃生,但这个洞府空间狭窄,普通的传送玉简只能瞬移一段距离却无法穿墙,虽然躲开了那恐怖的大掌印,依旧被余威扫中,整个人都被劲风拍到了洞壁上,全身骨头仿佛散了架一般,几乎爬不起来。

    艰难地从须弥戒中取出一颗疗伤丹药吞下,默念功法运转一周天之后药力化开,暖洋洋的热流在体内流转着,二皇子终于缓缓撑着身体站了起来。

    事情发生得太过突然,任他如何机关算尽,都没想到这种时候叶雨凝居然还留有一张如此威力的底牌,险些让他阴沟里翻船,果然十大世家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

    这一掌下来,二皇子没死,也是被打了个七晕八昏,脑中一片糨糊,心头怒火中烧,还没看清如今洞府内的情况就大骂了出来。

    “好你个小贱人不识抬举也罢,竟敢暗算本皇子,今天说什么也要压你在胯下承欢”

    阳炎面色一沉,将怀中昏睡的叶雨凝缓缓放平在地上,站起身,面无表情地盯着狼狈不堪的二皇子。

    “二皇兄好兴致,对当朝郡主行此禽兽之举,就不怕有辱皇家颜面”

    阳炎语气平淡如水,心下已然杀心大起,幸亏他早有预感,从御书房出来就马不停蹄地赶往叶府,而且带上了水念予一起,又正巧目睹叶雨凝和二皇子上了马车,怕有不测一路跟随而来,否则只要稍稍耽误一息,刚刚叶雨凝就已经香消玉殒了。

    若这一切发生,他将抱憾终身,永远无法释怀

    阳炎自出生以来,与其余皇子没有太多的接触,虽然注定为敌,但从未有过哪一刻,他对自己的皇兄生出如此强烈的杀心,哪怕当年他初次离开皇城在历练之时遇到夺魂刺杀,后来确认是五皇子主使,他都能够引而不发,虽借切磋为由将之重创,下手仍有分寸。

    但今天,亲眼目睹叶雨凝绝望自尽的一幕,再听二皇子如此污言秽语,已经严重地触碰到了他的底线,阳炎不会再有任何留情之意。

    久违的声音听入耳中,二皇子被怒火淹没的理智骤然回归,稍稍恢复了冷静,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情景。

    叶雨凝昏睡着平躺在地上,眼角泪痕未干,小巧红唇却微微弯起,露出无比安心的笑容,而在她旁边,阳炎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让人莫名心里发寒。

    看到阳炎的刹那间,二皇子的眼睛陡然睁大,骂声嘎然而止,像是见了鬼似的,声音都止不住地发颤“七七七皇弟,你你你你怎么”

    这般表现落入阳炎眼中,心中一动,联想到了什么,杀机更盛一分,失踪许久的亲弟弟突然出现在眼前,高兴、惊讶、失望、愤怒等情绪都很正常,都能理解,却独独不应是二皇子此刻的反应,满是震惊、恐惧和心虚。

    震惊尚可理解,恐惧和心虚从何而来

    “小弟不甘黄泉寂寞,寻皇兄一道赴之。”阳炎淡淡道,目光紧紧盯着二皇子的眼睛。

    “咯噔”一声,二皇子身躯一僵,心跳都仿佛漏掉了一拍,脑后一股寒气直冒,眼底一丝慌乱没有逃过阳炎敏锐的感知。

    不过二皇子也非常人,仅仅一个呼吸就反应了过来,自己眼前的阳炎分明是活生生的人,而非鬼魂,顿时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道“七皇弟什么时候也会开玩笑了说的皇兄险些信了。”

    接着话锋一转道“七皇弟失踪这么久,好不容易回来,不去面圣,来这里做甚”

    “这个问题,倒要问问皇兄自己了。”阳炎淡淡道。

    “你什么意思”二皇子眼眸微微眯起,目光一冷。

    阳炎毫不客气地道“二皇兄不在宫里好好待着,把雨凝皇妹带到这么个地方,你想做什么”

    “呵,七皇弟还不知道吧”二皇子冷蔑一笑,道“父皇已答应将凝儿许配给我,本皇子与凝儿亦是两情相悦,一起出来游玩很奇怪么”

    在他想来阳炎来得如此凑巧,应当未曾面见阳皇,也就不会知道阳皇并未正式答应这门亲事,同时叶雨凝已经昏睡过去,自然是随他如何胡诌了。

    “游玩游到这暗无天日的地下洞府来看不出来,二皇兄兴趣如此奇特。”阳炎冷笑道。

    二皇子故作没有听懂他话中的讽刺,淡淡道“本皇子喜欢不行么”

    嗖

    话音未落,二皇子只觉眼前一花,阳炎来到了近前,一拳重重轰在他腹部,一瞬间腹中有如翻江倒海,难以言喻的剧痛让他如同虾米一般弓下了身子,一口鲜红的血液直接从口中喷出,其中甚至还夹杂着早膳未消化完的残渣。

    近两年不见,二皇子已是灵元境强者,但阳炎却似乎更加恐怖了,这一拳下去,他毫无抵抗之力,直接被打废了,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额头上青筋暴起,冷汗淋漓。

    砰

    阳炎收回拳头,二皇子就如同没有了骨头的肉泥般摊倒在地,痛苦着。

    “啊”

    二皇子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嚎声,却是阳炎一脚重重踏在他胸口上,胸骨断裂,整个左胸都凹了下去,断骨一端刺在了脆弱的心脏表面,只要阳炎脚下一用力,即可踩爆他的心脏。

    “啊阳炎啊你啊放肆啊”二皇子咬着满是血的牙齿,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想他堂堂天阳皇朝二皇子何时受过如此屈辱,竟被阳炎如同蝼蚁一般踩在脚下,心中恨意达到了极点,若有一日他登上皇位,必将阳炎凌迟处死,生食其肉,渴饮其血

    “似汝这等禽兽,实乃皇家之耻,纵千刀万剐亦不为过,若非念在父皇不忍同室操戈,今日本皇子定将你凌迟处死”阳炎冰冷的声音仿佛从九幽地狱传出,二皇子身躯一颤,竟生出一丝恐惧,不敢再出恶言。

    但同时,他紧绷的心神也放松了下来,纵然阳炎一时放肆也不敢对自己如何,待他日有的是时间算这笔账。

    但阳炎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眼睛越睁越大“死罪暂免,活罪难逃,今且废你一身修为,交由父皇处置。”

    “你敢”二皇子怒吼一声,色厉内茬道“你不过一无实权的皇子,有何资格对本皇子动用私刑,你敢如此,父皇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不敢

    阳炎冷冷一笑,不与他再费口舌,踩在他胸口的脚一点一点往下挪去,最终停留在他腹部丹田所在的位置。

    “你你要做什么”二皇子终于怕了,阳炎那冷漠无情的目光告诉他,阳炎是真的敢废了他,而不是虚言恐吓。

    “七皇弟你听我说,我是你皇兄啊咱们是骨肉相连的亲兄弟,那个小贱人不过是个外人,七皇弟何苦为了一个外人残害自己兄长,平白得父皇怪罪皇兄可以答应你,今日之后不但放弃争夺皇位,而且倾尽全力助你登上那个位置,以七皇弟的本事,再有本皇子相助,就算大皇兄也不是对手”

    二皇子不顾身体的锥心之痛,连珠炮一般地快速说道,只希望能够说动阳炎,且不说得这一身修为有多不容易,若是修为尽废,他不但失去了争夺皇位的资格,还会终生遭人耻笑,受尽屈辱,那比杀了他还要痛苦

    “本皇子要的东西自会争取,何需要你相助”阳炎丝毫不为所动,且不说二皇子是威势逼迫下不得不如此承诺以求自保,一旦放过他日必然反悔,单单今日他对叶雨凝做下的事情,险些害她香消玉殒,阳炎就不会放过他

    留他一命,已经是阳炎所能做的最大让步了。

    “七皇弟你”

    不等二皇子再说什么,阳炎眼中闪过一丝狠戾,脚下发力,脚尖如同利剑一样狠狠刺穿了他的腹部,刹那间,一股鲜血喷洒而出,无比浓郁的灵元之力不断逸散到空气中。

    “啊”

    二皇子一声凄厉的惨叫,他的腹部被洞穿,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血流如注,更可怕的是,他的丹田也被阳炎一脚踩碎了,一身修为在飞速流逝,而且这种破碎极为彻底,根本不可能修复,也就是说,往后他都是一个废人了

    “啊阳炎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你不得好死啊”二皇子无比怨毒的目光怒视阳炎,疯狂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跟阳炎拼命,却是徒劳。

    砰

    阳炎一脚踢在他身上,直接令其昏死过去,看了眼还在不断往外冒血的血洞,剑眉微蹙,只得撬开二皇子的嘴巴,喂入一颗疗伤丹药,并运功替他消化药力。

    片刻后那个血洞不再流血了,而且开始缓缓愈合,阳炎这才不再管他。

    回到叶雨凝身边,目光变得柔和了许多,弯下腰,轻轻抱起叶雨凝软若无骨的娇躯,走出洞口,水念予早已等候在那,看着躺在阳炎怀中的叶雨凝,眼神颇为复杂。

    “解决好了”水念予若无其事地问道,二皇子那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她亦是听得一清二楚,这个少年发起狠来真够可怕的。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