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噩耗传来
    “他能出什么事?不是说有高手互送吗?难不成他跑了?”苏常念对他的印象可没多好,用轻蔑的语气问道。

    “是啊,他能出什么事?”姜朝阳先前差点儿被他派来的人杀死,自然对他也是深恶痛疾,听到他出事了也是不为所动。

    姜旭阳只是脸色凝重地说道:“他……被人杀了。”

    姜旭阳看向苏常念,苏常念矢口否认道:“我这几天一直在忙,不可能是我做的。”

    “那是谁干的?”她也知道苏常念不可能做这事,只是下意识地看了他一眼。

    “样子没看清楚,但是根据当时的目击者称,他们看到袭击的人攻击时会有这样的图案出现。”姜旭阳拿出了一副画卷,递给了苏常念。

    苏常念从他手中接过画卷,展开看到上面的图案后,瞳孔顷刻间竖了起来。

    “圣殿……”

    他看到了一个五芒星图,与之前那帮刺客施展出来的虽然不太一样,但是却是大同小异,所以他就一眼断定,是圣殿的人。

    “没错,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他与苏常念互相对视着。

    “圣殿是什么?”

    姜朝阳并不知道什么是圣殿,先前苏常念调查的那些事都还没跟她说,所以她现在才会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圣殿,是来自遥远西方的兰斯大陆上的一个组织,之前袭击我们的人,也是来自圣殿,我目前收集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么多。”

    “还是只有这么多信息吗?”苏常念眉头紧锁,之前他听到的信息就只有这么一点,现在还是这么点。

    “也是没办法的事,我们和兰斯大陆之间隔着一片海,若只是这样则还好说,但是海的中央还有着一块禁区,一旦闯入就是九死一生,这也就导致双方很难进行大规模交流。”

    “有禁区我倒是知道,但是没想到这禁区竟然真的这么厉害。”苏常念摩挲着下巴思考着。

    “那就是说之前那帮人,杀了张景明的人是一帮人?”

    “单是根据一个图案来判定是不够的,但是根据后来去调查的人发现,张景明是中毒而死。”

    “万兽毒吗?”听到毒这个字,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姜旭阳。

    “不是。”听到姜旭阳否定了他的猜想,苏常念的眉头又锁紧了几分。

    “不过,虽然不是万兽毒,但是也是一种十分很厉害的兽毒。张景明是在一个城池附近遇害的,随行护卫与刺客展开搏斗所造成等波动,很快就被城内的军队发现了,他们动作很快,但是赶过去时张景明已经中毒身亡,而他也有玄阴境中期的实力,可见这毒的霸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两件事是同一帮人干的了?”

    “十有八九是这样。”这次他直接肯定了姜朝阳的猜测。

    “那他们为什么要先刺杀我们,又去刺杀张景明?这对他们圣殿会有什么好处?”他十分不理解圣殿的这些所作所为。

    “这我也不清楚,原本我只时觉得他们是被敌国派来想要对付我们,可是现在他们又杀了张景明,这一下就有些难说清楚了。”他摩挲着手指思考着。

    “会不会是海风国干的?”

    海风国是除了苍腾国和苍澜国之外的第三大国,三个国家互相制衡,一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而且海风国正好是三个国家中唯一临海的大国,与兰斯大陆的来往最多,因此姜朝阳才会想起他们。

    “有这个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毕竟一次惹怒两个大国,就算是他们海风国也对付不过来,但是还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姜朝阳问道。

    “这张景明死的有些不是地方,他刚好死在了我们的边境。”

    看到姜旭阳眉头紧锁的样子,苏常念问道:“这有什么问题?”

    “问题大了,他要是死在了别的地方,还可以解释为别国刺客,可是死在了苍澜国境内,那在外人看来这就是我们一手策划的谋杀。”

    “跟他们好好解释不就行了?”

    “很难说清楚,当时那里只有我们的人,他们如果认定是我们做的,我们再怎么解释都不会有用,而且苍腾国最近一直都想对我们不利,就怕他们利用这次机会来挑起战争。”

    “那他们不会觉得是海风国干的吗?这么做岂不是两败俱伤,让海风国渔翁得利。”姜朝阳担心的说道。

    “他们怎么可能想不到,就算人真的是海风国杀的,那又能怎样,海风国距离我们两国十分遥远,而且人不是在他们那里死的,他们只需要矢口否认,再跟圣殿的人撇清关系就可以了,我们只能看苍腾国的意思了,若是他们想要挑起战争,我们只能硬接了。”姜旭阳无奈地说道。

    “这可该怎么办啊。”姜朝阳有些急躁地看向苏常念。

    “旭阳,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可以尽管开口,毕竟这件事我多多少少也是有些责任的。”确实,如果不是因为他,张景明可能已经回到苍腾国了,但是他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张景明咎由自取,倒也怨不得他。

    “本来只是来告诉你们这件事,想让你们最近注意一点,但是姐夫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姜旭阳露出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苏常念看到他的笑容顿时就明白了,他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告诉他这些事,更是为了寻求他的帮助,但是直接求他的话,苏常念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于是他就说了这么一大堆话,当苏常念自己说出了要帮忙。

    他看向姜朝阳,姜朝阳也是一脸懵,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弟弟竟然会用利用自己来让苏常念做出承诺。

    姜朝阳恶狠狠地瞪向姜朝阳,眼神好象要生吃了他一样。

    “好啊,臭小子,连你姐姐我都敢利用了,嘶~”

    她就要起身打姜旭阳,但是刚发力就疼得一屁股坐了回去。

    姜旭阳看到姜朝阳这个样子,顿时明白了什么,用颇有深意的眼光看向苏常念,苏常念被他这么一看顿时心虚了,假装咳嗽了几声。

    “看来我很快就能当舅舅了。”姜旭阳冷不丁地蹦出来这一句话,苏常念直接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你……瞎说什么,现在连我也敢笑话了。”姜朝阳红着脸骂道。

    “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随口一说。”姜旭阳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忙否认。

    “三皇子殿下,我跟你说呀……”小环这时候趴到姜旭阳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小环,你……常念!你看他们俩!”姜旭阳红着脸,用快哭出来的语气向苏常念告状。

    “好好好,别哭别哭。”苏常念手忙脚乱地过去搂住她安抚着。

    “你们俩!”苏常念向两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就乖乖地站在原地,低着头看着地面。

    过了一会,姜旭阳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她在苏常念的搀扶下,走到两人面前,指着两人一通臭骂,而两人则都是乖乖闭着嘴挨训,一句话都不敢说。

    苏常念在一旁也看呆了,他还没见过姜朝阳发火的样子,没想到这么凶狠,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却不敢说出来,只是暗暗发誓以后千万不能惹姜朝阳发火。

    “那姐夫,姐我就先回去了。”

    “慢走,我就不送了。”

    而后面坐着的姜朝阳则是瞥了他几眼,没有说什么,看来还是在生气,苏常念也是无奈,而姜旭阳也只是干笑了两声就走了。

    他走后苏常念走到姜朝阳身边,看着正在生闷气的姜朝阳,他蹲到姜朝阳面前,握住她有些冰凉的小手,轻声安慰道。

    “别生气了,他也只是开开玩笑。”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生气,最近不光是旭阳,连小环也总是拿我开玩笑。”说着她又看向小环,小环见自己又被盯上了,就急忙脱身。

    “公主,王爷,都到中午了,我去让人给你们准备午饭!”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你……”姜朝阳看小环一不留神就跑了,气的直跺小脚。

    “好了,别生气了,他们也都是为了你着想,你也别再钻牛角尖了,我们吃饭去,走。”

    “好吧……”

    她不情愿地答应了,于是便要起身,但是一阵一阵的刺痛感传来,不禁让她吸了几口凉气,这时苏常念一把将她抱起。

    “你干什么?”姜朝阳有些惊慌。

    “怕你走的太慢了,我抱着你过去,不过比我想象的要重点,但是以我的力量,没问题的。”苏常念自信的说出感想。

    “你!讨厌!”姜朝阳秀拳捶了几下苏常念胸口。

    “怎么了?”他不知道姜朝阳为什么打他,虽然不疼。

    “哪有人直接说说女孩子重的!”

    “哦!没有,我是说感觉刚好,没有我想象的那么轻。”

    苏常念懂了她的意思,想解释但是却越描越黑。

    “算了,走吧。”姜朝阳也不在纠结,他知道苏常念就这样,干脆不为难他了,就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将脸埋了进去。

    “哦。”苏常念刚走几步,就看到了反身回来的小环,小环看到两人这样露出了口吐砂糖的表情,而苏常念见她返回,则是用尽力量暗示,小环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声不吭地默默走在前面。

    “怎么了?”姜朝阳察觉到了一丝异常。

    “没什么,脸上有点痒罢了。”苏常念不想再弄出什么幺蛾子,于是就撒谎了。

    “我帮你挠挠,是这儿吧?”

    “是,舒服多了。”

    姜朝阳头也没回地帮他挠完,就又搂住了他,而苏常念此时已经是背后一身冷汗,小环则是继续摸摸带路着,但是心里却有着被甜齁了的感觉。
为您推荐