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信任
    看着江拂琳怒气冲冲的离开,叶心媛对上顾谦的视线后,有些不自在的扭了扭衣角。

    “怎么了?”顾谦问。

    叶心媛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开口道:“你就这么相信我吗?”

    顾谦挑了挑眉,“不然呢?不相信你,难道相信刚才那个女人?”我不相信自己的老婆难道相信外面的人?

    叶心媛不禁微微红了脸。

    无论何时被人信任的感觉总是好的,更何况,在她心里,顾谦总是有那么些若隐若无的不同。

    顾谦却好像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一边松了松自己的领带,一边朝主卧走去,却在叶心媛看不到的地方微微勾了勾嘴角。

    “没被别人欺负就行,今天的晚饭是什么,我有些饿了。”

    “啊?”话题转换的太快,叶心媛愣了愣,随后答道:“你们饿了吗?我下午的时候烤了一些小饼干,不如先吃些点心垫一垫,晚饭很快就好。”

    父子三人并无不应。

    一个多小时后,叶心媛准备了满满一桌子菜。

    “谢谢叶阿姨。”甜甜人如其名,嘴巴也特别的甜,“您的厨艺真棒!”

    叶心媛忍不住朝小女孩露出一个笑容:“谢谢甜甜,喜欢就多吃点。”

    说完,她放下最后一道菜就要离开。

    虽然之前大家都是一起用饭的,但是他现在没忘自己现在不是客人了,而是打工仔。

    顾谦慢条斯理着挽着自己的衣袖,“不用客气,就同前几天一样,一起吃吧,就当是自己家一样。”

    轩轩拉着叶心媛的手,把她推到顾谦的旁边,甜甜拉开椅子,“叶阿姨请坐。”

    叶心媛有些受宠若惊,下意识的去看顾谦的神色。

    顾谦微弯着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对上叶心媛的视线之后,又重复了一遍:“我说过,不用客气的,就把这里当成你自己的家。”

    叶心媛讷讷点头:“好,好吧。”她总觉得这个男人说的每一句话背后都有所指,可细想之下却用没什么问题。

    叶心媛的手艺也是不错的,毕竟当初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国外生活了那么多年,要是不会做饭,早就把自己饿死了。

    顾谦很高兴,他终于等来老婆为他洗手做羹汤的那一天了。唐亦琛以前显摆的那些什么点心之类的,比起这个来都弱爆了好吗?!

    相当记仇的顾总吃着饭还不忘diss远在千里之外的情敌。

    轩轩和甜甜也很高兴,因为他们重新吃到自己妈咪做的饭菜了。

    轩轩甜甜:嘤嘤,好感动,有妈的孩子是个宝。

    叶心媛看到三人食欲好,觉得自己的厨艺被认可了,心情也变得飞扬起来。

    总之,这“同床异梦”的一家四口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把这顿饭吃的是欢天喜地的,可以说是没谁了。

    叶心媛:“甜甜和轩轩原来都喜欢吃糖醋里脊吗?那下次叶阿姨再多做一点好不好?”

    两个小孩子连连点头。

    甜甜:“a……咳!”一声“妈咪”差一点叫出来,小姑娘连忙干咳一声,掩饰过去,“叶阿姨,我下次想吃你做的巧克力纸杯蛋糕,您可以做给我们吃吗?”

    叶心媛认真想了想,发现她还真的会做这个点心,“好啊。”

    轩轩伸出手指悄悄戳了戳妹妹的后背。

    接受到自家哥哥暗号的甜甜又道:“还想吃叶阿姨做的蛋卷。”

    叶心媛笑眯眯的点头:“当然可以。”小姑娘想要吃的这两个点心刚好都是她会做的,实在是太巧了,否则他还真不敢轻易就这么答应了,万一做的难吃岂不是太失败了?

    “那你们还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说来给叶阿姨听听,看看叶阿姨会不会做。”

    然后甜甜非常开心的一口气报出七八个菜名,恰好全部都是叶心媛擅长的。

    叶心媛就觉得呜哇这也太好了吧,她和甜甜的相性怎么这么贴合?她喜欢吃的都是自己擅长做的。

    “咳!”顾谦干咳了一声。

    正和甜甜说话的叶心媛立刻扭头问道:“顾先生是要加饭吗?”

    顾谦:“……我说过你不用这么客气的,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还有我不是要加饭,而是……”

    叶心媛转头,看顾谦盯着自己的脸,下意识想要抬手摸一摸,“什么?”

    结果她这边手还没抬起来,有人就比她更快一步,顾谦直接伸手摘下了粘在叶心媛嘴角的一粒米,放入了自己口中。

    叶心媛:“?!!”

    顾谦微微一笑:“我只是想提醒你这个,米粒粘到脸上了,而且,味道不错。”

    叶心媛:“!!!”

    一旁的甜甜和轩轩觉得自己眼睛快要瞎掉了,他们从心里发出呐喊:我们还是个孩子啊!

    甜甜差一点没忍住,想要直接吐槽自己的老爸太土了。

    可是为了以后家庭的和睦,她还是决定咽下这句话。

    两个小孩子忍不住对视一眼。

    轩轩:爸爸这是忘了之前在马尔代夫的教训了吗?

    甜甜:爸爸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记吃不记打了吧……

    轩轩:爸爸这招也太土了吧!

    甜甜:实不相瞒,我也这么觉得……可是……

    两个小孩儿去看,脸红成一个大番茄的叶心媛。

    可是妈咪她就吃这一招啊!

    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好难懂啊!尤其是谈恋爱的成年人!

    不知道自己被儿女从头到脚diss了一通的顾谦又道:“过两天有一场晚宴,我还缺个女伴,所以希望你能跟我一起去。”

    脸还有些微微发烫的叶心媛听了这话却是不大相信的,堂堂qy的顾总去参加个宴会能没有女伴?

    顾谦一眼就看穿了她心中所想,继续神情自若的说道:“我当初没跟你说吗?这个其实也是在你的工作范围之内。”

    叶心媛:“……是,是吗?”

    顾谦神色坦然:“是啊。”

    叶心媛:“那,那好吧,我知道了。”

    闻言,顾谦眯眼笑了笑,真乖

    另一边,别墅外面的江拂琳心情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她的嫉妒和愤恨简直要让他原地爆炸了。

    江拂琳刚才就那样被人从别墅里赶出来也没死心,而是守在外面等着叶心媛,看看她什么时候出来,顺便好再给她一个教训。

    可是她左等右等,就是迟迟不见人影。

    恨得江拂琳快把自己跑车的方向盘给抠下来了。

    江拂琳从傍晚等到天黑,眼瞧着别墅里的灯一盏一盏的亮起来,衬得他倒是分外的凄清。

    可恶!那个寒酸的贱女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江拂琳一边贬低叶心媛,一边又忍不住担心叶心媛把顾谦彻底迷住。

    顾谦是她花费很多心机才接触到的,这个男人有颜有钱有能力,她在很久之前就见过顾谦一面,从此便难以忘怀。

    如今,顾谦和江氏有生意上的关系,江拂琳也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她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尽管顾谦已经坦诚自己结过婚了,可江拂琳还是念念不忘。

    就算结过婚了,那又如何,结了婚还可以离婚呢!

    自己条件也不差,和顾家也算是门当户对,顾谦难道不应该喜欢自己吗?

    往日里,江拂琳一直是这样想的,并且十分有自信自己能拿下顾谦。

    可今天在别墅里见到了叶心媛之后,江拂琳却不得不承认她的内心升腾起了一种危机感。

    因为顾谦以往对任何女人都不假辞色,所以她才觉得自己有天大的机会。

    可是现在……

    江拂琳想到刚才顾谦袒护那个寒酸女人的事情,精心保养的指甲又在真皮的方向盘上留下了一个白色的印记。

    “走着瞧!”

    知道今天再在这这里待着也不会有什么结果了,江拂琳撂下一句狠话就准备离开。

    结果她刚发动车子,就被一个女人拦下了,而这个女人正是安月。

    她被拘留了几天,今天早上才刚刚出来。

    安月刚才也站在暗处观察许久了,确定江拂琳一直在盯着顾家的别墅看,再加上他那让自己感到眼熟的愤恨嫉妒的神情,便将事情猜的七七八八。

    “你好。”

    安月撩了撩头发,露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得体的笑容。

    江拂琳皱了皱眉:“你又是哪位?”

    安月这会儿也不在意她语气里的不虞了,继续自顾自的说道:“我才来没多久,只是找你,有些话想和你谈一谈。”

    江拂琳有些不耐烦的说:“谈什么,咱们又不认识!”

    说着,便发动车子离开。

    安月也顾不得卖弄关子了,她连忙道:“我确实是有件事情想和你谈一谈,就是事关别墅里的那个女人,你难道不好奇她的真实身份吗?”

    江拂琳听完,说一顿,“你知道她是谁?”

    安月点头,怕江拂琳离开,便连忙到:“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以前的叶氏?”

    江拂琳认真回忆了一下,然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说的是七八年前破产倒闭的那个叶氏?”说完,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那刚才那个寒酸的女人就是那个破落户叶氏的女儿?”

    虽然安月对江拂琳这句话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可她仍然勉强扯出一抹笑道:“她哪里算是什么,叶家的大小姐,只不过是一个来路命名的野种罢了,而我才是叶家的女儿。”

    江拂琳要是完全没有因为自己刚才说的话而感到尴尬,面对这个自称自己为“叶家小姐”的安月,她道:“那就是说……这个女人还是个冒牌货了?”

    安月被“冒牌货”这三个字伺候的通体舒畅:“呵,她不光偷走我叶家大小姐的身份,还用了下作的手段怀上顾谦的孩子,道德绑架顾谦,指望着孩子想要踏进顾家的大门,还动不动就装清纯,装柔弱,装无辜。呵,你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贱女人?”

    江拂琳听的脸都绿了,怒气冲天的道:“这个寒酸女也太厚颜无耻了吧!”

    安月无奈的摇了摇头,惋惜道:“可惜,大家都看不穿她的真面目。”

    江拂琳忍不住啐了一口,“她算是什么东西?!”

    两个心怀鬼胎的女人在顾家别墅外面说了一大堆叶心媛的坏话,语言极尽讽刺。

    可是她们自己也不想想,她们不也抱着相同的目的去接近顾谦的吗?

    到底,那天过后,又有新的流言在名媛的圈子里流传开,说顾谦身边多了一个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