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四章烮晶毒
    鹰将从断桥上掉下去的那瞬间,就已经做好去死的心理准备,在这种地方很难飞的起来,一旦掉下去就是万劫不复,这里也没人能够救他。

    地下魔窟,或许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吧,在半空中落下的那短暂的时间内,鹰将心想着。

    其实吧,他并不怕死,很多年前就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了,如果当初不是左一枫的出现,从蜀山掌门手里救下了他,世间哪还有他鹰将这个人存在

    玄武门,他想起了那个在战乱中每天被血腥气覆盖的宗门,那是自己的家族,他是玄武门最后一个传人,自从家族被灭到如今,都已经过去将近百年,而他也已经垂垂老矣。

    那些熟悉的脸庞在记忆中慢慢淡化,如海滩上被海水冲走的沙子,无法挽回,一个又一个欢快的笑容和坚毅的眼神,铁铸的身躯浮现在他脑海里,是那样的坚不可摧,玄武门的战士们都是这样的披肝沥胆,即使面对死亡,也从未向敌人真正屈服过。

    可是自己却都在做些什么鹰将觉得自己苟活了下来,窝在灭门之敌的家中活了几十年,面对仇人也只能低声下气,不敢多说一句不敬的话,甚至从未想过为那些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而现在,可能就要死了,自己的人生到头来就是这样的毫无意义么

    玄武门最后一个传人,这个称号自己已经配不上了吧

    “一枫,我的孙女们”鹰将的身体在不断下坠,黑暗逐渐吞噬他,“我想活下去啊,为了你们,我我还不能死”

    一股从心底深处冲出来的猛兽在他的脑海里怒吼,鹰将咬紧牙关,身躯在空中一百八十度扭转,龙血在血管里忌惮,衰朽的身躯重新活了过来,肌肉在衣袍下隆起。

    魔窟中间的柱子,连接着无数石桥,他锁定了一个落脚的好位置,在距离那座石桥只有十米之近时,鹰将预判的时机非常准,布满鳞片的手狠狠的插进了石晶混合的桥板下,里面的水晶体非常坚硬,边缘并不柔和,反而很锐利。

    他忍着极大的痛触,拼命扭动着身躯,甚至感觉自己的手三分之一部分都露出了骨骼,血肉被锐利的水晶撕碎,鲜血从石缝里流了出来。

    “呼呼”鹰将终于爬上了这座石桥,但他的手还卡在石缝里,当他用力时,忽然发觉自己的那只手已经不听使唤了,显然神经已经受到了损伤,差不多就是废了的意思。

    他用另一只手按住胳膊,冷汗从额头上渗透出来,默念了三下,猛地把鲜血淋漓的手抽了出来,随后,鹰将倒在地上蜷缩着,原地翻滚,眉头紧皱,可即使再痛,他也没有发出声。

    鹰将颤抖着站起身来,看着自己的那只手,只是一眼,连他自己也看不下去了,他随身带着一捆专门用来止血的绷带,用牙咬住一角,扯掉合适的一部分,一圈圈的把废掉的手缠上,接着,便继续往前走,寻找往上的道路。

    他抬头往上面看去,赫然发现自己已经落的太深了,上面原本的灯火已经完全看不见,只有无尽的黑暗包围着他。

    走着走着,脚底下的桥突然缓慢翻转起来,鹰将后背发凉,还不明白这桥是会动的吗难道是他触发了什么机关

    最终,他倒了下去,桥依旧在旋转,可他并没有再掉下去,鹰将在模糊的意识中明白了什么,他瞟了一眼自己的手,白色的绷带内渗出紫黑色的血,一阵一阵的疼痛和瘙痒在伤口处袭来。

    “水晶有毒。”说完最后几个字,鹰将便彻底晕了过去。

    周围一片黑暗,且看不清任何东西,这里大概就是死亡后的地狱吧,孤独且寂静,仅存的意识告诉他,自己已经死了,只不过和他生前想象的有点不一样,他原本还期待着自己还能够见到从前那些死去的家人,还有玄武门的兄弟姐妹们,不曾想,这里只有自己。

    恐怕真的是生前自己太过懦弱和无能,死后就连玄武门的兄弟们都不愿见他吧

    寂静的黑暗中,微弱的说话声响起,就好像黑夜中大海上亮起的一座灯塔,使迷失的人找到了希望之光。

    “还活着么”第一个说话的人,是位少年,声音介于低沉和清亮之间。

    “他中了烮晶的毒,恐怕是命不久矣了。”另一个是名少女,听起她的语气,似乎很失望。

    少年疑惑道“这里为什么还会有烮晶这种物质”

    “烮晶是由妖兽的精血渗入普通水晶体内,混合形成的,毒性非常强大,甚至不亚于龙血,我刚才不是跟你说了吗,这里不止有凶兽的气息,还有妖兽,恐怕和那只妖兽有关。”少女回答道。

    “你就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少年再次问道。

    少女急声道“我又不是神仙,虽然我医术还可以,但解毒这种事太棘手,毒分好多种,没有对其下症的药物,根本无法治愈”

    烮晶这个少女为什么还知道这种东西,这种有毒的水晶一般很罕见,知道它的人甚少,她到底是什么人

    难不成,他们是来救自己的,莫非自己还没死么

    “呃”鹰将喉咙里发出一声重重的喘息,他缓缓睁开眼来,两名容貌清秀的少年少女端看着他,“好吵啊”

    “哎你竟然醒了”少女激动的拍拍手,“看见没,木瓜脑袋,他醒了”

    少年紧绷的神情也有了一丝舒缓,随后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别大呼小叫的,人家都闲你吵,再说了,别高兴的太早,他中了这么深的毒,能醒过来已经是造化,现在我们没有药,该怎么办”

    鹰将感觉自己脑袋晕的厉害,渐渐地,他看清了这两个人。

    眼前的少年,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那双带有花纹的眼瞳,冰冷且诡异至极,鹰将这双鹰眼对上它,也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少女则是一身轻飘的绿裙,腰间插着各种银闪闪的暗器,淡黄的长发梳着及腰的双马尾,脸蛋俏丽可爱,很吸引人的目光。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