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七十九章 谈钱多俗
    大殿的另一角,有一颧骨突出,黑白相间的头发扎成小辫,皮肤略黑,宛如老鬼一般的灰衣老者,别看他模样略有些邋遢,好似神棍,但他胸前却是佩戴着一枚亮闪闪,十分惹人瞩目的金色徽章

    这其貌不扬的灰衣老者竟是一位地阶低级炼丹师,而且还是经过丹城炼丹师协会认证的

    此时,这名灰衣老者正在忽悠哦不,是在向围在他身周的炼丹师推荐自己手中的一副漆黑色丹鼎。

    此人,正是雪剑宗四大内门长老之一的郝长老,郝如云

    郝如云早在二十年前就是玄阶高级炼丹师了,之前在甘国炼丹界也算是顶尖的炼丹师,声名显赫,当初在甘都时,莫良又提点了他丹纹法则的奥义,再加上这些年里郝如云沾了惜惜的光,在蒋无言那里偷学了不少炼丹术,炼丹水平那是突飞猛进

    早在一年前,郝如云就通过了丹城炼丹师协会的认证,成为了一名地阶低级炼丹师

    此外,郝如云的修为进展更是令人瞠目结舌,其如今竟已是天罡境八层的高阶天罡境修士,比起两年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简直匪夷所思,不知在其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郝如云凭借自身的硬实力,再加上惜惜这个才惊艳绝的徒弟以及和蒋无言走的很近的优势,狐假虎威,这两年在丹城混的是风生水起,如今也算是丹城赫赫有名的人物了,只不过并不是什么美名,尤其是在丹城炼丹师协会的高层圈子里,可谓是“臭名昭著”

    然而,围在郝如云身边这些从外地而来的炼丹师可就不知道这些了,见郝如云竟是丹城炼丹师协会认证的地阶炼丹师,下意识的对其产生一种敬畏和信赖,没有任何防备,不自觉的就靠了过来,且听他高论。

    只见郝如云举着自己手中的那副漆黑色丹鼎,口若悬河的道“我这副丹鼎,乃是用稀贵的黑玄铁打造而成,经由高阶炼器师之手,打造九九八八十一天而成,其内还刻有高级铭文,能大大提升炼丹的成功率,如果用它来炼丹,啧啧,不得了,炼丹水平至少提升三成啊而且,不妨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这副丹鼎曾经是蒋无言蒋大师用过的丹鼎,它被蒋无言蒋大师开过光”

    郝如云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将身旁的炼丹师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这些炼丹师微张着嘴巴,双眼放光的看着郝如云手中丹鼎,还不时发出阵阵惊叹之声“哇”

    蒋无言蒋大师的鼎鼎大名,北境炼丹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其乃地阶高级炼丹宗师,也是丹城炼丹师协会中距离传说中的天阶炼丹师最近的人,而此鼎既是蒋无言蒋大师用过的丹鼎,质量怎会差而且就算只是用来收藏,也极有收藏价值。

    这些炼丹师几乎没有人怀疑郝如云的话,毕竟,郝如云顶着丹城炼丹师协会认证这块招牌,而且在众人眼中,地阶炼丹师已算得上是功成名就的炼丹大师了,一百个地阶炼丹大师里面,有九十九个爱惜自己的声誉甚至胜过性命,谁会拿自己声誉开玩笑,四处坑蒙拐骗,而且还是在今天这个场合上。

    这些人又怎能想到,他们遇到的,偏偏就是那九十九个之外的第一百个人

    郝如云手中的这副黑色丹鼎,其实也算是一副品质上佳的丹鼎,但它却远远没有郝如云吹嘘的那般厉害,不过这确实是蒋无言用过的丹鼎,是郝如云这家伙从蒋无言府上一间废弃的炼丹房中捡来的

    一名国字脸的中年炼丹师目光灼灼的看着郝如云手中的黑色丹鼎,忍不住发问道

    “大师,你这副丹鼎出售吗我愿意花大价钱购买”

    郝如云清高道“你我都是炼丹师,谈钱多俗咳咳,你愿意出多少”

    中年炼丹师道“十万中品源晶”

    郝如云捋须,淡淡一笑,一副高人之姿“我只是随口一问罢了,你不会真以为我会为了钱财而出售这副丹鼎吧这可是蒋大师赠予我的丹鼎,情义无价,极有纪念意义,而且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配上它的。”

    这时,一位模样略显稚嫩,但衣着华贵,似有些来头的年轻炼丹师眼神火热的看着郝如云黑色丹鼎,努力争取道

    “这位大师,蒋大师是我最崇拜的人,虽然我知道钱财什么的你看不上,但我也只有钱了,我愿意出二十万中品源晶,不知您是否能够割爱”

    “这”郝如云眉宇间流露出一抹纠结,目光打量着这名年轻炼丹师,半晌,叹了口气,道

    “罢了,看在与你有缘以及你一片赤诚的份上,我就成人之美,将它让给你吧而且我观你骨骼惊奇,日后必成大器,也只有你能配的上这副丹鼎了,你将来定是下个蒋无言,未来属于你们年轻一代”

    郝如云一脸认真的连哄带骗,将那名年轻炼丹师说的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他自己都信了,嘴里不停说着感谢之话,并掏出了一副装满源晶的纳袋。

    周围的炼丹师也不由向郝如云投去了赞许的目光,真不愧是丹城炼丹师协会认证的地阶炼丹师啊,果然有大师风范,他这是在提携后辈啊

    眼看郝如云将要和年轻炼丹师完成交易,得到那个装满源晶的纳袋,郝如云的嘴角也泛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夹杂着怒意的厉喝传来

    “郝如云,这个臭不要脸的,卖给我假货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小孩都骗”

    众人只见,一位头发花白,下坠的长髯垂到胸口,前胸印有青纹丹鼎,后背则是印着烫金麒麟的白袍老者骂骂咧咧的分开人群而来,怒气冲冲,目光直直的瞪着郝如云,一副来找他算账的模样。

    来者,正是周倩的师尊,之前被郝如云坑了的刘大师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