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一十三章 生死幻灭大劫
    轰

    耀眼无比的雷霆之光,几乎可将人的眼睛闪瞎。

    但现场所有修士,不管是谁,却全都睁大了眼睛,不敢错过分毫。

    元神之劫,可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观看到的。

    现场大部分修士,甚至终生都无缘一见,更别说尝试了。

    毕竟,能够修炼到金丹境层次,本就是极难的了,百位神明境修士,都不见得有一人能成。

    而金丹境修士中,唯有丹成上三品金丹的修士,天地才会降下金丹枷锁,才有机会破开枷锁,灵魂出窍,迎接天劫。

    至于丹成下三品,中三品金丹的修士,在修炼到金丹境巅峰之时,倒也不是不可渡劫,但没有金丹枷锁的封锁,灵魂壮大不足,面对雷劫降临,几乎是必死无疑的。

    如苍穹域穿云山脉,金丹境强者其实也不少,但数千年来,却也并没听说,有谁能够真正经过天劫洗礼,成就元神之位。

    司徒征像是早有准备一般,心念一动之间,一座金鼎就盘旋而出,迎了上去。

    轰

    金鼎之上,金光大盛,承载着雷霆之力,微微颤抖。

    随即就将之挡了下来。

    “第一道雷劫,威力强度其实已经不弱了。

    最重要的是,雷劫之上,有着道则显化。在道则力量的加持之下,这雷电之威,不仅更强,且天然有别于其他的雷电攻击。

    不过以司徒征的手段,挡下来确实轻松。”

    白子岳仔细观察着那雷劫,对于司徒征能够轻松度过第一道雷劫,并不意外。

    并且通过细致的感应,他还发现了那雷劫之中蕴含的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狂暴,破坏,毁灭好像可以摧毁一切。

    但这一丝气息,却与以往的雷电完全不同。

    生机

    这雷电中,蕴含着浓浓的生机气息。

    毁灭中诞生生机。

    这就是雷劫的不同之处”

    白子岳心中有些疑惑。

    清楚的感知到,在雷电被挡住之后,有着一股生机顺势灌入了司徒征的体内。

    即便大半都随着金鼎的抵挡消散一空,但在那股生机作用下,他的气息也随之发生了一丝莫名的变化。

    正迟疑着,第二道雷劫随之劈落而下。

    刺啦

    轰隆隆

    紧接着,是第三道,第四道

    雷劫降临,一道接着一道,好似丝毫不给人喘息之机,直到第九道雷劫降下,似是才微微停歇,虚空为之一凝。

    但此时,司徒征整个身形,却已经被雷劫淹没。

    只见他所处区域,紫电纵横,赤茫茫一片,化作了一片雷海。

    好一会儿,雷电才逐渐散去,显露出他的身形。

    看起来气色如常,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显然,这一波雷劫,被他十分顺利的渡了过去。

    不过,这一波九道天劫,并不是结束,而是开始。

    虚空中乌云密布,厚厚的云层始终翻滚着,有雷电之力始终在其中肆虐着。

    “第一波,只有九道雷劫。

    这是九九大天劫

    没想到,这丹成紫极金丹的司徒征所度雷劫,也是九九大天劫。

    看来这九九大天劫,就是金丹境巅峰修士面对的最强天劫了。”

    看到了眼前的景象,无数人心神一松,露出了几分轻松之色。

    即便这九道雷劫,只是九九大天劫中的第一波,接下来还有八波。

    且每一波的雷劫的威力,都要比之前更胜一筹。

    但在所有人看来,以司徒征的实力底蕴,那超凡脱俗的手段,度过这九九大天劫,必然要比一般修士要轻松许多。

    “只是九九大天劫吗”

    白子岳见状,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疑惑。

    总感觉这样的天劫强度,对不起紫极金丹所带来的底蕴。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也算是一个好事。

    至少如此一来,他度过天劫的几率,就生生拔高到了九成以上。

    轰轰轰

    数息的酝酿之后,第二波,九道天劫,就再次降临。

    这一次,天劫的威力明显比之前强了许多。

    就连司徒征所处的渡劫平台,都似是受到了一些影响,隐隐露出了一丝裂痕。

    紧接着,是第三波,第四波

    “破”

    司徒征控制着金鼎,迅速迎了上去。

    肆虐的雷电之力,蕴含着恐怖的毁灭,灭杀之力,让得金鼎之上的灵光都显得有些暗淡了下来。

    而持续抵挡这般多的天劫轰击,司徒征的消耗似是也极大。

    趁着第五波雷电还没轰下的瞬间,手一翻,就是数枚灵丹取出,毫不犹豫的被他吞入了口中。

    嗤嗤嗤

    刹那间,他体内的丹元之力,就迅速恢复了起来,眨眼就恢复到了巅峰之境。

    刺啦刺啦刺啦

    第五波,第六波,第七波

    终于,在雷电之力到了第八波的刹那,恐怖的雷电之力,威力显然达到了一个极致,让得那金鼎都有些承受不住,狠狠地抛飞而出。

    见状司徒征脸色不变,伸手掐诀,连忙稳住金鼎,手上更是连变,丹元之力翻滚之间,迅速就在自己身上撑起了一道巨大的兽影。

    这一道兽影,通体雪白,四肢粗壮如柱,鼻长如棍,两根尖牙更好似巨刀一般,森冷无比,泛起寒光。

    万象宗秘传道术,万象护体。

    到了此时,司徒征终于将使出了自己的防御道术。

    轰

    剩余的雷电之力落在万象护体之上。即便元气震荡,雷电纵横之下,兽影模糊,但终究将剩下的雷劫尽数挡下。

    “第八波雷劫的威力,比之前又要抢了许多。

    几乎每一道雷劫,都堪比金丹境巅峰第一等强者全力一击,接连九道攻击落下,也难怪司徒征也有些扛不住。”

    远远地,白子岳倒是看得分明,清楚这一波雷电的威力。

    不过,越是强横的雷劫降临,其中所携带的生机之力,也越是浓郁,当雷劫被挡住之后,生机之力洒落在司徒征的身上,特别是那股特殊的,蕴含着纯阳之气的气息,丝丝缕缕的渗透到它的灵魂之内,也在迅速使得司徒征的灵魂发生蜕变。

    就连他的丹元之力,似是都有了一些转变,极致压缩之下,竟渐渐地向着元神之力转变着。

    这是一个渐变的过程。

    每一道雷劫落下,就是一次洗礼。

    当雷劫彻底度过,他的灵魂,他的丹元之力,他的肉身,他的全身每一个角落,都将得到蜕变。

    “第九道了。

    这一道如果度过,就代表着司徒征的元神之劫已经结束。

    而他也将正式踏足元神之劫,从此实力大增,可元神离体遨游数万里,千里之外夺人首级,更可增寿至九千,若是无病无灾,休养有道,服用一些增寿灵丹,必然可以无限接近万载寿元。

    万年

    从此可与天地同辉,万寿无疆”

    有修士惊叹,眼中满是崇拜敬仰之意。

    与天地同辉,万寿无疆。

    这样的长寿,可是无数修士毕生的追求。

    “只剩最后一波了吗

    看来这司徒征成功度过天劫,应该不难了。”

    白子岳心中想着,抬手望向了虚空中那厚厚的云层,不由皱眉,“不对。

    第九波雷劫,就算威力再强,也该有限度才对。

    而从虚空中的云层来看,可不像是要结束的模样。”

    他略一估算着,很清晰的感觉到,那雷劫之中蕴含的毁灭之力,竟还在积蓄着,更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而这个时候,第九波雷劫,却已经酝酿完毕,即将落下。

    “难道还有第十波”

    白子岳心中一突,一脸凝重。

    既然司徒征渡劫之时,都要遭遇第十波的雷劫,那么自己呢

    司徒征结丹之时所凝结的虽与他一般,都是紫极金丹,但对方的紫极金丹中的紫色区域,可还不足全部金丹的十分之一。

    而他,却是通体紫色的完美紫极金丹。

    若是渡劫,面对的雷劫威力,必然会远胜过对方

    “快要结束了吗”

    梵清雨也一直观看着渡劫,知道仙法世界中,三九小天劫,六九中天劫和九九大天劫的说法。

    眼见着天劫已经降临,最后一波的九九天劫,看司徒征的状态,想来不难抵挡,自然就得出了结论。

    “没那么快的。”

    落花仙子目光同样落在司徒征的身上,脸色平静的说道。

    “师妹有所不知。

    常理来说,一般金丹境修士渡劫,都逃不过三九小天劫,六九中天劫和九九大天劫这几个天劫范围。

    顶多是天劫的威力强弱,有所变化而已。

    但是”

    一旁的刘文书见状,连忙探了一步上前,微笑着解释道“但若是仙法修士的底蕴太过身后,修为实力逆天的话,天劫的威力也同样会超脱九九大天劫的范畴。

    比如这司徒征,结丹之时所凝结的乃是万中无一的紫极金丹,底蕴超过普通一品金丹太多了。

    加上他出身万象宗,资源不缺,积累也是极厚。

    所以他在度过九九大天劫之后,还要遭遇一劫。

    这一劫,名为生死幻灭大劫。

    不仅作用在修士的肉身灵魂之上,更作用在修士的意识之上,乃是一种无上大劫,威力恐怖。

    从古至今,凝结紫极金丹的修士其实也不少,至少每隔百年,总能有一两个出现。

    能够顺利度过前面的九九大天劫的,其实也极多。

    但真正能够度过这生死幻灭大劫的,却极少。

    这司徒征是否会是那极少的人中的一个,可还未可知。”

    说着,刘文书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

    即便司徒征度过这一劫的可能极低,但他更清楚,既然对方敢于公开渡劫,万象宗也公开表态支持,就可以看出,对方必然有着十成的把握。

    “生死幻灭大劫

    没想到九九大天劫之上,还有这生死幻灭大劫

    就是不知道,除了紫极金丹修士之外,还有什么人,渡劫之时,会遭遇这生死幻灭大劫”

    梵清雨不由疑惑的问道。

    “自然也有。

    比如你们天灵宗上一代首席大弟子君莫问。

    据我所知,他虽然结丹之时,凝结的也是一品金丹,但确实难得的拥有大魄力,大毅力之人。

    在成就金丹巅峰之时,竟能够忍住立即渡劫成就元神之境的诱惑,自斩修为,转修天灵神诀。

    如此一来,底蕴补全之下,他的金丹纵然还是一品金丹,但轮底蕴论实力,却绝不会弱于这司徒征分毫。

    渡劫之时,也必然会面对这生死幻灭大劫。

    甚至我猜测,他的实际实力,甚至还要胜过这司徒征一筹。”

    刘文书一脸感慨的说道。

    即便君莫问当初曾也直言,同境界之时,不如这司徒征。

    但作为与君莫问有过接触,知道对方是何等自傲之人的刘文书却更清楚,对方若不是有着必胜的把握,是绝不会公开示弱于人的。

    就好似一方强者,望着一个突然崛起的天才,以一种随意的方式说道,同境界之下自己还不如对方但实际上,他是处于一种高姿态的。

    是一种自信,确认自己的境界实力,是要远胜过对方的。

    “君莫问,可是有着两个巅峰时期。

    一个,乃是三十年多年前,对方突破到金丹境巅峰,破开了所有金丹枷锁之时。

    那时候,他就有着逆境伐仙,匹敌元神境初期修士的实力。

    一个,则是此时,自斩修为之后,重修天灵神诀,如今的他,虽然同样还是金丹境巅峰之境,但到底拥有何等实力,有着那等惊人的战绩,却谁也不知。

    但毋庸置疑的,必然远胜过三十年前。

    或许,他当初所说的同境界不如这司徒征,说的乃是三十年前的自己”

    刘文书猜测着,心中一阵嘀咕。

    更有些心惊。

    他突然察觉到,自己听从师尊的吩咐,参与对梵清雨的追求,是何等凶险之事

    自己纵算也是封王强者,但对比三十年前的君莫问尚且远远不如,更别说是此时的司徒征了

    若是这一次对方当真顺利渡劫成功,自己的处境

    想到这里,他忽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以万象宗的底蕴,生死幻灭大劫可难不住这司徒征。

    不过,他真正的大劫,却并不是天劫。

    等着吧,他真正的劫难,可还在渡劫之后。”

    恰在这时,落花仙子幽幽的开口说道。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